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33、终极一战(10) - 圣武星辰

0933、终极一战(10)

“怎么可能?你怎么会……” 聂人龙的声音中,充满了难以置信。 “你既然知道,我是来自于那个世界,那就应该知道,我不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怪物甲胄,我曾经斩杀过无数比你等级更高的域外天魔,恩,对,在我们那个世界,用这四个字来称呼你所谓的神甲。” 李牧缓缓地靠近。 “你……”聂人龙的身躯颤抖,缓缓地后退,道:“你竟然……你真的……” “所以说,你蠢啊,”李牧道:“你既然都推断出来了,我是来自于那个世界的‘奸细’,我记得你当时是这么说的吧,那就该知道,我斩杀过你口中的神甲士啊,所以你只不过是东拼西凑弄出来这么一件残次品,怎么就好意思说,要击败我?嗯?” “不可能,就算你在那个世界,呼风唤雨,来到这里,也会被法则压制,你怎么可能修出这种实力?”聂人龙的面孔再度在天魔战甲獠牙口中浮现,道:“不可能,你们的帝君,都曾尝试过,以失败告终,你怎么可能……” 什么? 李牧的眼神里,闪过一丝震惊。 聂人龙的这句话里,暴露出来的信息,实在是太多了。 而聂人龙的眼神何其敏锐,一眼看到了李牧的神色反应,瞬间就反应了过来,怒吼道:“你骗我?和我以前的推断一样,你只不过是偶然失陷在了这个世界,毕竟这里是两大宇宙的边界,域不像是以前那么稳定,呵呵,你根本就不知道很多事情……李致远,你就算是杀了我,你也活不了太久,我已经将消息传出去了。” 李牧冷笑道:“如果你真的将消息传出去,那就会安安静静地等待支援,不会拼死一搏,你也是困在这里的人,消息,你传不出去的。” 他直接再度出拳。 聂人龙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制成了战甲,却依旧不是李致远的对手。 “不对,你有这么强的实力,你……莫非是邪魔宇宙的帝君,再度潜入?”聂人龙不知道被轰击了多少拳,身上的神甲,都开始有溃散的迹象,他心里突然冒出这样一个令他绝望的猜测。 李牧道:“随便你,也可以这么认为。” 聂人龙的眼神,变得绝望而又愤怒。 为什么? 为什么会被自己遇到这样的人物? 传说之中,上一次邪魔宇宙一位帝君潜入,战火绵延数十颗星辰,一度造成了中央星域震动,南部风岚帝国甚至有人提议迁都,将首都星迁到更深处,以免被邪魔帝君波及……自己只是一个小人物而已,为何会在这次机缘中,遇到邪魔宇宙的帝君再度潜入? 好恨啊。 轰轰轰! 李牧的力量,占据了上风。 最终,聂人龙身体上的神甲被打散,难以维持‘域外天魔’的形态,变回了血色氤氲的人形轮廓形态。 “收。” 李牧心中一动,直接将那黑色液体金属一样的物质,收回来压缩为一个拳头大小的小球,在掌心之中浮动。 知晓了域外天魔的真相之后,李牧对于这种可以与人体融合的奇异神甲,也非常感兴趣。 “还我。”聂人龙的人形氤氲轮廓冲来。 李牧抬手一拳,就将其击飞:“现在是我的了。” “啊啊啊啊啊……”巨大的挫败感,让聂人龙瞬间陷入了狂暴中,那种数百年苦苦策划追求一个目标,眼看着就要成功,却在最后功亏一篑的失落和绝望,让他彻底失控。 “我和你同归于尽。” 他催动了某种秘法,天道峰周围的武道血色光柱,瞬间更加狂暴,天空中那个宛如镜面一样的血晶,突然开始摇晃,剧烈震动,一道道的裂缝崩现,其内蕴含着的力量,爆发出来,然后整个天道山脉,如临末日一样,剧烈地地震了起来,一些山峰轰鸣着倒下,核辐射一般的烟尘,弥漫开来…… 聂人龙的血色氤氲人形轮廓,往那崩裂的巨大血晶中一冲,仿佛是某种催化剂一样,越发可怕的恐怖力量,就在虚空之中爆炸开来。 “不好。” 李牧感受到这恐怖能量的爆发,心中也是大惊。 “开启护山阵法。” 他向下传音。 同时连续斩出五刀,巨大的刀气直接将武道血色光柱斩断,也将天道峰山脉那五条地脉结节处的血色阵法斩碎。 但天空之中,那恐怖的毁灭力量,已经无法压制地爆炸扩散开来。 李牧顾不上其他,身形一闪,来到了天道峰上空,一身强横的修为和玄气荡漾开来,在天道宗大院的上空,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无形力场护罩,不断地抵挡轰击下来的毁灭力量。 天道宗大院中,无数弟子抬头看到了这一幕。 那个白衣如玉的男子,正在用所有的力量和手段,捍卫天道宗,捍卫他们。 这让所有关于怀疑他是域外邪魔念头,瞬间完全消散。 如果这个男子是域外邪魔的话,会如此不遗余力地捍卫天道宗吗? 反倒是聂人龙的行径,更像是域外邪魔多一些。 轰轰轰轰! 天空中毁灭般的力量一波接着一波。 聂人龙拼死爆发的手段,爆发了他数百年筹谋的所有力量,加上己身生命本源,还有被他屠戮的五大顶级强者,数十万战死的、被屠杀的武林中人的死亡之力,几乎可以说是毁天灭地,饶是李牧,也感觉到了危机,身形被不断地向下压,向下压,朝着天道宗大院下沉…… “狗急跳墙也不容小觑啊,大意了,刚才应该抢先将他彻底轰杀了。” 李牧苦笑。 真的是失策了。 天空中爆发的力量,简直犹如一轮红日突然坍塌,血色染红了天空,也照亮了大地,刺目的红光,给整个世界,都镀上了一层血色。 李牧觉得自己浑身的经脉都快要被震断了。 一直向下沉,再下沉,眼看着李牧要被这股爆炸之力,推着轰入天道宗山门的时候,恐怖的力量,终于开始消退,犹如飓浪退潮一样,压力消散,褪去。 李牧松了一口气。 大院之内的天道宗高层、强者和弟子们,也终于松了一口气。 一场劫难,眼看着终于要散去了。 李牧嘴角溢出一缕鲜血,终于撑下来了。 他正要散去玄气,调戏恢复,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之间,毫无征兆地,一股诡异到了极点的牵引之力,从天空那个被巨大的血晶爆炸轰出来的空间塌陷黑洞中传来,仿佛是冥冥之中,一种来自于命运和灵魂的牵引,令李牧根本无法抗拒,一下子,就朝着那黑洞飘去…… “师父?” “师弟,你怎么了师弟?” 惊呼声从下方传来。 李牧回头看去,却看到了诡异的一幕‘自己’坠入到了天道宗院落里,师兄陆川和徒儿沈甲、万三千等人,冲过去将自己抱住,正在惊慌失措地大喊着什么…… 我不是被吸向黑洞了吗? 李牧心中奇怪。 下一瞬间,他猛然反应过来,是自己的灵魂和意识,被吸入向了黑洞之中,而自己的身躯却是坠入了人群中。 灵魂和意识分离了。 所以,这是要离开风云大陆,离开这个世界了吗? 李牧心中瞬间升起一种很奇怪的感觉,竟然……也有些不舍啊。 这或许就是命运? 属于李致远的,终于还是要还给这个世界了吗? 灵魂离开,一切回归原态。 看着下方,一张张熟悉的面孔上带着焦急的表情,围在李致远的身躯旁边,呼喊着,救治着,甚至还在哭泣着……李牧突然觉得,哪怕是离开了这里,估计这十一年以来发生的一切,怕是会永远地铭记在自己的心中。 再见了,我的朋友们。 如果还有机会再见的话。 李牧无声地挥手。 五大神宗的掌门全死,数十万武林高手或战死或被屠杀,风云大陆的武林遭遇到了一场毁灭式的浩劫,元气大伤,唯有天道宗保存完整,从此之后,再也没有任何人或者是势力,可以威胁到天道宗。 且李牧早就将这个大陆所有中等以上宗门的绝学战技,都记录传授给了天道宗中的弟子,也登载在了天道宗武库之中,所以这个世界的武技绝学,不算是失传,再有百年时间,必定是可以休养生息成功。 从这个方面来看,李牧心中,可以说是完全放心了。 他看向眼前越来越近的黑洞。 黑洞的另一侧,是什么? 是飞升之后这个宇宙的仙界吗? 还是说,会通往其他宇宙位面?能不能回到家呢? 李牧心中带着好奇,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变化。 风云大陆很快就消失不见,李牧看到,一个巨大的星球出现在身后,这应该就是风云大陆所在的星球,接着距离拉远,星球缩小,然后又出现了一颗又一颗的星球,星光闪烁,汇聚成为了万星闪烁的星河星空。 “这就是域外天魔的宇宙位面,一个充满了生命的广袤宇宙,并不比地球所在的紫薇星域贫瘠和弱小,也有着武道文明……” 李牧明悟。 那种冥冥之中命运一般的牵引之力,包裹着李牧的灵魂,不断地在这个宇宙之中掠过,穿越,他看到了众多充满了生命的星球,看到了游曳在星河之间的飞船,看到了被改造成为星舰的废弃星球,看到了巨大如行星一般的神甲战士…… 他飞快地穿越过一切,然后,就逐渐进入到了漆黑孤寂的宇宙真空之中,慢慢没有了星光,没有了生命,一片充满了死亡气息的空间,连一颗星辰都没有…… 李牧被一股奇异的能量包裹着,也感觉到了死亡和冰冷如潮水一般将自己淹没。 再然后,他就失去了意识,如陷入了沉睡之中一样---- 好了,这个世界的故事结束了,大家有什么想要问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