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35、巨龙和蚂蚁 - 圣武星辰

0935、巨龙和蚂蚁

一个长发披肩的男子,出现在虚空深处,仿佛是异世界降临下来的一缕投影一样,又像是神魔烙印在这个世界的一个印痕,看起来极为模糊,看不清楚真面目,空间涡轮缭绕在其身边,脚下的踏着一片漆黑的宇宙星空。 给王言一的感觉,好像是这个男子的身形,略微再清晰一点的话,就会将整个世界都压垮压碎。 是谁? 虚空大帝吗? 王言一从碧言那一声惊呼中,隐约判断出这个脚踏星空的男子的身份,天庭的创建者,古天庭的破灭者,已经消失了无数年的上一任帝君。 连大帝这个级别的存在,都出现了? 王言一看向碧言,后者在显然是已经丧失了再战之力。 能够与驾驭伪帝器的准帝平分秋色,但在虚空大帝现身的瞬间,只是被气机一触,就重伤吐血,真正的帝君,实力何其恐怖啊。 琉璃准帝浑身颤抖着,惊骇地看着虚空大帝。 “背叛的下场,你可知道?” 虚空中传来的声音,仿佛是万千颗星辰在共鸣。 琉璃准帝一步步后退:“不,你不是已经死了吗?我曾看到过你的尸骸,为何你还会出现……”他以为虚空大帝已死,并且在虚空深处,看到了大帝尸骨,所以才敢违背虚空大帝留下来的计划,暗中夺取到那个瓷碗,并仗之前来仙宫,想要夺取到传说之中的仙缘,取而代之。 但现在,虚空大帝竟然现身了。 “放逐。” 虚空深处犹如万千星辰共鸣的声音再度响起。 那个身形模糊的大帝身影,虽然看不清楚面目,但却有着令所有人都感觉到心惊胆战的冰冷,就如同宇宙星空无边孤寂黑暗凄冷一样。 虚空的力量涌动。 无数的虚空浸染的毁灭之力,骤然在琉璃准帝身边涌来,将其包裹在其中。 人世间最凄惨的哀嚎和嘶吼声从琉璃准帝的口中发出。 他疯狂地挣扎,哀嚎,吼叫。 能够成为准帝的存在,无一不是宇宙之间万千气运加身的卓越存在,走到这一步,意志和精神,何其坚韧沉稳,但却难以承受这种虚无浸染放逐的痛苦,哀嚎如杀猪,比普通的凡人还不如。 最后,琉璃准帝的头颅,身体,四肢分离开来,被虚空浸染的力量反复地吞噬,放逐进入到了永无止尽的虚空深处,生生世世都承受着这种折磨,永远也不会死去,但却会永远都承受着虚空侵蚀的痛苦。 这就是背叛者的下场。 在真正的大帝面前,准帝也渺小如蝼蚁,一念之间,即可杀之。 碧言远远地站在神殿石阶上,冷眼旁观这一切。 王言一也是如临大敌。 倒是宋玉,竟是并不如何害怕,上前恭敬地行礼,眼中有着崇拜狂热:“臣宋玉,拜见帝君吾尊。” 他虽然之前听命于琉璃,但那是因为身份使然,不过他一直都谨遵虚空大帝传下来的规矩,所以心中并无畏惧。 虚空大帝模糊的身形屹立在无比遥远的虚空深处,受了宋玉这一礼,并无任何其他的表示。 但宋玉的心中,却已经无比振奋。 这说明虚空帝君认可了他。 蠢狗则一副纯良乖巧的模样,安安静静地蹲在宋玉的脚边,哈哧哈哧地吐着舌头,一副宋玉是我主人,我什么都不知道的姿态,生怕这突然出现的狠人,一根指头把它按死。 然而怕什么,来什么。 对于宋玉行礼没有任何反应的虚空大帝,却是两道目光朝着蠢狗看过来,落在它身上,颇为认真地打量。 蠢狗只觉得空间在这一瞬间仿佛是凝固,自己就像是禁锢在了琥珀中的尸体标本一样,根本动不了,浑身上下所有的秘密,都被看了个清清楚楚。 好在虚空大帝只是看了一眼,就挪开了目光。 他重新看向碧言,开口,声音如星辰共振,道:“远古的妖神,你降临的太早了,离去吧。” 碧言此时已经从最初的震惊中冷静下来。 她并不如何畏惧,仰头冷声道:“我是去是留,不需要其他人来决定。” “是你触动了【黄粱帝棺】,打破了太古的盟约,若不是昔日的一些因果,我当将你永恒放逐在虚空之中。”虚空大帝的声音犹如无数道虚空壁障在同时共振,诡异而又清晰。 碧言骤然风情万种地笑了起来,道:“进入【黄粱帝棺】的人,并不是我。” 王言一两条剑眉一掀。 他隐约中感觉到了一些信息,碧言让仙人手掌带着李牧进入帝墓中的【黄粱帝棺】,除了救李牧之外,另有目的? “不是你,但你已经沾染了因果。”虚空大帝的语气中充满了不容置疑的决绝:“【黄粱帝棺】并不是为了一个将死的凡人准备,你不该心存侥幸。” 碧言笑的很开心:“木已成舟。” 虚空大帝道:“开棺即可。” “你要杀棺中人?”碧言微微一愣,道:“【黄粱帝棺】已经认可了他的身份,轮回已经开启,你现在就算是开棺取人,已经于事无补,虚空,太古的盟约中约定了,不可危及棺中人。” 虚空傲然道:“盟约 已经被你打破,我为何还要遵守?” 碧言面色冰冷了下来:“我可不是封神榜上人。” 虚空道:“没有区别。” 他的身形,从虚空之中缓缓走出来。 “还不退去?” 虚空呵斥。 碧言风华绝代的脸上,神色阴晴不定,退了一步,又抬起头,再度开口道:“棺中人是灵感大王的传人。” 虚空大帝微微一顿,似乎是在思考,片刻之后,摇头道:“擅动帝棺,灵感大王也要付出代价,他的传人……更该死。” “你确定要承受灵感大王的怒火吗?”碧言追问。 虚空大帝道:“你不懂,灵感大王不是不知道太古盟约,也应该可以感应到你做的事情,但他依旧任凭自己的传人进如【黄粱帝棺】,只是一次试探而已。或许这个传人,在他的心目中,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重要。” 碧言脸上有愤怒和惊疑的神色不断变换。 “莫非你要挡我?”虚空大帝道。 碧言咬牙道:“我劝你,三思而后行。” 虚空大袖一挥,恐怖的力量爆发,将碧言直接击飞出去:“我只是给你的前世身以尊重,才会和你说这么多,再说下去,便让你的苏醒,再延后一个大世。” 碧言吐血,跌飞,撞在大殿石阶上,反弹过来,跌在地上。 “还不退开。” 虚空大帝模糊的身影落在地上。 碧言口中涌出鲜血,抬头看着虚空大帝,最终咬牙道:“今日一击之馈,等我真身苏醒,必百倍偿之。” 言毕,徐徐而退。 远处虚空中,一个浑身浴血的大妖现身,正是之前来汇报消息的面如少女一般的大妖,将碧言扶住。 碧言回头看向王言一。 王言一此时也在看着她。 “退吧,你挡不住虚空。”碧言道。 王言一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神殿的门口。 他的身后,是神殿,是通往帝墓,通往【黄粱帝棺】的唯一的路。 他看着碧言,道:“你配不上他。” 碧言讶然,旋即明白过来,嘴角划出一丝讥诮的弧度。 王言一又道:“你走吧。” 他看向虚空:“想要过去,先问过我手中剑。” 虚空看着王言一,像是看着一只向巨龙挑衅的蚂蚁,颇为惊讶,蚂蚁哪里来的这种勇气?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m.

下一篇   0936、王诗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