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8、终极一战(5) - 圣武星辰

0928、终极一战(5)

“挡得住要挡,挡不住也要挡。”聂人龙神色慨然,冷哼道:“既然一开始,就约定是双方最顶级的强者,以私斗的方式来决定这场正邪大战的最终结果,岂能出尔反尔?我聂人龙,何等身份,不屑于尔等为伍。” 这句话,骂的很多人脸上都火辣辣的像是被扇了一巴掌一样。 西毒域第一战神冷声道:“哼,那只不过是权宜之计而已,又岂能真的将正邪大战,寄托在一个不知来历的人身上?他战败了,不等于我们整个正道都战败了。” “强词夺理,难道这件事情,不是你西毒域神宗的掌教同意的吗?”聂人龙喝问道。 西毒域战神冷笑不已:“此一时,彼一时也。大家一起上,不用和这个正道叛徒多说废话。杀。” 人群被鼓动,各方武道强者,继续逼过来。 聂人龙怒容满面,浑身的玄气波动,运转起来,整个人如一头发怒的雄狮一样,怒吼道:“今日谁敢对李致远不利,便是我聂人龙的仇敌,休怪我的【玄天排云掌】无情……” 话音未落,他双掌泛动白玉色的云纹,可怕的杀气流转出来,作势往前挥击,但就在冲过来的武林高手作势抵挡闪避的时候,聂人龙猛然转腰回身,双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轰轰地轰击在了身后李牧的胸膛上! 这样的变化,来的太过于突然,以至于其他人根本都没有反应过来。 包括李牧。 恐怖的掌劲,将扶住李牧的陆川和其他几个天道宗弟子,直接震的飞了出去。 而聂人龙更是一句话都不说,双掌出连环,轰轰轰轰,一瞬间不知道多少掌,疯狂地倾泻在李牧的胸膛上。 然后他接着反震之力,快如鬼魅,迅速后撤,拉开了与李牧之间的距离,站在五十米之外,微微有些喘息,眯着眼睛,死死地盯着李牧,喉咙里发出低低的笑声,像是压抑了许久的毒蛇,发出了嘶嘶的吞吐蛇信声音。 西毒域第一战神和其他五大神宗联盟的武林高手们,完全惊呆了,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反应,都停在了原地。 口口声声要保护李致远的玄天云宫,竟然在这最关键的时候,选择了最致命的背叛,那一霎那以假乱真的慷慨,骗过了所有人,也骗过了李致远,以李致远的修为,竟然根本都没有做出任何的反应,就硬生生地承受了【玄天排云掌】的全部掌力倾泻。 “呵呵呵呵呵……” 聂人龙地笑着,眼睛里,流转着阴谋实现的得意之色。 “没有想到吧,李致远,呵呵呵。” 他笑的肩膀都在颤抖。 “师弟。”陆川疯狂地冲过来,就看李牧的胸膛宛如地表上凹陷的天坑一样的塌陷,一缕缕殷红的血迹,从衣衫下沁出来,触目惊心,排云掌力摧毁了李牧的身躯,但并未打碎衣衫,的确是高明无比。 李牧单手扶住陆川,看向聂人龙,道:“暗算我?” 聂人龙哈哈冷笑了起来:“你这么强,不暗算,怎么杀得了你?” “我曾经救过你的命。”李牧死死地盯着他。 聂人龙继续冷笑:“所以我才暗算你啊,就是让你死的痛快一点,你得谢谢我,否则,落在这些人手里,”他指了指其他武林高手,道:“他们会用各种办法,让你生不如死,我替你了断,多好。” “卑鄙。”陆川气的浑身都打哆嗦:“无耻。” 他已经想不到用什么样的话,来形容聂人龙了。 这么多年,师弟对此人可以说是待之以诚,但却换来这样一个结果,可是一片好心喂了狼狗。 “你不是聂人龙,你是谁?”李牧开口道。 聂人龙冷笑着,道:“我当然是玄天云宫之主聂人龙,否则,我是谁呢?” 李牧道:“虚伪,不过,你以为这样就可以杀了我吗?” 聂人龙道:“当然不是啊,我知道你很强,超乎想象的强,哪怕是你受了伤,哪怕是我取得了你的信任,千辛万苦终于成功暗算你,也有可能杀不死你,所以,我刚才在击出排云掌的时候,用了一点别的手段……” 他说着,缓缓地伸手,将双手五指慢慢地张开。 阳光下,可以看到,他的指缝里,夹着细细的芒针,阳光下折射着细微的幽蓝色光丝。 “来自于西毒域第一神宗【毒王】的灭神毒针,就算是十二玄始境的存在,被刺破皮肤,也会瞬间毒发身亡。” 聂人龙微笑着,像是在向老朋友炫耀自己的杰作一样。 “刚才那一百零八掌,每一掌都有六根灭神毒针刺穿你的肌肤,将剧毒送进你的身体,我记得,你当时不怕【神泣之毒】,或许对剧毒有抗性,但是,你现在受了这么严重的伤,又中了这么多的毒,你总该死了吧。” 他松开手指,幽蓝色的毒针,在空气里飘着,坠落在地上。 这时,李牧胸前渗出来的血液,果然从殷红,变成了幽蓝,就像是阳光下会变色的涂料一样,有一种诡异而又致命的气息。 聂人龙于是笑了起来:“看起来,你是真的快要死了,毒发作了。” “师弟,你……没事吧?”陆川惊慌失措。 李牧摇摇头,又看向聂人龙,道:“你做了这么多,就只是想要杀我?杀了我,天道宗的阵法,你依旧破不开,想要剿灭天道宗,那是妄想。” “呵呵,是吗?如果我说能破开呢?”聂人龙得意地笑了起来,道:“你没有发现,除了我之外,五大神宗的其他四位掌教,今天都没有现身吗?” 李牧眉毛微微一挑。 聂人龙道:“所以,你来猜,他们去干什么了呢?” 李牧一下子就意识到了,这四大至强者,不,应该还有一位,一共五位至强者,在朝阳峰之巅的战斗之时,就暗中出发,前往天道峰五条地脉结节,想要破阵。 “看样子,你好像是猜出来啊。”聂人龙道:“一切,都在我的算计之中,你虽然天赋高,修为好,可惜,人太蠢,被我算计吃定了,死了也是活该。” “做了这么多,就只是为了杀我?灭天道宗?”李牧又问。 聂人龙道:“当然不是啊,我想要飞升,离开这个牢笼,你却一直都阻碍我,但你的阵法,对我来说,有大用啊,我灭了天道宗,逆转修缮你的阵法,就可以打破这天地的桎梏,成功飞升了,哈哈啊哈,说起来,我还得谢谢你呢。” …… …… 听泉谷。 位于天道宗西北侧,那是一处风景秀丽的幽谷,曾经作为天道宗培育药草之地,但后来因为某种原因被放弃。 一个黄色头发如茅草一般的豹目老者,沿着谷口,走了进来。 他相貌一般,但神态极为威仪,有一种上位决策者的气度。 “按照尊上所说,应该就是这里了,葵阴地脉结节所在之地,只要找到泉眼,将其打碎,就可以……嗯?什么人?” 老者突然警觉,抬头看去。 就看前方,一块岩石上,站着一个人,怀中抱刀,正面带冷意,朝他看来。 “是你?天道宗主陆川?你怎么会在这里?” 一头黄色乱发的老人,表情颇为震惊,道:“你此时,不应该是陪在李致远的身边,去赴约了吗?” “我也想要问,西毒域第一神宗的毒王阁下,此时为何不去观战,却出现在我宗这穷乡僻壤之地?”陆川淡淡地道。 毒王微微地笑了起来:“天道宗有所防备,这倒也正常,毕竟是阵法节点所在,只是,就凭你这个李致远麾下的傀儡,也想要挡住本宗吗?呵呵,本宗纵横西毒域的时候,你连六境都没有入吧?” 陆川没有说话。 毒王道:“本来,就凭你,不配本宗出手,但你好歹也坐了天道宗之主,也罢,老夫送你上路吧。” …… 大竹峰。 与李牧平日里隐居修炼的小竹峰不同,这里峰高,竹密,平日里多有山风呼啸,地面上一层枯黄的竹叶,像是骆驼绒的花毯子一样。 穿青衣,带斗笠,身形瘦高的东秀域第一神宗之主竹凌风站在竹林中,看着周围生长了数百年的密竹,欣喜地叹道:“好竹,好竹啊,没想到在北荒域,竟然也有如此钟天地之灵秀的青竹,若是一直到我的竹海中,必定是绝配。” 竹凌风酷爱竹子,天下皆知。 “天道宗的竹子,别人一根都别想移走。” 被世人称之为【霹雳剑魔】的沈甲,从竹林深处走出来,几个闪烁,就到了百米之外,人如其名,气息犀利如剑。 竹凌风只是略微惊讶之后,笑道:“天道宗让你守竹林中的地脉结节,呵呵,见到了我,你竟然也敢出来,勇气可嘉。” 沈甲道:“本就是为你而来,听闻你的【竹林飞剑三十六式】天下无双,今日正好见识一下,是否如我师评价的那般犀利。” “哦?你师父评价我的剑,就只用了‘犀利’两个字?”竹凌风神色认真了起来。 沈甲道:“这天下武技战术,还有武道群雄,能够如我师父法眼者,寥寥无几,你的剑技,可以得到‘犀利’二字的评价,值得自傲了。” 竹凌风道:“既如此,就用这‘犀利’的剑法,送你上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