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74、下棋 - 圣武星辰

0974、下棋

李牧来到道宫的第四天,他被领着前去拜见道宫之主和藏剑海的剑君的当天,混沌世界的寒季终于到来了。 一夜之间,整个世界,都被一片雪白覆盖。 除了有长生树覆盖的地方,荒野之中进入了极寒状态,就连上皇境的武道强者,如果在荒野之中停留太长的时间的话,也会被冻死。 道宫的所在的无为山脉,总共有五颗世界树,大小不一,以正中黄老峰上的一颗最大,呈五星分布,时时刻刻散发出绿色的萤光,将整个山脉都笼罩其中。 黄老峰上的武道高手们,自然是不太害怕野兽魔怪的侵袭,但是对于极寒,并不是人人都能抵御,在寒季的时候,世界树的存在就非常有必要了。 长生树真的是一种非常奇妙的植物,树的能量覆盖之外,已经是极寒到了生灵难以存在的程度,但在覆盖范围之内,却是温润如春,略感料峭而已。 在青牛的带领之下,李牧来到了黄老峰最高处的一个篱笆茅草小院落,颇有诗意,竹门上有一个牌匾,其上写的三个飘逸的大字 道德宫。 说实话,这样的院落很难将与所谓的宫联系起来,尤其是在李牧看到,院子里还有几只散养的家鸡,还有一个狗窝,一只黄白相间的中华田园犬懒洋洋地趴在狗窝门口,看到李牧,理都不理,更别说是狂吠撕咬了。 这里就是被称之为无为州第一武道圣堂的黄老峰道德宫? 李牧有一种跌破眼镜的无语凝噎。 他回头看了看青牛,你是不是带错路了。 青牛微微一笑,道:“家师就在里面了,你自己进去吧。” 好吧。 看来没有带错路。 李牧站在珠子篱笆门口,顿了顿,推门进去。 吱呀! 竹门的声音引起了院子里家鸡的注意,其中一只橙、红、黑三色大花公鸡,一下子高高昂起脖子,朝着李牧瞪过来,眼神里充满了警惕,好像是生怕李牧和他抢地盘抢母鸡一样,那只黄白大狗,则是连眼睛都没有睁开,依旧懒洋洋的样子,一副一切不关我事的懒惰状态。 “这狗简直比哈士奇将军还懒惰啊。” 李牧感叹着。 一切都充满了乡村气息。 那么一个恍惚的瞬间,李牧还以为自己回到了地球燃灯寺村一样。 “后学末进李牧,见过道宫主人。” 李牧来到竹屋门口,拱手行礼。 “进来吧。” 一个清朗清切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李牧踏上台阶,推门而入。 房间里光线充足,明媚宽敞。 一个白色眉毛和胡子的老人,坐在客堂中的竹椅子上,正在与对面一个浑身酒气的中年人下棋,令李牧意外的是,两人下的棋,赫然正是中国象棋……嗯,讲道理来说,道宫主人多少岁了,中国象棋才多少岁,年代对不上吧。 那浑身酒气的中年人,应该就是青牛口中的藏剑海剑君。 刚才来的路上,李牧问了几句,才知道这位剑君,正是一位大人物,剑气纵横四野八荒,一剑光寒九天十地,据说是人族千年以来杀气最盛,剑意最强的一位巨擘,只是因为最近百年来,这位剑君深觉自己心中的杀意太过,剑锋藏不住,所以才经常来黄老峰,以道宫的无为之气,洗涤自己的杀心剑意,钝化自己的剑锋,也算是一种自我修正和修行。 中年人抬起眼皮子看了李牧一眼。 李牧只觉得一下子汗毛都倒竖了起来,那一双眼睛,仿佛是两柄绝世神剑,一下子刺穿了李牧的肉体和灵魂,让他有一种被什么锋利的东西挑在半空中一样的感觉,内心里一下子就被死亡的恐惧所淹没。 只是一眼而已。 李牧毫不怀疑,如果这个中年人对自己有杀心的话,一个眼神,就可以让自己万劫不复。 太可怕了。 反倒是这位白胡子白眉毛的老人,身形魁梧,面目奇特,给人一种慈眉善目的温和之感,没有丝毫的压迫力,犹如养老院中优哉游哉的老爷爷一样。 “见过两位前辈。” 李牧鞠躬行礼道。 “呵呵,你应该也会这种棋吧,不如过来看看。”老人回头微笑着看了李牧一眼。 李牧依言走过去。 他的棋力并不好,也就是普通路人的水准,原本以为在这两位大佬面前,根本看不出个所以然来,但谁知道过去一瞅,额头上就流下三滴汗。 这特么的……逗我呢吧。 在演我? 李牧的第一反应,是这两位混沌世界的武道大佬在和自己开玩笑,但他看了一会儿之后,终于可以确定,这俩真的不是在演,而是真的菜啊。 两个臭棋篓子! 也就和自己差不多的水准啊。 两相对比之外,道宫主人棋力还略高一点。 李牧当时心中就有点儿迷了,不对啊,不是说武道强者,心思如电,智慧如海,洞察入微吗?怎么这两人下棋还这么臭,不应该是走几步之后,就棋力秒杀地球上那些棋圣之类的吗? “哈哈哈,平局平局,老家伙,你的棋下的是越来越好了,都可以和我这个藏剑海第一棋手了杀的旗鼓相当了……”酒气缠身的中年男人,突然大笑了起来,抬手就把棋子给打乱了。 哈? 李牧惊的差点儿咬到自己的舌头。 这是什么操作? 这个中年酒男分明是要输了啊,竟然一把扫乱了棋子,这是在……耍赖啊,就这水平,还好意思自称是藏剑海第一棋手,是藏剑海的剑仙们普遍不会下棋,还是剑仙们其实一直都让这这位剑君不敢赢他? 但道宫主人却显然是已经习惯了,也不以为意。 李牧只好自己擦了擦额头。 大佬任性啊。 “嗯,剑君的棋力,的确是有所精进。”道宫主人说完,看向李牧,道:“我观小友也是棋道中人,不如也来与剑君下一盘?剑君威震天下,除了剑之外,最好棋,以棋会友,是剑君生平乐事。” 啊? 让我来? 所以你们俩大佬,叫我来就是为了下棋? 剑君嘿嘿一笑,颇为自得,道:“好,你这个老家伙,很快就不是我的对手了,找个新棋友也不错,来来来,小家伙,让我见识见识你的棋力。”指着竹椅让李牧坐,一点儿前辈高人的架子都没有。 李牧想了想,正要落座,却听道宫主人突然又道:“等一等,第一次对弈,岂能没有一点儿彩头,万一李小友赢了,该当如何?” “这小子能赢我?”剑君也不知道从哪里取出来一坛酒,一口喝干,大笑道:“若是他能赢我一局,我便在中,选一招教他,嘿嘿,主要他有这个本事,那我就敢把七十二式都教给他。” “此话当真?”道宫老人脸上也流露出了震惊之色:“我记得,你的那三个传人,还没有得到的真传吧?你舍得?” 剑君再饮一坛酒,意兴大发,道:“老子说话,什么时候不算数过,再说了,这小子想要得到剑经,也得看他本事啊,毕竟要赢我的棋,那里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道宫老人默然不语,点点头,又向李牧丢了一个眼神。 李牧心中觉得非常奇怪。 这是在帮自己? 好像是在给剑君挖坑啊。 不过,不管从那个方面来看,这都是好事啊,剑君乃是这个世界的顶级巨擘,能够与道宫主人相对而坐,只怕最低也是帝级的人物,他口中的,也必定是帝经级的武道神典吧。 不如就连赢七十二盘? 李牧坐在竹椅上,心里开始偷着乐了起来。 不过,他自己也是一个臭棋篓子,并不敢说,就百分之百吃定了剑君。 怎么办呢? 李牧脑袋瓜一转,突然想起了前世在地球上,看过的一个笑话。 于是,他从储物空间里,取出一个手机,大大方方地调整屏幕,打开了音乐播放器,道:“我下棋的时候,喜欢来点儿熟悉的音乐……” 剑君道:“你也有这玩意?我在兽皇钟大俊那个混蛋手中也见过,是叫手机对吧?没用的奇技淫巧而已……那混蛋就是沉醉于这玩意,玩物丧志,棋下的奇臭无比,不堪一击。” 兽皇钟大俊? 李牧听这个名字,有点儿忍俊,不过竟然也有手机?莫非此人也是从地球而来?他留了一个心眼,将这个名字记下来,日后可以调查一下。 “前辈请先手。”李牧道。 剑君也不客气,直接执红棋,第一步就是上士。 李牧一边玩弄手机,一边走棋。 一盏茶时间不到,剑君就傻了眼。 输了。 “你……这么强?”他瞪大了眼睛,盯着李牧。 当然,这一次全然没有李牧刚进门时那一眼穿透灵魂一般的可怖,更像是一个活生生有七情六欲的人了。 道宫之主道:“老伙计,输了一招呀。” “没想到,你这小子,在棋道上的造诣,竟然如此之高。好,老子我要认真对待了……再来一局。”剑君迅速把棋盘重新摆好。 “前辈请。”李牧道。 一盏茶时间之后。 “再来。”剑君不信服地道。 然后是 “再来。” “再来。” “再来。” 一个时辰之内,这位明震寰宇的剑仙,在李牧的手中,整整输了十二局,每一局都输的干脆利落,李牧运棋如飞,一旦剑君落子,他就随手走棋,反倒是剑君自己,抓耳挠腮地要想半天---- 今天是三更,补周四那更,所以是还有2更

上一篇   0973、道宫

下一篇   0975、七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