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62、响指 - 圣武星辰

0962、响指

“不不不,李牧,你饶了我,就当我是一条狗,绕过我吧,我错了,我真的错了”雷藏哀嚎,求饶。 “哦?等一等,难道说你之前还以为自己是人啊?那真是抱歉了,在我眼中,你本来就是一条狗啊,但是你这条狗,连那蠢狗哈士奇都不如,挨打不长记性,只会记仇,现在放了你,回过头来,你又会呲牙咧嘴。” 李牧没有丝毫的怜悯,再度出手。 雷藏的肋骨,一根根地断裂。 “接下来,向那些死在驿站中的斥候战士们赎罪。” 李牧一寸一寸地捏断雷藏的骨头。 剧烈的疼痛,让雷藏不成人形。 他眼见求饶无用,转而发狠,咆哮道:“李牧,你这个杂种,有种你杀了我吧,直接杀了我,给我一个痛快” 李牧:“呵?骨头又硬起来了?” 骨头断裂的声音,在牢房里形成了回音。 雷藏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肖剑飞在一边看着,只觉得无比解气。 但他的心中,却也在一遍遍地拷问自己,这样对吗? 私刑和公义 李牧将墙壁上的解骨刀拔下来,递给肖剑飞,道:“如果我是你,我就会亲手把它,插进这个杂碎的眉心,被屠戮的不只是你们雷风队的战士,还有其他两个队的” “什么?”肖剑飞以为自己听错了:“那林惊心和叶英他们” 李牧摇摇头,道:“并没有出现。” 肖剑飞难以相信,又想起了之前雷藏说过的话,难道林家和叶家,真的也参与到了这场阴谋之中? “怎么样?有没有做出你的抉择?”李牧看着肖剑飞。 肖剑飞手掌颤抖地接过解骨刀。 内心的信念,与心中的愤怒,不断地天人交战。 李牧道:“其实很多时候,笃定自己没有做错,这世间的公平和真理,并非只有那些高高在上的大人物才能决定。” 肖剑飞看着解骨刀。 刀身幽蓝,附着着一层淡淡的真元。 他看向已经不成人形,但眼睛里依旧流露出求饶之色的雷藏,再看看手中的解骨刀,心里的纠结和挣扎,一瞬间达到了最高峰。 这时,老房门外面,突然传来了动静。 有人来了。 一道很骇人的气息。 来人是个可怕的强者。 “来人了。”李牧一脚将雷藏的残躯踢飞,撞在了墙壁上,抓起肖剑飞,道:“准备逃吧。” “逃?”肖剑飞面色茫然地看这李牧。 李牧道:“怎么?难道你真的想要死在这里?” 肖剑飞道:“可是军令” 外面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数道强横无匹的气息,急骤地朝着牢房赶来。 李牧并不着急,而是看着肖剑飞的眼睛,道:“如果你死了,就只能永远都背负脏名,不但是你,你的父母妻女,也都会一辈子抬不起头,而作恶陷害你的人,甚至都不会有一丝丝的愧疚,反而是沾沾自喜活着,还有机会,死了,永远失败。” “我”肖剑飞眼睛一下子就红了。 军人,服从命令是天职,在过去漫长的战斗岁月里,他已经培养成了一种近乎于机械般的反应,哪怕是军令让他去送死,他都不会有丝毫的犹豫,但是现在 轰! 牢房的大门被轰开,土石飞射。 几乎是同时,李牧一手抓着肖剑飞,往后一退,直接撞碎另一侧的墙壁,直接从牢房里撞了出去。 他准备借着尘土飞舞的瞬间乱象,突围出去。 但谁知道才到外面,数道犀利劲气就从不同的方位斩杀而来。 “摘星手!” 李牧低喝,右手拉着肖剑飞,左手做出摘花之架势,宛如群星乱灿,一瞬间拍出数十击,叮叮叮兵器乱响声之中,一柄刀三柄剑两杆枪就被他从对手掌中摘出来,五指发力,直接捏成了铁泥随手丢在一边。 “好手法。” 一声赞叹,在李牧选择的逃走路线上响起。 是一个身穿锦袍,须发浓密的老者,外罩轻皮甲,一身铁血气息流转。 去路被阻,李牧毫不迟疑,拉着肖剑飞,身形急进,抬手又是一掌击出。 “烈阳掌!” 掌风刚猛无铸,一瞬间整个手掌宛如炙阳一样,空气里火焰流转,气温惊人。 那老人须发疾张,同样是一掌拍出来,掌印漫天,同样走的是刚猛无铸的路线,金铁之气漫天,掌力厚重,冷笑着大喝道:“此路不通,滚回去。” 这是一尊高手。 “未必。” 李牧的烈炎掌眼看着印在了老人的掌心,突然烈炎气息尽消,化作极寒冰冷的掌力,犹如狂潮般喷吐出来。 “什么?” 这老者大惊失色,这种掌力属性的变化,让他根本反应不过来,只觉得掌心相对的瞬间,一股寒意袭来,淡蓝色的薄霜突然沿着手掌弥漫过来,瞬间就将他整个人都覆盖,宛如一座冰雕一样。 而李牧身形犹如大鸟,越过他的头顶,朝着城主府外飞去。 “城主” 周围响起惊呼声。 咔嚓咔嚓! 寒冰破碎。 威猛老者身上的冰屑纷飞,他强行破冰,受了不轻的内伤,张口喷出一道血箭,怒吼着,身形化作一道流光,后发先至,拦截李牧。 两个人影在半空中,不知道对了多少掌,李牧带着肖剑飞,身法终究是受了一些影响,一时之间,摆脱不开,而这时,其他城主府的高手,也都反应过来,四下围攻。 轰轰轰! 可怕的能量在虚空之中爆炸开来。 李牧带着肖剑飞落地。 周围人影闪烁,数个强者现身将李牧四面包围起来,同时各处都传来脚步声,犹如潮水一般的游龙军护卫,密密麻麻地将整个城主府内外,都围了个水泄不通,天空中流淌着无形的符文,若隐若现的流量,将整个城主府都覆盖在内。 “你走不了了。”威猛须发老者大声地道。 肖剑飞一看,就知道是自己拖累了李牧。 他突然觉得,若是自己之前早点儿下决断,不要那么纠结,或许此时的情况,没有糟糕到这种程度,是自己害了李牧啊。 “走不了,那就不走了,”李牧身处险境却没有丝毫的紧张之色:“只怕留下我,一会儿,你们得哭出来。” “狂妄。”威猛须发老者冷笑道:“你当老夫的烈焰城主府是什么地方,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今日,你就算是天神下凡,也得给老夫留下来来。” “哦,你就是烈焰城主蒋步平啊。”李牧点点头,道:“今日冤杀三大斥候队精锐战士数百人,其中就有你指使在内吧。” “你胡说什么?”威猛老者蒋步平冷笑道:“是你这个域外天魔妖人,屠戮了那些精锐斥候战士,竟敢将污名栽赃到老夫的身上,简直是无耻。” “哦,原来是这么解决斥候之死的罪名的吗?”李牧若有所思:“真的是打得一手好算盘啊。” 肖剑飞忍不住道:“蒋城主,你被小人蒙蔽了,是雷藏派人杀害了斥候队的战士,下官可以肖剑飞,愿意以人头担保,此事,绝对与李牧无关,刚才在监牢里,下官亲耳听到雷藏承认了” “住嘴。”蒋步平怒喝:“肖剑飞,妄你身为一名十年军龄的军官,竟然也与李牧这妖人勾结,你还有脸说话?老夫若是擒下你,必亲自将你斩首。” 肖剑飞顿时呆住。 “省省力气吧,你现在就算 是说一万句,这老糊涂,估计一个字都不会信。”李牧道:“或许,老东西揣着明白装糊涂呢。” “李牧!” 一个恨极了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在两名气息极强的紫袍老人的陪同下,原本受了重伤的雷藏,此时已经变得生龙活虎,只是气息又累羸弱,咬牙切齿满脸恨意地从城主府亲卫群中走出来。 这两个紫袍老人,浑身都带着强横的威压,实力最低也在神玄境,一丝丝的雷电光丝若隐若现,身体数米之内,连光线仿佛都扭曲了,淡紫色的氤氲仿佛是灭世的魔焰一样,城主府的亲卫甚至都不敢靠近他们十米范围内。 这是两个无比可怕的强者。 肖剑飞倒吸了一口冷气。 没死? 雷藏没死? 李牧之前那一脚,没有踢死雷藏。 这下坏了。 “肖剑飞,你这个贱种,天堂有路你不选,非要和李牧走在一起,今天,等我杀了李牧,我要让你的妻子女儿都生不如死,我要让你亲眼看到他们的下场”雷藏像是一条疯狗一样狂吠。 李牧看了一眼肖剑飞。 肖剑飞沉默了。 “李牧,你这个该死一万次的杂碎,没想到吧,我没有死,”雷藏又看向李牧,几乎咬碎了一口牙齿,阴险狠毒地冷笑:“这一次,我看你还怎么逃。” “我要是你,就不会再站出来,而是夹着尾巴早逃了。”李牧脸上带着嘲讽,道:“是你身边这两条老狗,给你的勇气吗?我在他们的身上,嗅到了血腥味,今夜他们也去过驿站吧?” 雷藏道:“你这个蠢货,两位师叔今夜就是去截杀你的,可惜去晚了一步,被你这个杂碎逃了” 话音未落。 李牧大笑了起来:“好,那就不必留手了。” 嘭! 雷藏的双臂,突然不可思议地炸裂开来。 两道惨叫怒吼声响起。 却是他身边的这两个老者,猝不及防之下,被炸的上半身血肉模糊,受了伤。 李牧心念一动,眉心间的预知之瞳早就预判到了这两人的反应,四刃伤神刀分出两截刀气锁链,宛如飞刀一样,御刀到了极限,刀意和刀气的完美融合,只是刀光一闪,然后再回来。 这两个神玄境强者,一身恐怖到了极点的雷电力量,才刚刚来得及绽放一半,身形就突然凝固僵住,那惊人的雷电威压,骤然消失无踪。 整个过程,实在是太快了。 这个时候,雷藏因为双臂爆炸而发出的哀嚎声,才堪堪响起:“啊,啊啊,我的胳膊李牧,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李牧道:“你以为我真的会放过你?刚才没杀你,只是不想你死的太痛快而已,现在,我要你在所有人的面前,痛苦哀嚎着死去,这,才是符合你这种丧心病狂的杂碎的真正下场。” 说着,他打了一个响指。 啪! 仿佛是在回应这个响指,嘭地一声,雷藏的左脚爆炸了开来,血肉横飞。 他失去平衡,噗通一声就倒了下去。 啪! 又一个响指。 嘭! 右脚炸裂。 啪! 又一个响指。 嘭! 左膝炸裂。 啪啪啪啪! 砰砰砰砰! 随着李牧的响指,雷藏的身体每一根骨头,每一个关节,都仿佛是放鞭炮一样,不断地炸裂开来,仿佛他的体内,埋藏着炸弹一样,血肉横飞,鲜血淋漓,雷藏哀嚎着,但却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身躯 这种**和心理的双重折磨,让他彻底崩溃。 https: 。手机版网址:m. a,

上一篇   0961、封神榜

下一篇   0963、一个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