0927、终极一战(4) - 圣武星辰

0927、终极一战(4)

无形的刀意流转而出。 那巨大如肉山一般、散发着超越了十二境力量波动的巨大缝合怪,被无形的刀气从正中间一刀劈为两半,齐齐整整,切面光滑无比。 “没用的,我的身体是死的,主宰一切的是我的神念,你就算是斩一万遍……”那种仿佛是人工合成的毫无感情的共振声音,同时从缝合怪的连篇身体之中传出来,在空中形成充满了死亡气息的诡异回音。 但话还没有说完,下一瞬间,肉眼可见青白色的霜气弥漫,毫无征兆地在伤口处弥漫出来,将肉山一样的巨大身躯封了起来。 咔嚓咔嚓。 冰块破碎的声音传来。 “刀意?寒冰刀意……你怎么会掌握意的力量?” 一个无比震惊的声音,从缝合怪的体内传出来。 这一次,却不是那种人工合成的机器一般的声音,而是活生生的充满了震惊感情的声音。 轰隆! 爆炸声之中,缝合怪的两片巨大身躯破碎。 漫天碎屑飘飞。 手握着三叉戟的天外魔神,从碎片之中腾跃而出。 “你不是普通的天外邪魔,你到底是什么人?”三叉戟魔神头戴青铜面具,眼睛里闪烁着震惊的光芒,道:“在这个世界中,掌握了意的力量,你不是一般的邪魔宇宙的奸细,你这种级别的存在,绝对不可能绕过帝君的感知。” 他之前,隐身在缝合怪身体之中,操控一切,此时被逼现身。 李牧分析着三叉戟魔神话中的含义,若有所思,道:“十年了,又见面了,这一次,希望你不要再让我失望了,我也不会再让你逃脱。” “哼,我这十年的准备,可不是为了杀你,而是为了打破天地桎梏,不过,既然你挡在我的路上,那我就先杀了你,再飞升。”三叉戟魔神冷哼,挥动三叉戟,朝着李牧攻来。 李牧挥刀迎上。 一场令所有观战的武林强者都目眩神迷的旷世大战,终于拉开了序幕。 且不说交战双方那雄浑无匹,哪怕是一缕余波流溢出来都足以秒杀五大神宗掌门的玄气力量,就是两个人刀来戟往之间,施展出来的战技,已经足以令在场所有人都震撼到丧失了语言能力。 “天刀门的刀法。” “洑水二十七连寨的刺水矛术!” “青云宗的紫极神雷剑舞!” “那是我御光宗的上刀七杀。” “这……为何李致远如此精通我宗已经失传的‘五雷柔水刀’?” 无数武道宗门强者,震惊无比地发现,交战双方,施展的都是自己宗门的顶级战技,其中一些甚至在他们宗中都已经失传了,但却在这两个人的手中,完美完整地展现出来,威力之强,简直不是凡人所能拥有。 “哈哈,李致远,你果然也是为了这个世界的战技而来,做到这个程度,也不容易,我现在确定,你背后,一定有巨大的阴谋,可惜遇到了我,等我将你捉住,抽筋扒皮,制成人彘,带到天外,诸位帝君一定重重有赏,哈哈,天大的功劳一件,这可真的是天助我也。” 三叉戟魔神战戟武动如神器,击碎虚空,骁勇无比。 他对于李牧来历的误会,已经越来越深,越来越深。 而李牧也懒得揭破。 现在基本上可以确定,在过去的十年里,三叉戟魔神做了和自己一样的 事情,那就是通习这个世界所有知名的武道战技,融会贯通,听他的言辞,竟然是专门为了这个世界的战技而降临,难道说,这个世界的战技,在他所谓的‘大光明宇宙’之中,也是稀罕物不成? 叮叮叮! 招式互换,刀光戟影犹如漫天的狂风骤雨,又如流星划破夜空,璀璨夺目,令周围观战者,已经眼花缭乱,根本看不清楚两个人的招式,只能隐约分辨出,有两团金属流光,在空中不断地碰撞,所过之处,虚空就像是陶瓷玻璃一样,裂开了一道道的缝隙。 漆黑真空深处用来的诡异吸引力和莫名法则气息,令所有的武林中人,都一阵阵的口干舌燥。 这个世界上,是有飞升的传闻的。 据说在超越了十二境玄始境之后,再往前走,便可以打破虚空,飞升到天外,进入传说之中的仙境,成为大罗金仙,只可惜这片大陆上,已经有数千年,没有人成功飞升过了甚至连十二玄始境的存在,都已经很少很少了。 “这是打破虚空了吗?” “我仿佛感觉到,裂缝之外的世界,在召唤我。” “空间缝隙的另一头,就是传说之中的仙境吗?” 无数十一境的武道强者,都一阵阵的口干舌燥,有一种冲动,要冲到那由两大强者打出来的空间缝隙之中,借助这两大强者的战斗,投机取巧走捷径,进入到仙境。 但仅存的理智,还是让他们打消了这种打算。 别的不说,单单是那两大强者的战斗余波,就足以瞬间将他们扫为飞灰,根本无法靠近那虚空裂缝。 这一战,足足进行了一炷香的时间。 最终 咻! 一道璀璨刀光,掠过长空。 嘭! 三叉戟魔神身形后退,头部绽开血花,那青铜面具被斩碎,露出一张剑眉星眸,唇红齿白的俊逸面孔,五官无比精致,一时之间,李牧竟然是分不清楚此人到底是男是女。 “你……”三叉戟魔神五官之中的鲜血溢出来,无比震惊,难以置信地道:“你怎么能……强到这种程度,你……”他的身形摇晃了起来,惨笑,道:“不过,你也……活不了多久了,哈哈,我的战戟……” 李牧的腹部,插着三叉戟,戟尖将李牧前后洞穿,从后腰露出来,带着鲜血,令人怀疑他的腰椎都被这一戟给洞穿了。 “我活着,你却要死了……只要活着,就有机会。” 李牧左手握住戟尖,手腕发力,将战戟直接掰断,丢在一边,留下了一截二十多李敏的戟尖残留在体内,没有拔下,但他的气息修为,要比三叉戟魔神强悍了许多,生机依然旺盛。 “呵呵,我好恨,明明……是我的绝世大机缘,为……为何却碰到你这个煞星。”三叉戟魔神仰天怒吼,五官之中飙血,眉心一道裂缝出现,蔓延全身,他体内的生机像是暴风雨中的小草一样迅速地逝去,。 他身形摇摇晃晃,朝着下方深渊坠去,如一粒尘埃。 没有人再去在乎他。 天地之间,一片寂静。 李牧落在朝阳峰斜面上。 滴答滴答。 鲜血顺着后腰的戟尖,滴滴答答地流淌下来,然后又顺着二十五度如镜切面流淌,殷红,刺眼。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声音,从五大神宗联盟人群中传出来 “李致远受了这么严重的伤,他现在,还剩下几分战力?” 声音不大,游走不定,但却清晰地传到了每一个人的耳中。 一下子,很多已经心沉入到谷底的武道强者,眼睛里骤然闪烁出精亮的光华,那种已经完全消散的野心和**,在他们的心里,就像是升腾的火苗一样,呼呼呼地燃烧了起来。 “李致远掌握了各大宗门的战技,甚至一些大宗失传的战技,他也会。” 那个声音又响起。 许多武道强者眼睛里的精光,越发难以控制了。 无声无息之中,他们缓缓地朝着李牧逼近。 陆川等人看到这一幕,顿时都急了。 “什么意思?这可是天下关注的公平一战,李师弟已经胜出,难道你们这些所谓的正派中人,竟然要临阵反悔?”陆川等人冲过来,将李牧护住,厉声质问道。 李牧也抬眼,冰冷地看着缓缓逼过来的武林高手们。 “只要能够除魔,就算是背上背信弃义的恶名,那又如何?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西毒域第一战神冷笑道。 “不错,不管如何,今日一定要杀死邪魔李致远,否则,风云大陆永无宁日。” “嘿嘿,除魔卫道,当然可以不择手段。” 看到李牧身受重伤,没有剩下多少的战力,众多武林高手内心的潘多拉魔盒打开,就再也合不上,杀李牧当然是要杀,错过这个机会,就再也没有下一次,李牧强横的实力,令他们感觉到绝望,此外,从李牧的身上,逼出那些绝学战技,也是他们的打算之一。 “退。”陆川扶住李牧,大声地喝道。 但周围退路,已经被封死。 “今天,谁也走不了,李致远要杀,天道宗,也要灭。”西毒域第一战神阴冷地笑着。 陆川等人又怒又气。 这时,突然异变再生。 一个身影,如神龙经空,破开周围武林高手的包围圈,冲进来,护在了李牧等人的身前,大声地道:“我等名门正派,岂能做这种出尔反尔之事,如果这样,与邪魔宗门,有什么区别?” 声音震荡,振聋发聩。 赫然是北荒域第一神宗的掌教【玄天神龙】聂人龙。 他面色凛然地挡在李牧身前,大声地道:“有老夫在一日,你们休想做这种背信弃义之事,我玄天云宫绝对不答应。” 陆川大感意外。 没想到这个时候,站出来主持公道的,竟然是之前他一直都颇为鄙夷的【玄天神龙】聂人龙,沧海横朔方显英雄本色,患难之中才见真交,这人,不赖。 其他武林中人面色微微一变。 没想到关键时刻,出了这一档子事。 西毒域第一战神死死地盯着聂人龙,冷声道:“姓聂的,早就知道,你和李贼私通,所以才一直都处公布处理,但没想到你被他的魔气控制到了这种程度,今日,我们这么多人,就凭你一个,挡得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