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67、相信你 - 圣武星辰

0967、相信你

当李牧在数十里之外,看到已经沦为废墟的东星村旧址,心最后一丝侥幸化作泡影,难以置信的狂怒,瞬间将他淹没。 嗖! 李牧落在地面。 生活了几个月的村子,已经彻底被毁了。 李牧看到了倒在地面的尸体,都是死于刀砍。 村民尸体脸,都带着极度的惊恐和愤怒,还有一些尸体,用身体保护着身后的子女,保持着苦苦哀求的姿势,但却被无情屠杀。 李牧的心,像是坠入无底黑暗的深渊一样,不断地下沉下沉下沉,连带着整个人,仿佛是都坠入了无底深渊。 一定还有人活着。 一定。 李牧如同疯子一样,在村子里找起来。 他甚至都忘记了用神识去搜寻。 但是,到处都是死去的村民的尸体,小小的东星村,仿佛是已经化作了一个人间地狱,冰冻的血液,僵硬的尸体,死亡的气息弥漫,只有鸡犬之声相闻。 李牧怀着最后的希望,来到了风二哥家。 “风二哥……” 李牧悲恸狂呼。 他看到风二哥手握着一截断刃,脸带着极致的愤怒,护着身后的风二嫂,但两人却被一道刀气洞穿了胸腹,僵硬地站在原地,到死依旧睁大了眼睛,死不瞑目。 瑟瑟寒风之,李牧强忍着心的悲痛,缓缓地为两人合了双目。 “二哥,二嫂,还有大家。” 李牧转身看着整个村落。 “我发誓,我一定会为你们报仇……嗯?谁,滚出来。”李牧正要收敛安葬村民们,在这时,感觉到了村落外的能量气息波动,一声怒喝,恐怖的气息爆发开来,草木催折。 嗖嗖嗖! 人影闪烁。 数十名身穿游龙军赤红色铠甲的裨将出现,四面将李牧围住。 同时,一道光弹冲天空,然后在数千米高处炸裂开来,化作一条口衔明珠的赤色长龙,张牙舞爪,活灵活现,栩栩如生。 这首游龙军的传讯警.号。 村外整齐厚重的脚步声传来,大量的游龙军军士从远处的荒野之疾行而至。 “围住他,别让这个凶手跑了。” “什么人?报名来。” “别动,散功,放弃抵抗。” 身穿着游龙军军服的裨将们,缓缓地逼近,四面合围,成一个合击阵势。 李牧的目光,在这些人的身扫过。 游龙军吗? 他没有第一时间有所动作。 是因为他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 自己搜遍了整个东星村,有一个人却始终都没有找到尸体风二哥的女儿风星言。 这让李牧的心,保留了最后一丝侥幸。 他无视逼近过来的游龙军高手,逐渐冷静下来,神识释放出去,开始在村子里搜索起来。 “你是什么人?” 一位身穿着将军铠甲的神玄境强者赶来,盯着李牧。 还未等李牧说话,一位等身量,圆脸普通相貌的裨将,连忙靠近过去,在这位将军的耳边,低声地说了几句什么。 “你是李牧?那个叛族者?”这神玄境将军看起来三十多岁的样子,细长的眼睛,习惯性地微微眯着,面目白净,但却给人一种不太和善的阴鸷之感,盯着李牧的眼神,像是猛兽盯着猎物。 叛族者吗? 李牧内心毫无波澜。 “你们来到这里多久了?”李牧看向那神玄境将军,道:“反应这么快,看来早埋伏在周围了吧,来说说,凶手是谁?” 他之前太过于焦急,竟是没有注意到村子外的荒野,是否埋伏着军队。 本以为是那秃顶老者出手杀人,但从现场来看,村民多死于刀砍,是刀伤,出手者实力极为不错,至少也在皇境,但却绝对不是雷系功法。 所以算背后指使者是秃顶老者,但出手的人,却绝对不是他。 不管扮演着什么角色,都该死。 “哈哈,李牧,你这个背弃祖宗的逆贼,还问本将谁是凶手?”那白面长眼的将军微微一怔之后,怒极反笑,道:“难道不是你为了掩饰自己的罪行,返回东星村,屠杀了这里的村名?你简直是丧心病狂。” 李牧正要说话,突然旁边有一个裨将大声地道:“启禀将军,发现一个活口……” “带过来。”之前那个等身量的圆脸裨将大声地道。 却见几个游龙军的士兵,带着一个小姑娘走过来。 李牧一眼看去,身形一震,那身形和穿着,他实在是太熟悉了,正是风二哥的女儿风星言,只是此时风星言明显是被吓得不轻,浑身颤抖着,畏畏缩缩,同时,她的眼睛,用一截布条遮住了,带有淡淡的血迹。 “是这个小姑娘,在村子里的粮食地窖发现的。”一个士兵大声地道:“她应该知道凶手,但眼睛被刺伤,失明了。” 什么? 李牧心神狂震,身形一动,直接出手。 “放肆。” 白脸长眼将军是在场唯一一个反应过来的人,浑身真元涌动,反手握住剑鞘,长剑出鞘,剑光闪烁,要拦截,但只听得叮的一声,虎口巨震,一阵火辣辣的感觉传来,整个右臂都麻木失去了知觉,随身长剑已经被震飞到了半天空之。 而其他人只觉得眼前一花,风星言已经到了李牧的怀。 “狂徒,住手!” “别杀孩子。” 几位裨将奋不顾身地冲来。 李牧冷哼一声,无形的劲气爆发,将这几个裨将都震飞出去。 “星言,你能听到我说话吗?我是牧哥哥,我回来了……”李牧看着怀颤抖着像是惊吓过度的小鹿一样的风星言,柔声问道。 谁知道他一开口,风星言突然颤抖的更加厉害了:“你……凶手,你杀了爸爸妈妈,我恨你……” 李牧面色一变:“你说什么?星言,你是不是记错了,是我啊,牧哥哥。” “是你,是你……”风星言颤抖着,小小的脸蛋写满了恐惧:“我亲眼看到,呜呜呜,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杀了全村人……呜呜呜,爸爸,妈妈,我要爸爸妈妈……” 小丫头哭的撕心裂肺。 李牧却一下子明然明白了过来。 这是赤裸裸的栽赃。 怪不得所有的村民,都是死于刀伤。 武道强者易容假扮成另外一个人的模样,非常容易,有人假扮成自己的样子,出手杀光了风二哥等人,留下一个风星言,还刺瞎了她的眼睛,目的是为了让风星言看到整个过程,留下这个活口,然后在等到游龙军到来之时,借着这个小姑娘的口,彻底指证和落实自己的罪名。 童言无忌。 还有什么一个涉世未深的小姑娘的话,更有说服力呢? 这件事情,做的并不算是天衣无缝,还有各种破绽,但对于背后设计这一切的人来说,已经足够了。 “李牧,你这个疯子,屠夫,你还有什么话说?” 那白面长眼的将军,涨红着一张脸,右掌的伤势逐渐愈合。 “快,快传讯回去,请军的执剑者来缉拿李牧。”那等身量的圆脸裨将大声地吼着,同时祭出自己的武器,是一对阴阳鉞,怒吼道:“兄弟们,还愣着干什么,今日哪怕是死在这里,也一定要将李牧这个疯子缠住,为死去的村民们报仇啊。” 其他的裨将,还有游龙军的高手,一张张义愤填膺的脸,疯狂地冲来。 李牧右脚在地面一跺,一层层的黄金纹络闪烁出去,周身三米之内,黄金符符箓游走流转,形成一个无形的金光流罩,将外面的一切都隔绝,不管外面那些裨将和强者如何出手,都难以在这金光护罩激起丝毫的波澜。 风云大陆武道技;画地为牢。 “星言,你听牧哥哥说,杀害乡亲们的凶手,不是牧哥哥。” 李牧将风星言放在地面让她站着,神识释放,一股温暖的力量,尽量抚慰她心的惊恐,让她慢慢变得平静下来。 风星言颤抖的身体,果然平缓,然后脸的表情也不再如之前那样紧绷。 “星言,我在村里生活了几个月,难道你不相信牧哥哥吗?你要知道,有很多武道强者,是可以易容成为哥哥的样子的,你仔细想一想,你看到的那个人,真的是牧哥哥吗?除了长相之外,其他的地方,像是哥哥吗?” 李牧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柔和。 风星言脸的表情又激动了起来,显然是想起了惨状发生时的一幕幕。 她的身躯又开始颤抖。 “别怕,星言,别怕,不着急,慢慢想……”李牧一边输入一缕东方青木气息,为她治疗眼伤,镇压疼痛,一边语气温柔地道。 金色护罩之外,游龙军的高手们疯狂地冲击,各种手段施展。 李牧置若未闻。 一切的噪音都被【画地为牢】的金色结界隔绝。 外面的一切都与他无关。 他也没有任何的义务向这些人证明什么。 唯有风星言的信任,才是最重要的,胜过一切。 在李牧的安抚之下,风星言迟疑着开口:“一模一样……不过……肩膀……肩膀好像一边高一边低,牧哥哥不是这样的……”她的语气有一些迟疑,一些不坚定。 李牧大喜。 终于还是有一些破绽吗? “你再想想……星言,牧哥哥昨天一直都在烈焰城,很多人都可以为牧哥哥作证,你要相信牧哥哥……”李牧伸出手,握住风星言的小手,道:“牧哥哥发誓,一定会治好你的眼睛,也会为爸爸妈妈,还有乡亲们报仇,你相信牧哥哥吗?” 风星言的小手略微挣扎,犹豫了片刻之后,一下子冲到了李牧的怀里:“牧哥哥,星言相信你……呜呜呜,爸爸当时也不相信是你,妈妈也不信,很多人都不信,都在大声地问那个坏蛋到底是谁……呜呜呜……” 小丫头哭的稀里哗啦。 李牧将她抱起来。 他看向外面疯狂攻击【画地为牢】金色结界的游龙军高手。 这些人里面,一张张义愤填膺的脸,有一些是被蒙蔽的,有一些则是伪装出来的他们是真正的凶手,在这里煽风点火---- 今天有点事情耽误了,只有一更,下周一补。 明天要去一趟医院,只能2更补不了,大家早点儿休息

上一篇   0966、变数

下一篇   0968、执剑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