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63、一个疯子 - 圣武星辰

0963、一个疯子

这样诡异的画面,令在场的每一个人,都不寒而栗。 雷藏虽然不是神玄境的强者,但毕竟也是雷道九子的传人,上皇境的实力也算是同辈之中的佼佼者了,在李牧的手段下,如同被杀狗一样,这画面简直是惊悚了。 而与此同时 噗通! 僵直在一边的两个紫袍老者,身形像是破烂木头一样,轰然倒地,一丝血迹从他们的喉间流淌出来。 死了。 尸体落地的声音,像是两记重锤,狠狠地砸在所有人的身上。 “李牧,李牧你……你这个杂碎,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雷藏尖叫哀嚎着,挣扎着,声音嘶哑,浑身血肉模糊,不断地有骨头爆裂开来,血肉溅射,白骨飞迸,看起来可怕无比。 李牧嘴角划出一丝冷酷的弧度:“怎么?你不会天真的以为,我刚才在牢房里没有杀你,是可怜你,或者是来不及出手吧?” “你……”雷藏的眼里涌出深深的恐惧。 在那个时候,就已经暗中下了手段吗? 刚才李牧没有杀自己,是为了借助自己的身躯,来对付两位师叔? 这样的心机手段……这真的是地球上的那个李牧吗? 雷藏心中的惊恐,甚至要比肉身的爆炸更令他痛苦。 一边的烈焰城主蒋步平看着李牧,眼睛里浮现出难以置信的忌惮,心中不由得对这个年轻人开始重新评价,且已经有了一种不好的感觉。 砰砰砰! 在李牧的响指之中,雷藏的身体不断地爆裂,最终支离破碎,化作了一滩碎肉,一堆烂骨。 刺鼻的血腥味,伴随着旁边两个神玄境强者的尸体,这样的一幕,令周围所有的高手强者,还有城主府的亲卫强者们,都不寒而栗,心中无法控制的恐惧如潮水一样将他们淹没。 肖剑飞看着李牧,眼神里充满了震惊。 他没有想到,李牧不动手则已,一动手,不但杀了雷藏,连那两大雷道的紫袍老者也都杀了。 这样的手段和魄力……这,对吗? “李牧,你……好胆,老夫坐镇烈焰城这么多年,你是第一次,敢如此对抗军方,你今天……”蒋步平毕竟是军方老人,很快回过神来,厉声道:“你以为这样,就可以逃脱军方的制裁吗?天地之大,军威昭昭,李牧,以你今日的罪行,再无逃身之所,军部十口闸刀,必有你一口。” 这话一出,顿时让周围强者高手们的士气,略有恢复。 是啊,就算是李牧再凶悍,又如何与军部对抗? 混沌世界之中,人族军部乃是屹立在百族之林顶端的超级势力之一,就算是帝君级的存在,与军队对抗,都要掂量一下,一个小小的域外天魔妖人,能够逞凶到什么时候? 肖剑飞敏锐地感觉到了士兵们身上的这种气势变化。 人族军队,或许有很多的缺陷,一些身居高位的大人物,或许已经忘记了初心,黑暗在每一个地方,都难以避免,但有一点,那就是最底层的士兵,不会想那么多,士气战力,一旦升腾起来,战斗力会倍增。 人族基层军队中,怕死的军人,很少。 李牧当然也感觉到了。 “军部?如果军部的人,眼睛都没有瞎的话,那就会做出真正的判断,至于现在,我等不及了,我的审判,现在就要降临,今夜去驿站屠戮那些白银斥候士兵的人,都要死。” 李牧背后背着锈剑,浑身的杀意在空气里犹如液体一般流淌。 “以牙还牙,以血还血。” 李牧一字一句地道。 “不好。”蒋步平反应过来什么,还未来得及喝止,就看李牧身后一柄柄淡金色的飞刀浮现,化作一道金色的流星雨,冲入了雷藏带来的那群黑甲鬼面武士之中。 一瞬间惨叫和怒吼声响起,那些实力远比城主府亲卫更强的黑甲鬼面武士,几乎是在一瞬间,如同割草一样,就将那五十名鬼面黑甲武士,全部都斩杀。 飞刀所过之处,这些武士瞬间就被拦腰斩断。 “你……你你你……”蒋步平也算是军中老人了,虽然这些年很少出阵,但从未见过如此疯狂之人,一时之间,指着李牧,连话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周围的城主府供奉、侍卫更是纷纷后退。 这种可怕的刀法战技,简直蕴含着灭世般的力量,根本不是他们所能抵挡的。 “李牧,你疯了,你好大的胆子,军部绝对不会放过你的……传令,给我传灵,死战,不惜一切代价,拦住这个疯子,等待军部支援。”蒋步平被激怒了。 他是府主,也曾是冲锋陷阵的军人,自然是不会就这样眼睁睁地让李牧逃了,打不过,也得打。 李牧看了一眼蒋步平,道:“这话应该我说,你真的是好大的胆子,到现在,还敢说这种话……不过,我看你虽然老糊涂了一点,但也不像是与雷藏助纣为虐的祸害,这一次,我不杀你,以后把眼睛擦亮了。” 说完,漂浮在身体周围的飞刀,瞬间先后衔接起来,化作一柄二十多米长的百米古朴巨刃,恐怖的气劲令所有人连呼吸都觉得困难。 轰! 一刀斩出,刀锋落在虚空之中,将隐藏于暗中的封禁结界直接斩碎,空中暴乱破碎的符文符箓图案流转崩飞…… 同时,李牧一按肖剑飞的肩膀。 “走。” 低喝声之中,李牧的身体里,突然闪烁出数百道影子,每一个都与他一模一样,冲天飞起,朝着各处逃窜。 武道技乱影飞天。 来自于风云大陆的武道技法。 这样的变化,让周围的城主府高手和近侍,都不知道该如何拦截,因为每一道影子都和真身一模一样,没有丝毫的破绽。 “带着肖剑飞的人影是真身……” 蒋步平大喝,但话说了一半,就说不下去了。 因为数百道李牧的影子里,最少有五六十个影子的手中,也都带着肖剑飞……这是什么样的战技啊,自己化出幻影也就罢了,怎么连手中带着的人,也能变出残影。 城主府的拦截,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 看着李牧离去的夜空,再看看眼前倒了一片的尸体,雷藏,两大紫袍神玄,以及黑甲鬼面武士……原本以为是一场手到擒来的抓捕,现在再想简直是讽刺。 暗夜寂寥。 冷风瑟瑟。 “大人,我们怎么办?” 侍卫长小心翼翼地问道。 蒋步平回过神来,脸上露出苦笑,道:“让参谋部写好军情呈文,上报军部,关于李牧的实力评价,必须重新界定,另外,给游龙军的聂将军传讯,让他派遣兵力追捕李牧吧,我们城主府力有未逮了。” 一般的人族巨城,都是军政分离,蒋步平是城主,掌控政事,而驻扎在烈焰城的游龙军一部,则是由游龙军副帅聂涛来调度。 “遵命。” 那侍卫长小心地退下。 看得出来,城主大人的心情,并不怎么好。 蒋步平又挥挥手,道:“都退下吧。” 周围的强者,侍卫们都如潮水一般后退离开。 只有蒋步平最信任的幕僚参谋廖智留了下来。 廖智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络腮胡汉子,肌肤漆黑如碳,身形魁梧,这样的外貌很容易让人误以为他是个莽汉,但实际上,却很少一个心细如发,足智多谋的智者。 破碎的院墙,混乱的气息。 蒋步平无声地苦笑,然后道:“老廖,怎么看?” 廖智脸上的表情憨憨的,道:“静观其变。” “你的意思,是让我不要再蹚这场浑水了吗?”蒋步平道:“可我毕竟是烈焰城的城主,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如何静观其变啊,那个雷藏乃是雷道之祖麾下九大传人的弟子,这件事情,闹大了啊。” 廖智从怀里掏出一个冰糖葫芦,咬下一颗满足地嚼了嚼,道:“大人觉得,这李牧如何?” 蒋步平道:“一个疯子。” “咔嚓……恩,好吃,只是一个疯子吗?” “一个心机很可怕、实力不见底的疯子。”蒋步平补充道。 一想到李牧在监牢之中没有杀雷藏,而是在雷藏的体内种下手段,借此斩杀了两大神玄,蒋步平就觉得一阵阵心中发寒,身处险境还有这样的心机,这样的年轻人,简直太可怕,比他表现出来的强横实力更加可怕。 廖智道:“那大人有没有想过,李牧可能真的是被冤枉的?” 蒋步平叹了一口气,道:“若是没有七星神灯卦盘的批示,说不定我真的会觉得他是被冤枉的,单论今夜的表现,李牧的风度气魄,简直是秒杀一百个雷藏。” 廖智也不说话,咔嚓咔嚓地将手中的山楂冰糖葫芦都吃完了,才道:“七星神灯卦盘的卦象批示,你亲眼看了吗?” 蒋步平微微一怔,旋即一惊,道:“老廖,你什么意思?” 廖智嘿嘿地笑着,转身离开,道:“我的冰糖葫芦吃完了,得再去杏花斋再去买几个了……老蒋啊,今年的寒季还有十天,但我感觉,仿佛是已经提前到来了呀。” 蒋步平站在原地没有动。 虽然这很荒谬,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已经越来越觉得,李牧有可能是被诬陷了。 这件事情,要继续查下去吗? 他抬头看着乌云缝隙之中的月亮,陷入了沉思之中。 片刻,侍卫长急匆匆而来,道:“大人,叶家三小姐叶英求见。” 嗯? 她怎么来了?

上一篇   0962、响指

下一篇   0964、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