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31、终极一战(8) - 圣武星辰

0931、终极一战(8)

李牧身前,无形的玄气涟漪一荡,就将聂人龙自爆的力量,彻底消弭。 “难道我真的猜错了?” 李牧感受到,那股属于三叉戟魔神的力量,终于在这个时候,彻底地消散在了天地之间,人死如灯灭,这盏灯灭了,连灯芯燃烧的气息,都不见了。 这场正邪大战主舞台的大战,到这个时候,也终于画上了句号。 远处的西毒域第一战神等五大神宗联盟的强者,此时一个个,都战战兢兢如临末日,大战开启之前,他们还充满了信心,按照昔日的经验,一个人哪怕是再强,也绝对不可能与整个大陆作对,昔日的东方教开山祖师,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但等到整个战斗峰回路转,李致远连续三四次打爆了‘震古烁今,战力无敌’的尊上,这个过程中表现出来的超人的修为和战力,已经彻底让他们绝望。 所有人猛然意识到,自己所谓联合起来诛除【天道修罗】李致远的举动,是何其可笑,就像是一群蟑螂虫子联合起来,想要击败神龙一样。 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 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这么强大的存在。 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这种级别的力量。 一些五大神宗联盟的强者,感觉到腿软,心中的斗志彻底烟消云散,只想此刻尽快回头,这一辈子永远都不要再面对眼前这个白衣如玉的谪仙般男子。 而李牧也根本再也没有理会他们。 天道宗的人撤去。 数十万的风云大陆武林强者高手们,在距离天道峰十公里之外,远远低眺望那座山峰,就好像是在看着自己一辈子永远都抵达不了的彼岸,没有人说话,万马齐喑。 李致远头也不回地离去,甚至连看一眼都欠奉,深深地刺痛了西毒域第一战神等顶级强者的心----他们在李致远的眼中,只怕是比土路边的尘埃还不如吧。 …… “师父。” 李牧怀中抱着云刀散人。 这是李致远的师父,与李牧而言,两人的关系也不错,云刀散人这些年对于李牧,极为关切----之前李牧和陆川在大殿前的对话,只是为了迷惑聂人龙而已,曾经的天道宗中,也有眼线啊。 云刀散人身上的伤势并不重,但一身的精气本源,却损耗一空,就像是一台车,强行超负荷运转之后,不但烧干了汽油,还烧干了机油,也烧毁了发动机,抢救不回来了。 此时,他已经是弥留之际。 遇到李牧时,他毕竟已经年岁大了,潜力也几乎发掘完了,因此哪怕是李牧传授了他风云大陆的各种神功秘法,也无法让他如雁南飞、沈甲等人那样,有质变的飞跃,所以面对百年之前的五大神宗联盟盟主老农,他处于绝对的上风。 所以,他施展的是李牧传授给他的真武拳【千浪叠】的发力技巧,足足叠了一千刀的力量,最终一刀爆发,将老农击杀。 而他自己,也因为之前的伤势,以及肉身承受一千刀极限力量的反噬,到了油尽灯枯之境。 “我不行了,我只有最后……最后一句话,想要问你,你……你一定要……不要骗我。”云刀散人气息微弱地道。 李牧点点头,道:“师父请问。” 云刀散人看了看陆川、雁南飞等人,后者们反应过来,都离开了。 云刀散人仔细地看着李牧的脸,缓缓地道:“你……你到底是谁?” 李牧一怔。 云刀散人苦笑道:“我知道……我那个徒儿,李致远,他……他绝对没有你这样的天赋……他虽然也很……有资质,但……他,他是不是死了?还是……” 这个老人,他是真的关心李致远。 当然,他关心的,是那个真正的李致远。 李牧想了想,没有隐瞒,点点头。 “果……果然是这样吗?我……我就知道,他没有你……这么妖孽,唉……”云刀散人眼神暗淡了下来。 李牧道:“我来的时候,他已经死了,所以,只能借他身体一用。” 云刀散人剧烈地咳嗽,道:“我相信你……我观察……观察了这么久,你……你的确不是奸邪之辈……你完成了致远做梦都想要做到的事情,他……他在九泉有知,也会感谢你的……我也很快,就能见到他了……” 话音落下。 云刀散人咽下最后一口气。 李牧在心里叹息,云刀散人也是一个苦命人,他和老农之间的恩怨情仇,李牧隐约知道,但没有细问,好在云刀散人最终还是报了仇,也算是含笑九泉了。 片刻之后,之前一直都伪装成为陆川陪在李牧身边的万三千,搀扶着浑身犹如血染的沈甲,缓缓地走来。 李牧看了看沈甲,皱眉道:“怎么弄成这个样子?” 沈甲脸上带着讨好的笑,道:“来犯我天道宗,不付出一点代价怎么行?我斩下了竹凌风一臂。” 李牧道:“可你自己也快挂了,都说了只要防住就可以。” 沈甲嘿嘿地笑着。 “行了,快去养伤吧。”李牧道。 沈甲连连点头,又道:“师父,是不是从今以后,我们天道宗就可以在整个风云大陆上横着走了?” 李牧瞪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片刻后,魔教教主蓝如海,拎着蓝翼的头颅回归。 最终,这场决定着风云大陆武林命运的绝世大战,划上了句号。 天道宗大院中,所有人都在疯狂地庆祝着。 悬在头顶半年之久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终于在今日彻底被粉碎,日后哪怕是没有阵法护山,这个世界上,已经不会有任何人或者是势力,敢对天道宗指手画脚了。 从此以后,五大神宗已经成为过去式。 天道神宗的时代到来。 且歌且舞,美酒飘香。 夜幕降临的时候,整个天道宗陷入了狂欢之中。 篝火熊熊,让整个天道山犹如白昼。 山下的十几万武林强者高手,根本不被放在眼里,只要有【天道修罗】李牧长老一个人坐镇在这里,就可以弹压天下,根本不用有任何的担心。 李牧没有出席庆祝晚宴。 他将天道宗的核心人员,召集到掌门大殿中,安排一些事情,因为冥冥之中那股召唤的力量,已经开始出现,李牧预感到,自己在这个继续停留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在离开之前,他要安排好一切。 一夜无眠。 黎明降临。 李牧和朋友们来到了掌门大殿门前。 “师父,您要离开了吗?”沈甲突然道。 李牧没有回头:“为什么这么问?” 陆川苦笑道:“师父昨夜的一番安排布置,分明是要远行啊,这片大陆,那里有你去不得的地方,你却要如此事无巨细地叮嘱,好像是永远也不会再回来了一样,师弟,你要飞升了吗?” 李牧依旧没有回头:“是啊,飞升,也不知道,那边是一个什么样的事情,我还能不能回到来时的地方。” 陆川很聪明地没有去接这个话。 云刀散人能够发现的一些端倪,陆川当然也能发现,但他从来都不问,想要知道一个人的真面目,不要看他说什么,要看他一直以来在做什么,反正眼前的这个‘李师弟’,一切的言行事迹,都是在为天道宗谋福祉,更无外面传言中‘带着毁灭降临’的征兆,所以陆川更愿意相信,如今的李致远,和以前的李致远,是一个人。 但他的内心深处,其实也知道,不是这样的。 黎明的黑暗褪去。 远处的天边,朝阳还未升起。 山峦曲线与天穹交锋的地方,大片大片鲜红的火烧云出现。 “传说中,一夜的杀戮过后,天空中才会在清晨出现火烧云,因为那是亡者的鲜血染红的……”李牧想起了地球上的一些传说。 突然,他脸上的表情怔住。 “可惜我的战甲没有完成,否则,一定可以随手诛杀你。” 这句话,是十年之前,李牧初战三叉戟魔神的时候,对方在败退的时候说过的一句话。 战甲? 为何这一次,最后的决战,但血海中的那个神秘生物,一直到最后,都没有使用他所谓的战甲呢? 难道十年时间过去,他还没有完成战甲吗? 不。 不可能。 因为这一次,是他主动发起战争,也就是说,在他自己看来,他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其中必定包括炼制好了所谓的战甲。 李牧心中猛地升起一种难以控制的不安。 他看向远处的天边。 那鲜红的云霞,弥漫着鲜血的色泽,一般的火烧云哪里有这么鲜红? “不对,他还没有死,他还活着。” 李牧一个激灵。 他一句话都没有说,直接冲天而起,朝着天道峰外面飞去。 当他经过五大神宗联盟大军的昨日阵营,看到了犹如湖泊一样的血海,看到了一具具的尸体,堆砌,漂浮在血海中,看到了一张惊恐而又愤怒的脸,那是死去的西毒域第一战神。 死了。 都死了。 昨日观战的数十万武道强者,在一夜之间,全部都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