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31、终极一战(7) - 圣武星辰

0931、终极一战(7)

聂人龙的脸,愤怒、惊恐、难以置信等等各种表情扭曲在一起,有些狰狞,他眼神像是要做出进攻的毒蛇一样,渗着阴毒和狠戾,丝毫没有后悔和惭愧。 “你杀我?”他笑了起来,道:“李致远,我只是没有把握杀你,才布置这么多,但并不意味着,你想杀我,就能杀,呵呵呵,何况,这里并不止我一个人,还有这么多的五大神宗高手强者,你杀得完吗?” 李牧简直想笑。 “你自己看看。”他指了指聂人龙身后。 聂人龙这时才发现,包括西毒域第一战神在内,五大神宗联盟阵营的所有武林高手和强者,都已经退出了数百米,有一种很陌生的眼神看着他,那是疏离、警惕和戒备,以及浓浓的划清关系的意味。 这让他又惊又怒:“你们……干什么?还不一起出手?” 但五大联盟阵营的强者,退的更快了。 “哼,言而无信,偷袭朋友,两面三刀……”西毒域第一战神神色冰冷,道:“聂人龙,你这等人品低贱之辈,不配与我们为伍,你自己的事情,自己来解决吧。” “你说什么?”聂人龙怒吼道:“我乃是为了大陆和平,为了诛除邪魔,所以才忍辱负重,曲意逢迎,你们难道看不出来?此时退却,难道你们是要臣服于李致远这邪魔吗?” 但不管他怎么说,如何怒吼,如何质问,都没有人做出任何的回应。 李牧以怜悯和鄙夷的口吻道:“还看不出来吗?他们不会对你有任何的支援,如你这般卑鄙下贱的人品,就已经足够令人敬而远之,况且,最主要的是,看到我完全恢复了实力,这群本质上从来都是欺软怕硬的豺狗,已经吓破胆了,根本没有勇气再战,他们会帮你?” 聂人龙脸上的愤怒和惊愕,化作了浓浓的悲哀。 这样的转变,是何其的滑稽和讽刺。 之前他演戏的时候,死死地护住李致远,不允许众人疯狂的围攻,而现在,当他不演戏了,众人反而是一个个吓得后退,求都求不过来。 “准备自卫吧。” 李牧出手,手中的长刀再度出鞘,刺目的银白刀光,瞬间将半边天空都照应成为了冰冷的金属光泽。 聂人龙怒吼,身体里有血色的氤氲流淌出来,玄气波动气息,也是疯狂地增长着,转眼之间,就超越了十二玄始境,甚至还在不断地攀升。 这样的变化,令西毒域第一战神等人感觉到心惊心悸,脸上也都露出了惊恐紫色。 这才是玄天云宫掌教的真正实力吗? 好像……有些恐怖啊。 “李致远,你以为你真的掌控了一切吗?”聂人龙犹如疯狗一样,大笑着,眼睛里有血色光晕流淌,整个人仿佛是瞬间化作了一具毫无感情的杀戮机器一样,道:“这种力量,我原本是要留着来打破天地桎梏的,但是现在……是你逼我的,等我杀了你,再计划五百年,依旧可以重来一次,给我死。” 他出剑。 刀剑的瞬间撞击,宛如神与魔的交锋。 …… …… “你竟然不怕我的毒?” 西毒域毒王捂着胸前的剑孔,感受着体内生机逐渐流逝,满脸不甘地看着陆川。 他以剧毒横行天下,就算是十二玄始境的强者,都惧怕他的毒,但这个小小的天道宗掌教,昔日不过是江湖上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哪怕是天道宗横空崛起,但那也是【天道修罗】李致远的功劳,与陆川这个资质普通平淡的蠢货,并无多大的关系。 谁知道今天这一次交手,陆川的修为,超乎想象,强的可怕,更可怕的是,他完全不惧毒,这让毒王的一身战力修为,几乎打了一个五五折扣。 “我这个人,比较笨,李师弟就算是把全天下最厉害的功法战技都交给我,我也无法练成,只有他穿的呼吸引导术,最适合我修炼,修炼十年,我竟然到了这种境界,李师弟他交给我的呼吸术,难道是仙法不成?” 陆川脸上对于自己竟然击败了毒王的惊讶一闪而逝。 恍惚之中,他有一种醍醐灌顶的感悟。 难道这就是李师弟一直以来所说的‘大器晚成’,或者是道法自然? 今日的战绩,连他自己都感觉到震惊。 原本他以为,自己只不过是可以勉强挡住毒王,毕竟在过去的十年时间里,他身为掌门,并没有太多和人交手的机会,也根本不知道自己误打误撞地突破,已经突破到了十二境,也成就了‘金刚不坏金身’,不惧水火侵袭,也不惧剧毒。 “李致远,到底是……什么人啊……我……” 毒王仰天倒下。 风云大陆西毒域一代毒王,陨落。 …… “这就是李牧传授给你的剑术吗?” 竹凌风看着手中的断剑,沉默不语。 他无法接受,自己竟然是输给了一个后起之秀。 “罢了,今日是我输了,这地脉结界我破不了,就此告辞。”竹凌风丢掉手中的断剑,转身就要离去。 沈甲冷笑了起来:“你好像是误会了什么。” “嗯?”竹凌风猛然转身,道:“怎么?你难道想要留下本教不成?” 沈甲道:“我天道宗虽然是小门小宗,但也不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竹教主既然已经认输,那就留下来点东西再走吧。” 竹凌风的眼神,骤然凌厉了起来。 …… …… “不堪一击,就是不堪一击。” 李牧的刀,斩碎了剑,也斩碎了聂人龙所有的自信和底气。 这才不过是第三招而已。 当聂人龙的气息疯狂暴涨,激发出那种血腥冰冷的杀戮状态的时候,已经隐隐之中有一些超越这个世界力量层次的征兆了,让五大神宗联盟的高手,以为或许有希望击败李致远。 但李致远的这三刀,一刀碎气,一刀碎剑,一刀碎心。 三刀解决了一切。 什么超越这个世界的力量,在李致远的刀面前,根本就像是一个笑话。 这个英俊无双的男人,给人的感觉,就是他永远不可战胜,永远比你更强。 刀,架在了聂人龙的脖子上。 后者面色苍白,牙齿颤颤。 “我……”他艰难地吐出一个字。 …… …… “无量佛,败一次,实力就提升一次,世间竟然真的有这样的体质吗?”中真教掌教咳出 一口血。 他败了。 败给了后辈雁南飞。 这位风云大陆的后起之秀,实力之强,远超他的想象。 “看来,这是天意。”老道白须染血,道:“今日起,我中真教绝对不再踏入北荒域,你天道宗弟子一旦踏入中真域,中真 教亦退避三舍,老道也将不再过问江湖事。” 雁南飞身上亦有血,玄气消耗不轻,微微拱手道:“晚辈恭送道长。” 老道士身形化作一道弧光,消失在了远处。 雁南飞盘膝在原地调息。 一盏茶时间,他起身,腾跃而起,朝着其他一处地脉的方向赶去。 …… “哈哈哈,云刀,看来你不如你徒儿远矣。。” 老农手中的烟枪,抽出一柄细剑,攻势犀利。 云刀散人身上,血痕斑驳。 但他并不回答,只是挥动手中刀,一刀一刀,一刀一刀,不断地斩出。 “很高明的刀法,可惜无法击败我。” 老农摇头,细剑几乎肉眼不可捕捉,招式如春雨,润物细无声。 这时,远处咻咻咻破空声传来。 陆川和雁南飞两个人,几乎是前后脚赶至。 老农的面色变了变。 “前辈,我们来助你。” “师叔,杀鸡焉用宰牛刀,让徒孙来斩了他。” 两人都看到了云刀散人窘迫,不约而同地开口道。 老农招式骤变,身形后退。 云刀散人连续挥刀,一刀一刀,招式分明,清晰简单,大声道:“你放心,今日你我了解恩怨, 旁人不会插手,若你能杀的了我,你可以全身而退,天道宗绝对不强留你。” “君子一言。”老农面色不定地招架刀势。 云刀散人道:“驷马难追。” “哈哈哈,好,老秦,你的脾气,果然是一点儿都没有变,那我就先杀你,再看看,你这个师父的话,李致远听不听,哈哈哈。”老农放下心来,再度强攻。 他看得出来,击杀云刀散人,是自己唯一脱身的机会。 否则,被这两大新现身的强者联手,他就算是想要逃,都逃不掉。 雁南飞和陆川看到这一幕,都不好插手了。 云刀散人毕竟是李致远的师父,在天道宗中,辈分尊崇,这话一旦说出来,他们两个晚辈,怎么可以违逆?就算是李致远,也是很尊重这位师父的。 只是,这样下去真的行吗? 云刀散人毕竟不是老农的对手啊。 …… …… “我输了。你动手吧。”聂人龙满脸的不甘和怨毒。 李牧道:“你到底是谁?” 聂人龙道:“我当然不是聂人龙,十年之前,他刚刚进入玄天云宫的时候,他就已经死了,我不过是借了他的壳,接近你这么多年,本以为已经足够了解你,没想到,你把自己的修为,隐藏的如此深……” 李牧恍然大悟:“你就是那个血海中的生灵?怪不得,刚才那个握着三叉戟的人,实力如此之差,十年没有长进……不过,你的长进也不多,我可以饶你一命,你说一说天外的世界。” 聂人龙冷笑了起来,道:“做梦。” 说完,一股毁灭般的力量,在他的体内酝酿,骤然爆发。 李牧竟然不能压制。 轰! 聂人龙直接自爆了。 --------- 还有一更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