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68、执剑者 - 圣武星辰

0968、执剑者

“李牧,你这个疯子,杂碎,出来啊。” 那中等身量的圆脸裨将一脸的愤怒和义愤填膺,大吼着,疯狂地轰击【画地为牢】的金色光罩。 被他这种情绪带动,游龙军的高手也都用仇恨的目光,盯着李牧。 如果目光可以杀人的话,李牧此时只怕是已经被千刀万剐数百遍了。 “李牧,你今天逃不了了,还是把这个无辜的小姑娘放了吧,你已经杀光了他的亲人,还不够吗?你也算是一个强者,本将给你一次机会,由营中的执剑者,与你公平一战,给你一个体面。”白面长眼的将军也出声道。 周围,密密麻麻水泄不通都是游龙军的战士。 怀中抱着风星言,李牧的头脑,逐渐冷静下来,思路也越发清晰。 这场栽赃,手段并不高明。 以雷道一脉的能力,完全可以做的更好。 就好像是每次考试都是100分的一个优等生,交出了一份0分的拙劣的答卷一样,让人费解。 幕后阴谋策划者,为什么不把事情做的毫无破绽呢? 李牧已经有些明白了。 因为某个决定了整件事情的高高在上的大人物,觉得没有必要太浪费经历。 他只需要让一部分人相信,然后就可以借助身居高位的优势,迅速将李牧击杀,在权力和地位面前,又有几个人愿意去深究这里面的真相?在雷道一脉的势力面前,又有几个人有这本事,能够翻得动已经既定的‘事实’? 李牧如果真的寄希望于军部,只怕是到死,都看不到任何的希望。 一直到现在,李牧唯一还没有想通的是,为什么雷部要这么针对他。 按理来说,一个区区雷藏,不应该有这么大的能量。 风星言在李牧的怀中沉沉地睡去,毕竟只是一个小孩子而已,经历了家破人亡的打击和惊吓,她的精神已经非常衰弱,需要休息。 李牧心中想着,将【画地为牢】的光罩撤去。 无形的威压爆发。 围攻的游龙军裨将高手,都被震飞出去。 唯有那个中等身量的圆脸裨将,留在原地,并未遭受攻击。 这样的变化,令他错愕。 “东星村的屠杀,你也参与了吧?”李牧看着这个从一开始就异常主动的裨将,道:“或者,至少你也是知情者,我说的对不对?” “你胡说什么?”圆脸裨将一怔,旋即满脸的暴怒:“你这个丧心病狂的恶魔,残忍地杀害了这么多对你有恩的村民,还反咬一口,你还是人吗?李牧,我和你拼了。” 他挥动着阴阳鉞冲杀过来。 李牧抬手一个巴掌,就将他抽到在地。 实力相差悬殊。 “是不是与你有关,很快就会知道了。” 李牧左手抱着沉睡的风星言,右手捏动印诀,中指的指尖崩出一道精血,漂浮在虚空之中,闪烁着金色的神芒,蕴含着强大的能量,古人有‘十指连心’的说法,武者的指尖精血,与心头血无异。 他食指蘸着这团鲜血,以指为笔,以虚空为画布,笔走龙蛇,书写起一条金色的符箓。 几乎是在瞬间,一条黄金符箓游动而出,在虚空之中流转,幻化出无数道金光,将整个东星村都覆盖在其中,金色光芒照印之下,许多肉眼看不到的奇异现象显露,所有游龙军的高手、军士,惊讶地发现,自己的身体周围,有淡淡的血气散出。 而在村子里流转,尤其是在那些死去的村民的尸体附近,也有带着淡淡猩红色的雾气流转,像是怨灵一样。 “天地显化,太上自然,诸天三匣,死者为大,有仇寻仇,有怨报怨……急急如律令,显!” 李牧低喝,手中捏出最后一个印诀。 顿时村民尸体附近的怨灵死气,像是听到了命令的士兵一样,升腾起来,在四方流转,扑出去,朝着游龙军众人扑去。 “怎么回事?” “这是……” “什么邪术?” 众人各自闪避,惊疑不定,生怕是什么阴毒的招法。 但很快他们就发现,大多数人的身上,并无什么变化,倒是以那圆脸裨将为首,大约二十多个裨将和士兵,被那怨灵死气所缠,挥之不去。 而这二十多个人,正是之前鼓动人心,跳的最凶的几人之一。 李牧的眼中闪过一缕寒光。 果然是这样。 “亡者怨气缠身,你们与这里的惨案有关,还有什么说的吗?” 李牧盯住圆脸裨将。 原谅裨将半张脸都被打肿了,咬牙切齿地怒吼:“掩人耳目的小伎俩,妄图用这种可笑的方式,把罪名诬陷到我们的身上,你痴心妄想,我和你拼了……”他没有丝毫的畏惧,疯了一样冲来,脸上的表情,真的是视死如归。 嗯? 不怕死? 李牧微微一怔。 叮! 阴阳鉞被震飞。 李牧抬手,一把捏住了这圆脸裨将的脖子,将他单手举起:“说,是谁指使你的?” “呵呵,指使?如果真的有人指使的话,那就是你……你这个杀人狂魔,杂碎,”圆脸裨将义愤填膺的样子,就如一个视死如归的勇士,心中充满了正义的样子。 “救人。” “孙将军。” “李牧,你快放人……” 游龙军的将士们,看到这一幕,都眼红了。 但他们冲过来,却被李牧的护体金光直接震飞,连身体十米之内,都无法靠近。 李牧眼睛盯着圆脸裨将,道:“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说,谁让你来这里的?” 圆脸裨将盯着李牧,眼睛里突然露出一丝阴狠的表情,淡淡地道:“你要杀我吗?动手啊,啊哈哈哈哈,杀了我,暴露出这个丧心病狂的叛族者的真面目,杀呀,哈哈哈,你杀了我啊。” “哦?” 李牧道:“你不怕死?” “怕死老子就不来。”圆脸裨将冷笑着,盯着李牧。 李牧道:“好。” 手中金光涌动,将圆脸裨将的身形彻底淹没。 南方炎帝之火,可以焚烧肉身与精神,这种难以形容的剧烈痛苦,瞬间就让圆脸裨将发出了杀猪一般的哀嚎。 李牧啪嗒一声,将此人丢在地上。 道术;业果一线牵不会出错,这是老神棍传下来的道术,李牧可以百分之一万地确定,圆脸裨将绝对与东星村惨案有关,是雷道一脉派来的人,而且通过圆脸裨将的表现,李牧也明白了,这人是一个死士,就是来送死的。 他的死,会激怒游龙军,激怒人族军人。 死在这里,就是圆脸裨将的价值。 他明知道这一次任务的结果,却依旧毫无所惧。 雷道一脉在这个世界经营了这么久,有一两个死士,李牧并不意外,让李牧越来越无法理解的是,雷道一脉何以在自己的身上,费这么多的功夫。 圆脸裨将的哀嚎声中,李牧再度出手了。 既然来送死,那就都死吧。 李牧并不会有任何的投鼠忌器。 该死的人,现在就得死。 那十几个被死气怨灵所缠绕的游龙军高手,直面承受李牧的杀意,宛如烈阳之下的寒冰一样,根本没有丝毫的反抗余地,哪怕是周围有其他人配合阻拦,但也被李牧一个一个,全部都封印了修为,打断了四肢,丢到了还在南火焚身哀嚎的圆脸孙裨将身边…… “恶魔……你这个恶魔,本将和你拼了。” 白脸长眼将军红了眼,疯狂地朝着李牧冲来,元气催动近乎于自爆的状态。 李牧抬手一掌。 轰! 可怕的能量爆溢,金色的光圈犹如核辐射一样一圈一圈地朝外翻滚。 白脸将军身形倒飞出去数百米,直接跌在了东星村外面。 李牧右足顿地,【画地为牢】的金色光圈迅速地推出去,将所有在村子里的游龙军军士,全部震飞出去到了村外。 整个村子被越来越多的游龙军空将士围困,疯狂地轰击。 隔着颗金色的符文光罩,可以看到村子里的情况。 白脸将军和士兵们,看到李牧将村子里死去的村民尸体,都集中到了长生树下,然后一个一个都安葬了,堆出一个高高的坟墓,接着又将那十几个被他抓获的游龙军高手,连同还未死透的圆脸裨将,拖到了坟墓面前,打断了他们的腿,让他们跪在坟墓面前,用从风二哥尸体手中取出来的断刀,一刀一刀,将这些游龙军高手,都砍杀在坟墓面前…… 鲜血如泉涌,浸透了地面。 十几颗头颅,像是贡品一样,被摆在了坟墓前。 李牧做完这一切,在长生树下闭着眼睛站了足足一盏茶的时间,然后转身,来到了村口,隔着【画地为牢】的金色光罩,看着游龙军数千张愤怒仇视的眼睛,道:“我杀的,都是该死的人,而这,只是一个开始,告诉雷道一脉的人,就算是九重天上的神明仙魔,要是伤害了我的朋友,也得给我陨落到黄泉之下忏悔。” 话音落下。 轰隆! 天空之中,突然雷音滚滚,轰鸣炸响。 所有有人都被吓了一跳。 这仿佛是天地法则在见证李牧的誓言。 又像是雷道对于李牧狂语的回应。 人人变色。 李牧却如未觉一样,抱着依旧昏昏沉沉睡着的风星言,和一只不知道从哪里捉出来的黄金母鸡,冲天而起,化作一道流光,犹如一柄利剑神刀,直接剖开了漫天滚雷,撕裂了雷云,瞬间就消失在了天空的深处,不知去向。 一阵风吹来。 黄金光罩消失。 白脸将军等人冲进了村子里。 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愤怒,死去袍泽的鲜血,让他们抓狂,这是整个游龙军的耻辱。 但李牧的行为,还有他最后时刻说过的话,还有天地之间并未散去的雷云轰鸣,却沉甸甸地压在了每一个游龙军将官士卒的心上,让他们有一些迷茫,一种非常奇怪错愕的感觉,令他们的愤怒,显得有些无处着力一样。 李牧是不是凶手? 一些人的心中,开始怀疑了起来。 因为凶手好像……并不是这个样子的啊。 远处数十道璀璨流光,划破虚空,极速而来,瞬间就到了东星村上空。 一个脚踏仙剑,灰袍猎猎,长发飘飞的面目清癯中年人,在其他御剑而来的执剑者最前方,低头看来,大声地喝道:“李牧呢?人在何处?” 白脸将军张了张嘴,说不出来什么话,抬手指了指李牧消失的方向。 “追。” 剑光破空。 来自于游龙军中真正的武道强者,顶级的高手,被称作为执剑者的法官群,朝着李牧消失的方向追了下去。

上一篇   0967、相信你

下一篇   0969、名动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