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42、长生树 - 圣武星辰

0942、长生树

李牧看到了,瞎了眼睛的纯阳一脉传人不灭道人,出现在身边不远处的一个花朵中,看到了云部传人云光圣女,也出现一朵花蕊中,另外一些面孔,也有点儿熟悉,应该是在仙魔大会之中见到过,但却记不起来是什么名字了。 这些人,也都是去混沌战场吗? 李牧心中奇怪。 这些人的实力在这个世界,或许算是可以,但别说是和碧言相比,就算是和李牧相比,都相差的很远,将他们送入到混沌战场之中,基本上是去送菜吧? 这时,又有数道流光,从伏龙弯水库各处冲来,悍不畏死地朝着世界大树飞来,显然是要争抢这二十一朵花朵的花蕊,就像是一群上班快迟到抢公交车的红眼赌徒一样。 “哼!” 老神棍又是一声冷哼。 这流光全部如同断了线的纸鸢一样从半空之中坠落下去。 “老夫修禅法,不想杀人,不过,若是有人再不识好歹,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老神棍的声音,在天地之间回荡。 这声音没有蕴含多少杀气,但却再也没有流光,朝着白色花蕊冲来了。 “结!” 老神棍手中又结出一个手印,打入了世界大树的树身之中。 奇异的力量流转之间,二十一朵白色的鲜花,每一朵的花瓣都倒卷了回去,将坐在花蕊上的人,包裹在中间。 李牧坐在花蕊之间,花瓣凝结,仿佛是结成了一个白色的帐篷一样,四周的空间闭合,白花重新变成了花骨朵,奇异的幽香流转,通过口鼻呼吸和身体发肤的毛孔,不断地渗入到了李牧体内。 李牧只觉得通体舒泰,前所未有的舒适感将他包裹。 “这种感觉,就好像是回到了母胎之中,通天之门是这些花朵,那到底会如何进入到混沌战场的世界呢?” 李牧在思考之中,渐渐觉得眼前模糊了起来,好像是被打了麻药一样,连意识都开始漂浮不定。 伏龙弯水库周围的修炼者们,大多数都从未见到过这种的奇景。 这颗巨树在宝鸡市里生长已经很长的时间,大家渐渐已经见怪不怪,但是没有想到,本已习惯了这个撑天大树的他们,今日又见到了这样不可思议的一幕幕,尤其是老神棍的云气巨手,对于根本看不懂这一场交手力量等级的修炼者们来说,绝对是震撼性的。 他们看到二十个人影以及一条狗,坐在花蕊中,然后白色的花瓣闭合,而人影和狗,都被包裹在了花骨朵中,又看到包裹在外层的花瓣,一层层地脱落,到最后,所有的花瓣全部都脱落,但是却见不到原本坐在里面的人了。 花骨朵的最中心,结出了青涩的小果实。 “人……人呢?” “消失了?变成果实了吗?” “这……这到底是变戏法,还是……” 看到这一幕的普通修炼者们,都惊呆了。 老神棍看着树上结出的二十一颗果实,站在原地没有动。 果实以寻常物理难以理解的速度,飞快地增长着,很快就变大,从青涩变色成为淡淡的橘黄色,看起来有点儿像是葫芦。 一道淡淡的金光,顺着树干流动,几乎不可见,最终没入到了李牧所化的那那颗果实中。 时间流逝。 二十一颗果实,竟然是真的变成了二十一颗黄橙橙的葫芦。 老神棍的脸上,露出一丝轻松之色。 这时,异变突生。 一道恐怖的杀气,毫无征兆地出现,在虚空之中一闪,直接射向了李牧所化的那个橘黄色葫芦。 “嗯?还不死心吗?” 老神棍五指凌空一爪,就将那杀气抓在手中,直接揉碎,反手掌心一推,揉碎了的杀气化作一道白光,射入虚空中。 “虚空,别考验我的耐性,你若是再出手,别怪我撕毁当年的协定,斩你真身。” 老神棍看向虚空深处。 而很远很远的虚空之中,那一道射过来的白光,在两只突然睁开的眼睛面前,微微一顿,旋即化作无形。 这双睁开的眼睛,重新又闭上了。 “看来他是真的恢复了,曾经杀得帝血染天的老怪物……回来了。” 一声叹息。 本欲荡开的虚空涟漪,逐渐又重新散去。 “让那个进入了【黄粱帝棺】中又活着走出来的小家伙,进入混沌战场,到底是福是祸呢?万一……只能暂时先静观其变了。” …… …… 东星村。 “长生树上,终于结出了新果子了。” 一个大嗓门让整个村子里的人,都惊动了。 很多村民们,都放下手中的农活,朝着村头的一颗二十多米高的巨树跑去。 很快,全村人都到齐。 长生树是村子里的神物,庇护着整个村子的安宁,才让荒野之中的魔怪野兽们,无法在夜晚入侵,在混沌世界之中,只有生长着长生树的村子,才能长久,才能繁衍,这是混沌世界的铁律。 而长生树的大小,繁盛程度,也决定了村落的大小和人口数量。 比如那些大城市聚居点中,又是有一个乃至数个长生树生长。 东星村是一个只有不到百口人的小村子,所以村中的长生树,不过二十多米高,枝叶也不繁盛,一般都是一副病恹恹的样子,尤其是最近一段时间,树叶枯黄掉落的厉害,有了枯老死亡的迹象,让整个村子的人,都提心吊胆寝食难安。 一旦长生树死亡,那整个村子也就都完了。 不过,长生树有一个特性,那就是一旦结出果实,就会焕发第二春,得到第二次生命,哪怕是已经接近枯死,也会重新生长。 所以听到有人说村子里的长生树结出了果实,一下子,整个东星村的人,都沸腾了起来,欢天喜地地聚集在了长生树下。 “妈妈,树爷爷真的是结果了呢。” 一个身上穿着破烂补丁衣裤,黑色头发长刘海的圆脸小姑娘奶声奶气地指着树冠道。 村民们相信长生树是有灵魂的,因此都叫他树爷爷。 所有村名的目光,都聚集在树冠。 一个青色的圆形果实,大概有磨盘大小,悬挂在最顶部。 “好大的果实。”村长惊讶道:“什么时候发现的?” 村民们七嘴八舌地地议论,最后所有人都发现,这颗大果实好像是凭空出现的,因为就在十几分钟之前,有人路过长生树的时候,上面都还没有长出果子。 “不管怎么样,树爷爷结出果实,都是一件大好事,我们村子有救了,接下来,我们一定要好好守护树爷爷,等待这颗果子成熟,就可以摘下来剖开了,”村长兴奋地安排任务。 “也不知道是男是女呢?” “别着急呀,一般情况下,要足足一个月时间,树爷爷才能让果实真正成熟呢,到时候,用诞刀剖开,就知道了。” “嘿嘿,我记得,这一次的收养资格,落在了风二哥家里了吧。” 村民们兴奋地议论着。 整个东星村都笼罩在一种欢庆的气氛之中。 有村民日夜都守在长生树下,驱赶虫鸟。 转眼一个约过去了。 但那颗青色的果实,只是不断地变大,色泽变成了淡黄色,和传说之中一旦果实成熟就如黄金一般橙黄完全不一样。 村长召集全村人开会商议,但却也没有什么结果。 一个月时间了,果实不成熟,这是前所未闻的事情。 “再等等吧。” 村子里最年长的长老道。 谁知道这一等,就又是一个月。 第二个月结束之后,长生树上的果实,已经生长成为一个足足有四米高的黄金葫芦了。 “成熟了,终于成熟了。” 村民们兴奋无比,架起梯子,将果实从树顶摘下来,摆在了树下的小广场上,这个摸一摸,那个瞧一瞧,还有人抱着葫芦亲了两口。 “快请诞刀,剖果实。” 村长大声地道。 很快,四个壮汉满头大汗地抬着一柄白色布满了岩石纹络的.斩.马.刀到了近前。 村子里最年长的长老,已经一百零二岁的冯峰,瘦的像是一根柴一样,走路脚步晃晃悠悠像是一阵风就能够将他吹倒,走过来,单手握住石质斩.马.刀,另一手划破指尖,将自己的一滴血,滴在了石刀上。 最好的剖师,能够用自己的血,与诞刀完美契合,发挥出诞刀真正的力量。 一百零二岁的冯峰,就是整个东星村年纪最大,眼光经验也最好的剖师。 在所有村民热切目光的注视之下,老迈的冯峰单手就将之前需要四个壮汉抬的诞刀拎起来,轻飘飘地如同拎着 一根草芥一样,原本浑浊的眸子里射出精光,观察着这颗大葫芦表层的纹络,然后猛地出刀,一刀斩在了葫芦上。 叮! 金属交鸣一般的声音响起。 大葫芦上面的一个肚面被斩开,分成为两半。 一只金色的小鸡,有成人拳头大小,从里面滚了出来,呆头呆脑地看着周围。 所有村名都被惊呆了。 “这……怎么不是人?” “这是……第一次听说,长生树里面竟然结出了鸡仔?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妖族……不对啊,妖族不应该出生在我们人族的地盘上啊。”

下一篇   0943、奇异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