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59、抉择(1) - 圣武星辰

0959、抉择(1)

李牧浑身燃烧起黄金符力,以剑化刀,来自于风云大陆的精妙刀法展现的淋漓尽致,将所有的灭神弩箭都斩碎化作齑粉。 “什么人?竟敢在军方驿站行凶?” 他强行忍住了出手反杀的冲动。 今夜的事情,有点儿诡异,有什么人,竟敢在军方驿站之中,对有功之臣动手。 乌云笼月。 驿站中死去斥候的鲜血在无声无息地流淌。 身穿黑甲的鬼面武士,寂寂无声,仿佛连呼吸都没有, “斥候队勾结李牧,叛族,罪无可赦,格杀勿论,李牧,你这个天魔妖人,还不跪地受死。”一个身形隐藏在阴影之中的甲士,声音嘶哑,应该是故意改变了声音,手中举着一块游龙令牌,语气冰冷阴森。 什么? 李牧吃了一惊。 叛族? 这是怎么回事。 肖剑飞等人不是说,这一次来,是领军功吗? 难道是在说谎? 那也不应该。 因为就连东星村的乡民们,也都说了,从长生树上生下来的人是天选之子,地位身份尊崇,乃是极受军方重视的天才,而且以林惊心、叶英和肖剑飞等人的脾气品性,李牧觉得,自己应该是没有看错他们。 况且,就算是这三人欺骗自己,也没有必要,将他们麾下幸存的百多名白银斥候战士,也全部都杀死在这里啊。 李牧已经看出来了,这些白银斥候战士,乃是被以劳军的名义迷晕,然后在毫无反抗的情况下,被一一杀害。 这是一场阴谋。 一场血腥残忍的阴谋。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哼,还不束手就擒,”那阴影之中的声音,冷笑一声,道:“既如此,速杀!” 灭神弩的弓弦颤动之声,再度响起。 “李牧,快快走”一个还未死透的白银斥候艰难地喝道:“去找叶” 夺夺夺! 三道弩箭瞬间洞穿了这个白银斥候的身躯,无情地带走了他体内最后的生命力。 该死! 李牧身形闪烁,刀光一闪。 刚才出手的那三名黑甲鬼面武士的头颅冲天而起,三道血柱喷涌。 “放肆,还敢反击?”持令牌站在阴影中的军官,也没有想到,在这样的情况下,李牧竟然还能反击,竟然还敢反击,怒吼道:“杀无赦,不惜一切代价。” 话音未落。 李牧的身形,已经冲出了包围圈,如一道闪电一般,瞬间来到了他的身前,直接一脚将他踹飞了出去,身后的墙壁轰然倒塌。 烟尘弥漫。 李牧追过来,一脚踩在他的胸膛上,月光照耀下裂开嘴露出白色牙齿宛如发怒的野兽一样:“说,到底怎么回事?” 那人脸部的面甲,被无形刀意剖开,一张年轻的脸,极度震惊和惊恐的神色,吼道:“李牧,肖剑飞已经供认了,你乃是域外天魔的奸细,勾结白银斥候队,犯下叛族大罪,已经是军部的通缉犯” 这时,一站外面有大量的脚步声逼近。 无数道强大的气息,也飞快地朝着这边靠近。 “你跑不掉了,周围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这年轻人咬牙切齿地道:“我奉军命来抓你,还有这些叛族的白银斥候,你就算是杀了我,也难逃游龙军的追杀。” 李牧冷哼一声,直接一股力量爆发,将这个年轻军官震晕。 “此地不宜久留。” 李牧手中的锈剑爆发出刀光,漫天刀芒席卷出去,将冲过来的鬼面黑甲武士都震得飞撞出去,他的身形在月色下化作一缕流光,越过高墙,在外面的包围到来之前,瞬间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等到外面的援军到来,整个驿站之中,已经是一片狼藉。 昏死过去的军官被救醒。 地面上的尸体,也都被清点。 “逃了一个。” “是李牧。” “李牧呢?” “什么?逃走了?” “该死,给我追” “全城戒严,全城搜捕,绝对不能让他逃出城。” “哼,就算他插了翅膀,也不可能从烈焰城逃出去。” 一番气急败坏的对话之后,一道道信息从驿站反馈到了各个不同的位置,而一些决策,也在第一时间被做出来。 “为什么会这样?” 李牧其实并没有走远,距离驿站不过是百米而已,隐身在一个小巷子的黑暗之中,思考今夜发生的一切。 刚才那军官的话里,有一句‘肖剑飞已经招供’,所以说,肖剑飞现在的处境,只怕是不太妙。 城主府已经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再联想到林惊心和叶英两个大家族出身的人,来今日到了驿站之后,第一时间被各自家中的长辈带走,只有没有家世背景的肖剑飞孤身前去城主府呈交军情呈文,李牧意识到,可能在自己等人来到烈焰城之前,一个针对他们的阴谋,已经无声无息地展开了。 可是,是什么人如此苦心孤诣地布局呢? 莫非是自己不小心卷入到了叶家、林家这样的军方大家族的争端? 不,应该不是这样。 今夜的布局,对方明显是针对自己来的。 这个世界,有谁会如此大费周章地对付他李牧呢? 想来想去,只有一个人 雷藏。 李牧渐渐地有些明白了。 可是,雷藏有这么大的能量吗? 李牧感觉到,周围有一道道极为强大的气息,不断地来回巡视,显然是在全程搜捕他。 这些高手强者,来的晚了一点。 如果他们和那些黑甲鬼面甲士一起围攻驿站的话,只怕李牧绝对没有这么容易逃出去。 现在该怎么办? 李牧并不认为自己已经强大到足以一个人单挑一座城,就算是将月族战士召唤出来,胜率其实也不高。 黑龙马还在驿站中。 何去何从? 在混沌世 界,李牧连一个朋友都没有。 “三叔,我喝多了,不能再喝了。”林惊心面部通红,浑身酒气,将身边侍女端过来的就被推到一边,扶着桌子站起来,道:“我得回去了,身为斥候队的队长,我的兄弟们,还在驿站中养伤呢,我得回去看看他们。” 林安活在对面,淡淡地道:“怎么?你不是最喜欢喝酒吗?和三叔喝酒,难道不尽兴?” 林惊心摇摇头,道:“已经喝了四大坛了,能不尽心?只是小侄有军命在身,不能耽误太长时间。” “四大坛酒,都不能把你喝醉,呵呵,小家伙,你的酒量见涨啊。”林安叹了一口气,道:“小心心,你在白银斥候队有多久时间了?” “啊,三叔,别叫这个名字。”林惊心听到‘小心心’三个字,像是被踩到了尾巴的猫一样,跳了起来,道:“在白银斥候队一年半了。” “我记得一开始,你很排斥进入斥候队,更想在正面战场领兵作战啊。” “那时候嘿嘿,不是不懂事,只想着逞英雄嘛,现在我已经喜欢上了在白银斥候队的生活了,一点儿不比正面战场差多少。” “是吗?”林安笑了笑,扬手丢过了一个牌子。 林惊心拿过来一看这牌子上的铭文,吓了一跳,道:“南雀军火羽营骑兵百夫长?这是” “你的最新调令。”林安微笑道:“军部已经批了,你现在就可以去上任。” “可是”林惊心张了张嘴巴,最后道:“可是我还没有升到黄金斥候队长,当初家族定下在目标还未完成,这个时候,如果离开白银斥候队,岂不是会被人笑话?” “你小子,都这么大了,办事还瞻前顾后。”林安站起身来,到了林惊心身边,道:“我可是废了不少的功夫,才帮你拿到这个调令,别在这关键时刻矫情啊,南雀军是前线主战军,火羽营更是有着一千年历史传承大老营,能去那里领辖百夫,可是无数军人的梦想。” “这倒是。”林惊心看着手中的令牌,也一阵阵的热血沸腾,道:“哈哈,好,我去,嘿嘿,谢谢三叔,不过,三叔啊,你等等我,我回去驿站,和朋友们打一个招呼,明天一早就回来,和你一起去报道。” 林安摇摇头。 “呃?三叔,什么意思?”林惊心不解。 林安道:“不能回去,时间紧迫,你现在就出发,随我一起去南雀军报道,至于白银斥候队那边,你蒋叔叔会帮你处理好。” “这么急?”林惊心想了想,道:“那这样吧,三叔你给我一炷香时间,我去去就回,和老兄弟们说一声,总可以吧?” 林安摇头:“也不行。” 林惊心沉默了。 他低着头半晌,声音突然变得低沉了起来,道:“三叔,你告诉我吧,驿站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这个着急让我离开,是怕我会卷入什么漩涡里面吗?” 林安脸上的笑容消失,神色也变得严肃了起来:“还是瞒不过你啊,不过,哪里发生的事情,你最好不要知道,知道了也改变不了什么,为了能将你摘出来,家族也是付出了代价的。” 林惊心双手拳头紧紧地握住,又松开,又握住,昭示着他内心里陷入了剧烈的挣扎,他紧紧地盯着林安,道:“三叔,是因为雷藏那个杂碎吗?” https: 。手机版网址:m. a,

上一篇   0958、暗夜杀机

下一篇   0960、抉择(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