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32、终极一战(9) - 圣武星辰

0932、终极一战(9)

数十万武林高手,一夜之间,悄无声息地被屠戮。 这是什么样的手段? 一片凹谷中,几乎是血流成河。 血水咕嘟咕嘟地冒着泡,仿佛是顺着地面裂缝,在朝着地面之下渗入。 也有丝丝缕缕的血色氤氲,朝着天空中漂浮起来,化作天边的火烧云,像是鲜血染红了天空,又似是虚空在流血一样。 强者之血,也含有巨大的能量。 这种氤氲,就是能量散发的征兆之一。 但如此之多的强者之血,其中的能量,足以将整片天穹,都彻底然成为血色,不应该仅仅只是出现了一片片的火烧云,所以鲜血中绝大部分的能量,一定是地下的某种东西给吸走了。 那么,地下,到底是有什么玄机呢? 李牧正要查看,突然之间---- 轰! 一道血色光柱,璀璨夺目,在黎明朝阳未升的天空中,冲天而起,犹如一柄血剑,刺入到了天边的火烧云之中。 “那是?” 李牧心中一惊。 因为血色光柱爆发出来的方向,正是天道峰五大地脉结节中的一个地点,是之前陆川与西毒域毒王战斗的方向。 “带着当世强者的气息,那是西毒域毒王的血气。” 李牧隔着老远,也可以分辨出来。 而这一道冲天血柱的气息,也终于让沉浸在狂欢余韵之中的天道宗众人,都察觉到了异变,也都惊讶地看向血柱飙射的方向。 一种奇异的力量,自血柱中散发出来。 而这样的异变,并不算是结束。 轰隆! 又是一道血柱,冲天而起。 这一次它出现的方向,是大竹峰,沈甲阻击东秀域神宗掌教竹凌风的地点。 李牧立在天空,面色微变。 “是竹凌风的气息,小甲说他斩了竹凌风一臂,但现在看来,和西毒域毒王一样,这位东秀域的第一强者,只怕是也已经死了。” 李牧化作流光,来到了大竹峰。 从空中俯瞰下去,就见一个诡异的阵法芒文血色圆形阵法,在大竹峰地脉结界之处形成,地面下渗出了血水组成流动的纹络,充满了邪恶诡异的气息,而原本应该是已经断臂离开的竹凌风,尸体被摆放在阵法的最中间,成为了某种类似于阵眼或者是引子的东西。 整个阵法疯狂地运转,那道冲天而起的血柱,正是从阵法中射出来。 轰隆! 震动轰鸣声又响起。 又是一道冲天血柱升腾而起。 这一次,却是雁南飞与中真教掌教战斗过的另外一个方位结点。 李牧赶去时,看到了白发苍苍的老道士,也已经被杀死,死不瞑目的样子,仰天被摆放在血水阵法的最中间,身体里的血好像是被抽干,也当成了阵法的引子,催发了这一道血色光柱。 轰隆! 轰隆! 大地震动之中,先后又是三道血柱冲天而起。 不用想,必定是另外三处地脉结点之地,有相同的阵法,而其他三个之前来攻阵的神宗掌教,只怕是也已经被杀死 ,尸体和血液,当成是阵法引子了。 李牧抬头,看到天空之中,五道血色光柱,缓缓地弯曲,汇合,最终在天道宗的正顶端,聚集成为了一面巨大的血晶,宛如镜子一样,又如一只缓缓睁开的魔王的眼睛,带着冰冷和毁灭的气息,朝着下面的天地看来。 “利用当世五大巅峰强者的生命和死亡的力量,借助天道宗五道地脉之力,设计了这样的一个局,所以之前的一切,包括刚刚结束的这场正邪大战,都只不过是前戏吗?” 李牧有些反应过来了。 他回到了天道宗上空。 “李师弟。” “长老。” “师父。” 众人都为了过来,脸上的神色,也有些紧张。 这样的变化,虽然他们看不懂,但却也意识到,事情好像是不妙,正邪大战并未真正落幕。 “你们退回去,紧守大院,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出来。” 李牧神色严肃地道。 “可是……”沈甲还想要说什么。 李牧直接道:“接下来的事情,你们可能帮不上什么忙,不要让我分心。” 众人默然。 “师父,你多加小心。” “师弟,小心。” 众人看到李牧都如此慎重,就知道,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情,将会非常恐怖,因此难以控制地担心,但也明白,李牧说的是实情,他们参与进来,只会成为累赘。 他们返回天道宗,紧守山门。 李牧站在天穹之上,观察着周围的变化。 “呵呵呵呵……”充满了对于生命蔑视的冰冷声音,在李牧身边周围响了起来。 空气里分离出淡淡的血气,缓慢地流转,沉浮,汇集,隐隐约约中,幻化成为了一张张不同的脸,有四海神教少主,有缝合怪,有聂人龙,有竹凌风,有西毒域毒王,有中真教的老道…… 都是一张张已经死去了的顶级强者的面孔。 “是不是很意外,你以为,你真的笑到了最后吗?” 这冰冷的声音,很诡异,就好像是由不同的人以不同的声音腔调说其中的一个字,然后按照顺序组合成为了一句话。 李牧脸上表情,已经归于平淡:“借助众生之血,重铸肉身?看来你比我这个外宇宙的邪魔,更加邪恶啊。” “呵呵,胜者为王,李致远,我的神甲,已经铸好,这一次,我会让你明白,什么叫做,真正的力量。” 那声音越来越清晰,最后其他的杂音散去,稳定在了聂人龙的语气频道。 空气中游离的血气,最终也化作了聂人龙的脸,模糊不清,连身形轮廓,也勾勒了出来。 李牧无动于衷:“是吗?那还在等什么?” “呵呵呵呵,很快了,很快了……”聂人龙的声音越发清晰。 这时,天空之中悬浮着的巨大血晶中,光华一点一点地闪烁,然后某种墨黑色的物质,犹如被提纯出来的东西一样,朝着血气描绘出来的聂人龙的身形轮廓汇集而来。 李牧没有阻止,而是耐心观察。 不过,当这种黑色物质,不断地填充聂人龙血色身影轮廓,最终凝结组合成为一个身高近乎 于两米的巨大人形怪物的时候,李牧尽管是之前心中就有猜测,脸上还是出现了震惊之色。 眼前的这个怪物,类人形态的生物,浑身有黑色墨鳞一样的鳞片,五官明显,口生獠牙,气息暴虐而又凶残,最主要的是,腋下生有双臂,骨节倒刺,仿佛是从亡灵世界之中走出来的杀戮野兽一样。 这是域外天魔。 是李牧前世在仙宫之中,连续两次遇到过的域外天魔。 这么说,和之前的猜测一样,自己身死之后,穿越而来的这个世界,竟然是域外天魔所在的宇宙位面? 自己穿越来到了敌人的老巢? “李致远,这才是真正的天外战甲,可以摧毁一切这个世界力量的神甲,呵呵呵,我终于制成了,哈哈哈,从现在开始,你就算是实力惊天,也将不再是我的对手了,我要你死的很难看。” 天外邪魔那生长着獠牙的大嘴张开,露出了里面聂人龙的一张脸。 李牧内心的惊讶,难以形容。 战甲? “你外面的这一层是战甲?” 他难掩惊容地问道。 所以说,自己前世在仙宫之中,遇到的域外天魔,他们的类人形态,不过是一层古怪的甲胄,而域外天魔真正的模样,其实和紫薇星域的人类是差不多的? “当然,这可是枢机帝君亲自设计并传遍宇宙的拟神战甲啊,哈哈,我这个虽然只是初级,还不能真正与我融为一体,但对付你,也足够了,李致远,受死吧。” 域外天魔的大口闭上,朝着李牧冲来。 他的速度,力量,非常恐怖,在虚空之中拉出了一道残影曲线,才一闪,恐怖的力量,就已经到了李牧近前。 李牧双手一架。 轰! 虚空被这一击撞碎,犹如纷飞的玻璃碎片。 李牧的身形震出数百米,勉强稳住身形。 “哈哈哈哈哈哈……感受到了吗?这无敌的力量啊。” 聂人龙的狂笑声回荡在天穹之中,而同一时间,他已经化作弧光,在虚空之中,不断地变换方位,根本不是肉眼所能捕捉,不断地像是打沙包一样,疯狂地轰击李牧。 处于域外天魔形态中的他,玄气修为并未增长多少,但肉身的力量、速度,简直到了一个在这个世界的武者看来,匪夷所思的境界,仿佛是一个呼吸,都可以像是吹破一张纸一样,将虚空壁障吹破。 李牧双手不断地架住这样的攻击。 片刻之后。 “只有这样的力量吗?”他的嘴角翘起弧度:“真是不好意思啊,比你更强的神甲和力量,我也见到过,你这样的力量,在我面前,真的不算是什么啊。” 他在招架之中,突然挥出一拳。 轰! 聂人龙的身形,被轰飞出数千米。 “什么?” 他无比震惊地看着李牧。 感受着刚才那一拳的余韵,一种危机在心头升起。 李牧一步一步地凌空走来,道:“我得谢谢你,让我明白了一件困扰我太久太久的事情,不过,如果这就是你的依仗的话,那还远远不够看,我杀过比你更强的神甲强者,你,太弱了。”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