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66、变数 - 圣武星辰

0966、变数

夜幕深沉。 在返回住处的路上,叶禾看着跟在自己身边的妹妹叶英,有好几次,都欲言又止。 “姐,你是不是想问李牧的事情?”叶英此时心情已经好了很多,笑嘻嘻地道。 叶禾摇摇头,道:“问了也是白问,你明显也不知道。李牧这个人,有大问题大因果,不像是表面上这么简单,这一次,只怕是雷道一脉个自己招惹了一个大麻烦。” 叶英听了,心中更加好奇:“姐姐,你有点儿夸张了吧,雷道一脉在混沌世界的能量,不仅仅只是在人族,李牧虽然强悍,但不至于撼动这个传承吧。” 叶禾道:“我也只是一种感觉而已。” 她脑海中,想起了蒋步平最后时候的奇怪表现,总觉得这位老城主,似乎是知道什么,和李牧之间,有一种奇妙的联系。 “嘻嘻,姐,你不会也开始对李牧好奇了吧?”叶英挤了挤眼睛:“你现在的状态,很危险哦,很多伟大的爱情,都是从好奇开始的别瞪我啊,这是你之前训斥我的话。” “也许你今晚的决定是对的。”叶禾道。 “啊?” “你今晚坚持去城主府,是对的。” “我早就说嘛。” “起码李牧现在对你没有了敌意,对于家族来说,或许是一件好事。” “我可不是为了家族啊,我只是把他当成朋友而已。” “误打误撞。” “姐,其实我觉得李牧挺配你哦。” “闭嘴。” “真的呀,你不是一直都眼高于顶,不管什么样的天才俊杰都看不上吗?嘿嘿,李牧这样的怪物,总能入你的法眼吧?况且他不是出身于大家族,也许可以入赘哦,符合你的要求呢。” “闭嘴。” “嘻嘻,姐姐,你要是不下手,那我就要下手了。” “闭嘴,死丫头。” “三叔”林惊心看向林安。 “想说什么?”林安头也不回地走在前面。 林惊心道:“也许我这懒散的性格,真的要改一改了,我明天就出发,去南雀军。” “不错,终于成长了。”林安停下脚步,仔细打量起林惊心。 这个侄子,在外人看来,在林家年青一代的子侄辈中,不算是如何惊才绝艳,和其他几个已经成为裨将或者是自领一军的林家子弟比起来,光芒完全被掩盖了,但只有少数林家长辈才知道,林惊心的天赋体质,根本就是排名林家第一的呀,如果不是因为当年的那件事情 现在,这个自暴自弃的林家天骄,终于开始有担当了吗? 好消息啊。 这个李牧嘿,还真的是一个怪物。 林家用了五六年都做不到的事情,他用才不到几天,就做到了。 “老蒋,你确定吗?” 廖智一脸的震惊和兴奋:“真的是那个人吗?” 蒋步平一边拉着廖智往城主府后花园走去,一边压低了兴奋的声音,道:“没错,我绝对没有看错, 可斩真灵,一定是打神鞭,预言终于要实现了,那个人降临了,李牧就是那个人,我们苦苦等待了无数岁月的那个天选之子。” 两人快步来到了后花园一个不显眼的假山前,蒋步平在假山一个凸出的石块上极有规律地按了按,然后又左右旋转,没有丝毫阵法的气息,机括转动的声音传来,假山嘎吱吱移动,露出一个地下室入口。 进入地下密室。 里面空旷,有一个方桌,桌上有香炉,桌后的墙壁上,挂着一张画,画上是一个骑着青牛的老人,白眉白须,宽额大脑,面容奇特。 蒋步平两人,来到了方桌前,跪在蒲团上,恭恭敬敬地行大礼。 然后,他取出三根淡金色的长香,仔细看的话,长香的表层的金光,分明是淡淡的金色符文,在无声无息地流转着。 将金色长香,以炎焱掌力点燃,插入到了香炉之中。 青烟袅袅。 烟迹在空气里凝而不散,勾勒出奇异的符号。 “何事?” 画上的老人张口,声音温润清远,犹如天籁道音一般。 “回禀祖师,三代弟子蒋步平,廖智,找到了打神鞭的主人。” 蒋步平和廖智,五体投地,无比恭敬崇拜地行礼。 荒野中越来越寒冷了。 李牧坐在大河边的一片避风乱石中。 秃顶老者残缺不全的真灵之体,被道术禁锢住,一脸的狂怒,死死地盯着李牧。 “这风连武道强者的护体真元都可以吹散,看来这个世界的寒季,比我想象之中的要更加可怕。” 李牧都感觉到了一阵阵寒冷。 按理说,他的体质,早就是寒暑不侵了。 距离寒季还有不到十天的时间,不只是气温变化,李牧感觉到,只怕是就连天地之间的法则,都产生了某种细微的变化,这是很诡异的现象。 看来这个世界,寒季和暖季的区分,并不仅仅是温度而已。 “说吧,七星神灯卦盘的卦象,是怎么回事?”李牧看向秃顶老者,语气平淡地道:“别告诉我,你也不知道。” 他一抬手,将秃顶老者真灵之体上一些道术禁锢撤去了。 “小杂碎,你”秃顶老者张口一句咒骂就爆发而出。 咻! 刀光一闪。 一截金色的刀光闪过,将秃顶老者耳朵削掉。 “我劝你好好回答我的问题。”李牧斜倚在岩石上,眼睛甚至都没有看秃顶老者,脸上的表情,平静的有些可怕,仿佛是在思考着其他的事情一样。 “啊”秃顶老者惨呼。 真灵之体受伤的疼痛,就如灵魂受创一样,远超肉身受损。 “小杂碎,你永远都别想知道。”秃顶老者痛苦万分,但眼眸死死地盯着李牧,道:“别以为所有人都怕死,老夫纵横天下的时候,你爷爷的毛都没有长齐呢,要杀就杀吧,雷道的恐怖,你很快就会知道。” 李牧看了他一眼:“错误的答案。” 咻! 金色的刀光一闪。 秃顶老者的另外一只耳朵掉落。 他痛呼,眼神中带着阴狠怨毒,狞笑着,挑衅般地盯着李牧。 “你如果不说,我就一刀一刀,把你慢慢削碎,就像是削萝卜一样。”李牧语气平淡的就像是在吃饭喝水一样,但其中的杀意,足以令人不寒而栗。 “你猜一猜,我没有一直都跟在雷藏的身边,是去干什么了?”秃顶老者突然狰狞地笑了起来,脸上带着竭斯底里的疯狂。 李牧缓缓地坐了起来,眼睛里瞳孔骤缩。 他想到了一个可怕的可能。 “哈哈,小杂碎,以你的心智,已经想明白了对不对?哈哈哈,你的确是老夫所见的年青一代中心智、武功、胆魄和手段最可怕的一位,可你也并非是完人,且后知被动,岂能事事都弥补挽回,哈哈哈哈!” 秃顶老者狂笑,眼中充满了残忍。 李牧站起来,脸上的表情,前所未有的狰狞,眼神如刀一般,道:“如果东星村的人,其中任何一个,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发誓,要灭你雷道,绝你道统。” “哈哈哈,三长两短?任何一个人?”秃顶老者疯狂而又得意地笑道:“只怕是整个东星村,现在都找不到任何一个活人了,哦,不,还有一个,不过也差不多了,哈哈,灭我雷道道统,你也配” 咻! 金色刀光一闪。 秃顶老者真灵之体的头颅飞了起来。 李牧浑身颤抖着,难以形容的巨大愤怒,将他整个人都淹没。 刀光流转闪烁,将秃顶老者的真灵之体,直接斩为齑粉。 他没有任何的犹豫,身形冲天而起,化作一道金光,疯狂地朝着东星村的方向赶去。 雷道祖庭。 供奉着雷道一脉所有神灵身份弟子的英灵堂中,位于第三排的二十一个神明灯中,左起第三个灯突然火星闪烁,最后快速地熄灭了,散出一阵青烟。 正在打扫英灵堂的值班弟子,看到这一幕,面色大变,转身就飞一般地出去了。 片刻之后,一个身形佝偻长发披肩的老人,一步一步地走进来,看着那盏熄灭了的灯,久久无语。 “打神鞭真的现世了,现在看来,雷藏的话,没有错。” 老人的目光深幽,仿佛是一盏烛火飘忽不定,手指不断地掐动掐算,脸色不断地变化,最终面色越来越白,脖颈中的肌肤,有一道道的红色的血管凸起,面目狰狞可怕,最终面色也是越来越红,越来越红 “噗!” 最终,他张口喷出一道血箭,染红了英灵堂的地面。 “不愧是打神鞭的主人啊,天机如此紊乱,竟是掐算不出来什么,明宇被杀,打神鞭的消息,必定是已经泄露了出去,相信那边也很快就要知道了,想要狙杀李牧,已经不太可能。” 老人转身,对身边跟随着的老仆道:“把那盏灯撤了吧,备车,我要去天阙见道祖。” “是,老爷。”仆人道。 片刻之后,一头山羊牵引着的华盖小车,从雷道祖庭之中缓缓驶出,看似速度极慢,但实际上如流光一瞬般,消失在了天穹深处。 https: 。手机版网址:m. a,

上一篇   0965、突袭

下一篇   0967、相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