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54、不可思议的威力 - 圣武星辰

0954、不可思议的威力

话音未落。 对面的月族狂战士已经蜂拥而上。 “没什么可是的,只能这样了。” 李牧已经冲了出去。 天空中的黄金巨盾,化作四刃伤神刀的刀意锁链,从他的掌心之中飞出去,宛如四条黄金神龙一样,刀光流转之间,瞬间就将冲在最前面的数十名月族战士直接绞碎。 刀气爆发,摧枯拉朽。 “好……好强,真的好强。” 尽管有珠玉在前,但肖剑飞还是再度被震撼了。 这样的手段,简直如传说之中军部的高级将军们一样。 他身边的白银斥候战士们,也都长大了嘴巴,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怎么会这么强?”美女队长叶英瞪大了眼睛。 “比我厉害……厉害多了。”林惊心懒洋洋的表情一扫而空,显然是也被吓了一跳:“这小子,到底是什么人?有些邪门啊。” 两大队长都是见过风雨的人,但此时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这小子,真的是一个从一级长生树上结出来的、只有四个月龄的天选之子吗? “快退,你们速去东星村,我在这里先拖住他们,但也撑不了太久,”李牧一边操控四刃伤神刀,绞杀月族战士,一边大喝道:“肖队长,还在犹豫什么?别浪费时间,一定要保护好风二哥他们,安全回村。” “这……好,小兄弟,你一定保重。”肖剑飞咬牙道:“我们在东星村等你。今天你要是能够活着回来,以后就是我肖剑飞的过命兄弟了。” 他略微犹豫之后,当机立断,带着麾下的白银斥候飞快地后退。 作为军人,他也重感情重义气,但更能看清楚局势,知取舍。 在这样的情况下,李牧一个人的实力,的确是可以拖延住月族战士大军,且放开手脚处置得当的话,还有余力逃生,自己等人留下来,协助不了李牧太多,反而是徒增伤亡而已,而且还可能会成为李牧的累赘。 “小老弟,你保重。”林惊心也在远处传音。 难得的是,美女队长叶英也暗中传音:“自己小心,别逞强。” 李牧脸上,露出了微笑。 看来这位心高气傲、英气如刀的美女队长,这一刻,也承认了他这个朋友。 而风二哥等村民,根本来不及说什么,就被直接带走了。 村民们依旧沉浸在震颤之中,没想到李牧的实力,竟然要比白银斥候们强这么多,被斥候背在背上狂奔,他们只能不断地回头,看着远处的月亮船,还有李牧的身影,逐渐消失在了视线之中。 …… 叮叮叮! 狂风骤雨不需歇。 四刃伤神刀旋转飞舞,形成刀刃风暴,将攻过来的月族战士全部绞杀为殷红色的邪能碎片。 李牧看到斥候小队和村民们都消失,脸上浮现出了笑容。 终于都走了。 他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并非是杀敌,而是将地面上散落的二十箱月亮宝石,都收入储物器具之中纳为己有,反正其他人都已经离开,没有人知道这些宝石的下落,日后有机会的话,可以将其兑换一笔财富。 李牧相信,在任何世界,都是‘财可通神’,一文钱难倒英雄好汉。 “杀,杀了他。” 眼看着李牧竟然将最后剩下的月亮宝石拿走,月亮皇发出了愤怒的咆哮,挥动星月权杖,猩红的邪能爆发,再度提升了大约一千个月族战士的战力,指挥着越发狂暴的将级战力战士,不惜一切代价地疯狂围攻李牧。 李牧并没有急于脱身。 一方面是为了给叶英林惊心他们拖延时间。 另一方面,他还在仔细观察月亮皇,直觉告诉他,觉得今夜的事情 ,余韵还长,不会就这么简单结束。 大约一炷香时间过去。 一千多将级战力的月族战士,被李牧毁灭了五百多个。 月亮皇的眼睛里,燃烧着愤怒火焰。 “我需要鲜血,给我鲜血……” 他怒吼着。 剩下的四百多月族战士,突然分成了两队,一队继续围攻李牧,而另一队则是转身杀向了正在吞食帝流浆的野兽,而对于同在吸收帝流浆的魔怪,却置之不理。 兽群被屠戮,鲜血流淌。 空气中弥漫着血腥的气息。 李牧看到,鲜血从野兽身体里流淌出来的瞬间,就像是失重了一样,漂浮起来,朝着血色月亮船上的月亮皇飞去,一瞬间,千丝万缕的血线,如同从地面下向高处的滂沱大雨一样,蔚为奇观。 “吸血?怪不得只杀野兽,不杀魔怪,魔怪是灵体,没有血液。” 李牧恍然大悟。 “如果让月亮皇得到足够的血液,他的实力,应该会增加,到时候,就更难对付了。” 李牧心中想着,战法一变。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 四刃伤神刀将身边围攻的月族战士绞飞,四条黄金刀意锁链旋转起来,化作一个巨大的黄金钻头,流转漫天金光。 “黄金连刀神龙钻!” 李牧紧随其后,冲天而起,朝着月亮皇击去。 月亮皇咆哮中,手中的星月权杖一挥。 一个巨大的猩红护罩浮现在半空中。 轰! 空气波动爆溢,宛如透明音波。 李牧被震飞出去,黄金刀意锁链四散粉碎。 “好强!” 李牧暗惊。 这个月亮皇的实力,绝对远在自己之上。 不过他为什么一直都是操控着月族战士进攻,很少自己出手呢?以他这种实力,如果他想的话,应该绝对可以将叶英等人拦截下来。 莫非是……他不能离开这艘月亮船? 李牧悬浮在半空中,一道闪电掠过脑海。 他连续尝试,配合天眼,果然是发现了一些端倪。 月亮皇不但自己无法离开血色月亮船,就连他的远程攻击,劲力能量,一旦离开了血色月亮船的范围,就会急骤地衰减,看来之前,自己以四刃伤神刀挡住那一记毁灭光柱,还真的是运气不错。 如果这样的话,是不是意味着,只要自己不上船,就没有危险呢? 也不一定。 李牧有一种预感,只要月亮皇得到了足够的鲜血,很有可能就可以走下月亮船。 到时候,以月亮皇近乎于大道境的修为,就算是他或者是他的攻击,只能在船外维持哪怕是数十息,不但李牧自己有危险,只怕是逃到了东星村的白银斥候队和村民,也会被隔着百里,瞬间杀死。 这些念头,是李牧在施展眉心法眼的时候,一瞬间出现在脑海里的。 “有点儿像是战斗预知?” 李牧在风云大陆修炼成了全部的十二层先天功,将这部奇功终于完全领悟,而在降临到混沌世界之后,因为灵气充沛,宛如仙境,十二层先天功也是彻底贯通,唯一奇怪的是,法眼还停留在【破绽之瞳】的境界中,此时他全身心地战斗,好像又有突破,窥视破绽的功能之外,又多了一些近乎于‘预知’的功能。 “既然如此……” 李牧将心一横,直接祭出了终极底牌。 “天地环!” 低喝声之中,戴在左手腕的天地双环,被黄金符力催动, 一瞬间,李牧只觉得自己体内的力量,瞬间像是被抽取一空一样,经脉之中空荡荡一片,而天地双环则骤然脱手飞出,在半空之中,急骤地膨胀变大,宛如黑色的山峦一样,当着月亮皇的头顶直接就砸了下去。 轰隆! 半空中的血腥护罩,顿时破碎。 月亮皇发出一声惊怒的吼叫,挥动星月权杖,想要再施展什么。 但已经来不及。 在号称帝器的天地环面前,一切挣扎都是徒劳,他做梦都没有想到,李牧的手中竟然有这种至宝,瞬间就被天地环砸在头顶,连人带权杖,直接被砸进了血色月亮船中,身形化作一缕银白青烟,消散在了当场。 轰隆! 偌大的血色月亮船,也被砸的从中间直接断裂了开来,发出巨大的哀鸣声,在腐朽的木屑纷飞之中,显露出了破碎的真形,在天空之中,分散瓦解开来。 “我勒个去!” 李牧自己都被吓到了。 什么情况。 这天地双环的威力,这么恐怖的吗? 老神棍琢磨出来一些天地环的施展方式,传授给李牧的时候,说只不过是能够催发出这件帝器的皮毛威力而已,不过在地球上,环境不允许,所以李牧也没有怎么尝试操控实验一番,谁知道今日第一次出手,这所谓的皮毛威力,竟然是如此的不可思议。 “回来。” 李牧一招手。 天地双环飞回来,缩小,落在他的手腕上。 好宝贝。 李牧喜不自胜。 除了一次催动消耗几乎九成的黄金符力内气之外,这件帝器的威力,远超李牧的期待。 提起的黄金符力元气所剩不多,李牧运转四刃伤神刀保持警惕,发现月亮皇仿佛是真的已经烟消云散了一样,并未再出现,同时远处正在猎杀野兽,以及原本围攻过来的月族战士,也突然在风中化作月华青烟,消散消失了。 “真的死了吗?” 李牧松了一口气。 但就在这时---- 咻! 突然一道奇异的赤芒,从破碎的血色月亮船中逃逸出来,宛如飞虹,一瞬间远遁数十里,消失在了远处的虚空之中。 李牧心中一惊,下意识地想追,但经脉之中空荡荡,元气不足,追之不及。 轰隆轰隆! 血色月亮船碎件,不断地朝着地面坠落。 这艘来自于一千年之前的古舰,彻底损毁。 天空之中,血月终于彻底隐于银月之后。 弥漫在空气之中的血色气息消失。 帝流浆也消失了。 危机过去了吗? 李牧正要松一口气,准备离开,就在这时---- 银月光华在月亮船废墟的上方流转汇聚,宛如月光照耀着打破了平静的吃面,碎银浮动,能量聚集,淡淡的银白月色,勾勒出一个长发白衣的人形,逐渐清晰。 正是刚刚被天地环击散的月亮皇。 竟然没死? 李牧面色狂变。 “年轻人,别紧张,我没有敌意。”月亮皇脸上带着祥和的微笑,眼眸清明,缓缓地开口:“一千多年了,感谢你解除了我们月族的诅咒,让我们的灵魂从恶魔的掌控之中解脱出来,月亮一族将永远感谢你的丰功伟绩。” 他的身后,整整一千名月亮族战士幻化出现。 和之前相比,此时的月族战士们,全身上下再有没有丝毫之前那种血腥暴虐毁灭的邪能,而是一种月亮般清冷明媚圣洁的气息,银甲银盔,俊男美女,宛如一群精灵战士一样。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m.

上一篇   0953、突变·巨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