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82、道尊境 - 圣武星辰

0982、道尊境

李牧皱了皱眉。手机端 “恩?你竟然也在这里?”炎亚纶等人,被【九幽噬魂火】吸引进来,对于这巢穴种的人,并不怎么放在心,只有一个而已,但仔细一看,竟然是道宫传人李牧,几个人的面色,顿时变了变。 人和人的分量不一样。 藏剑海和道宫,这两大圣地,这次来到流云山庄的其他圣地,地位高了数倍,如果说这两大圣地是一流圣地的话,那其他诸如谵语圣地、千焱圣地、流火圣地、浮光圣地等等,都只能说是二流圣地。 遇到其他圣地的人,炎亚安、炎亚纶等人并不惧怕,但是遇到道宫和藏剑海的人,却要掂量一下了。 “原来是道宫的李兄,您来了多久了。”炎亚安微笑着,负在背后的双手,打出了一个手势,其他千焱圣地的人,都暗暗地朝着 两侧错开。 李牧没有说话。 他甚至看都没有看这几个千焱圣地的人。 从之前在天井大堂,他看出来,不管是嚣张的二世祖炎亚纶,还是自以为温润的炎亚安,都是一路货色,前者是蠢货,后者是伪君子,都不是什么好鸟。 李牧懒得与这样的人,虚与委蛇。 他在思考另外一个问题。 如果这个流云世家长老的体内,真的是【九幽噬魂火】的话,那要不要在他融合之前,将其击杀?毕竟不知道这个流云世家长老是否还保存有神智,万一融合之后实力大增,但是丧失理智,如那些红毛怪物一样,只知道杀戮,那有大麻烦了,毕竟道尊境的怪物,李牧也不想面对。 但万一融合【九幽噬魂火】之后,他恢复了理智,那现在杀了他,岂不是错杀? 杀,还是不杀? 这是个问题啊。 “李道兄,这【九幽噬魂火】,于我千焱圣地有重要作用,希望李兄可以割爱。”炎亚安尝试着与李牧协商。 李牧没有说话。 “姓李的,我大哥好好和你说话,你在这里装聋作哑,给给脸不要脸是吧?”炎亚纶冷笑道:“你以为你是道宫的【道子】,或者是【黄剑】,这是什么态度?【九幽噬魂火】乃是我千焱圣地苦苦寻找的神火,我们寻找了几百年了,今日,我们势在必得……” “滚。” 李牧头也不回地道。 “你说什么?”炎亚纶大怒。 炎亚安也道:“李道兄,所谓见者有份,你难道想要独吞这【九幽噬魂火】不成?做的有点儿过了吧。” 李牧扭头看了他们一眼:“再说一遍,滚。” 炎亚纶怒笑道:“别给脸不要脸,我们兄弟……” “聒噪。” 李牧身形一动,流光一闪之间,将来到了炎亚纶身前,一拳轰出。 “找死。”炎亚纶冷哼声之,毫不示弱,抬手也是一拳轰出,拳头缠绕着扭曲的橙色焰光,宛如一条条蟒蛇,千焱圣地的火蟒拳施展出来,毫不留情,存心要一下子重创李牧。 但是 “小心……”炎亚安面色一变,在一边大声地提醒。 但已经晚了。 咔嚓! 骨头断裂的声音传来。 炎亚纶只觉得右臂剧痛传来,橙色焰光蟒蛇瞬间消散,大臂骨直接从肩头倒刺出来,破了皮肉,与李牧对拳的整个右臂,在一瞬间,炸裂成为了血雾骨渣。 “啊……”他惨叫,身形如炮弹一样倒飞出去,狠狠地撞在巢穴石壁,装出一个人字凹陷,全身宛如骨裂,骨头不知道断了多少根。 这才知道对手的可怕。 炎亚纶浑身是血,状如癫狂,竭斯底里地大声吼道:“哥,给我杀了他,杀了这个杂碎,啊啊啊……” 炎亚安此时已经出手。 一柄橙色的蛇蕊细剑,在他的手,犹如一缕致命焰光般,刺向李牧的后心。 李牧身形步法施展,错开这一剑,毫光闪烁之,一柄长柄朴刀出现。 “破天光六式。” 长刀衍剑式。 漫天刀光。 似是大日光芒闪耀过黎明之前最黑暗的夜空,哪怕是再浓的黑暗,都难以抵挡光明的照耀,破天光六式之的第一式的变化,已经将火焰细剑封挡住。 炎亚安只觉得这刀法无特,也非常别扭,蕴含剑意,自己的剑术,再也抵不出去,等到他反应过来,眼前的刀光璀璨夺目,如潮水,将他淹没,巨大的惊悚感将他淹没,他本能地挥剑格挡。 噗! 刀光一闪,血光崩现。 炎亚安无震惊地倒飞出去。 他握剑的右手,一道道血迹顺着手腕和指尖,流淌下来,将手的细剑染红,整个人身躯颤抖不止,身不止一处刀伤。 虽然只是皮外伤,但他的斗志,却几乎是被瞬间摧毁。 他意识到,自己根本不是这个道宫传人的对手。 “你……这是什么刀法?这不是道宫的武学。” 炎亚安盯着李牧,充满了震惊和忌惮。 “道宫武学,浩如烟海,岂是你这种货色,能全窥的?”李牧手长刀直地,视其他四名千焱圣地强者如无物,道:“同为人族,我不想下杀手,最后给你们一次机会滚。” 声音淡漠。 一种令人心悸的冰冷威压气势,弥漫开来。 炎亚安摆摆手,让他闭嘴,然后运功愈合伤势,看着李牧,道:“好,既然道宫要强占这一朵【九幽噬魂火】,我们技不如人,无话可说……走。” “可是,哥,我们……”炎亚纶满脸的不甘,另一位千焱圣地高手扶过来,眼神阴毒,盯着李牧,还想要说什么。 炎亚安怒道:“还不滚,留下来找死吗?” 四名千焱圣地的强者,缓缓后退。 炎亚安看着李牧,道:“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今日之赐,千焱炎亚安,必有厚报……”说着,拱拱手,作势要转身离开。 这时,一道璀璨橙光,突然从他袖子里爆出来,宛如一条地火毒蛇一样,无声无息地偷袭李牧。 “死吧。” 炎亚安脸写满了狰狞与恶毒。 这一瞬间,他的阴狠,远超弟弟炎亚纶。 李牧冷笑,似是早有准备,以左手黑色双环一挡。 轰! 巨大的力量爆裂扩散。 李牧被震飞出去数十米,狠狠地撞在石壁。 但也仅仅只是撞飞而已,全身下,并无伤势。 “不好……”炎亚安一看到,蕴含着师尊全力一击的【焱爆琉璃剑杀】,竟然没有将李牧轰杀成为齑粉,立刻意识到,对方的身,也有道宫秘宝,立刻转身逃,一句废话也不多说。 李牧身形犹如鬼魅一样追来:“这是你自己找死。” 刀光一闪。 【挽天华六式】出手。 刀光层层绵绵,极为暗淡,仿佛是一幕珠帘一样,铺开来,一卷,将原本昏暗无的巢穴空间,最后一点光华,全部都卷走,仿佛是连光线都吞噬了一样。 炎亚安只觉得眼前一黑,然后再也没有了意识。 炎亚纶和其他四名千焱圣地强者,也在刀光爆发的一瞬间,失去了视觉,等到再可以视物时,看李牧右手朴刀,左手拎着炎亚安的头颅,宛如杀神一样,大踏步而来。 “啊啊啊啊……” 炎亚纶在这一瞬间,吓得魂飞魄散。 哥哥死了。 巨大的恐惧,根本生不出丝毫的战意,他尖叫着,毫不迟疑地催动了身一个逃生的秘宝,流光一闪,消失在了原地。 四名千焱圣地的强者,也疯狂后退。 “一个都跑不了。” 李牧杀心已起,正要斩草除根,却在这时,一股极致的炙热,仿佛是昊日降临一般的毁灭温度,从身后传来。 “不好,那人融合【九幽噬魂火】成功了。” 李牧面色大变,运功抵挡…… 而另外四名千焱圣地的强者,根本俩不急做出任何的反应,体内的千焱真元被这种炙热引动,竟是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力量,发出惊恐绝望的惨叫,一瞬间体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出又长又密的红毛,接着口鼻五官喷出火焰,然后手脚抽搐着挣扎着,像是被点燃的木头一样,燃烧,然后化作灰烬…… “哈哈哈哈,成功了,终于成功了。” 狂喜的大笑声响起。 坐在正方形岩石的那个面容枯槁的流云世家长老,长身而起,浑身燃烧着形火焰,眼睛仿佛是一汪火海一样,赤红可怖,身体里的力量,似是澎湃的汪洋一样,拍击着巢穴空间的每一寸空间。 李牧如狂风骤雨汪洋之的一页小舟一样,勉强运功抵抗。 道尊境。 果然是道尊境。 而且还不是一般的道尊境,这种火焰气息,充满了来自于九幽之下的暴虐和阴森,明明是火焰的气息,但却好像是天底至阴至毒之力,要将人的灵魂冻结,吞噬一样。 “小娃娃,实力不错,是你杀光了我的仆人吧?” 这道尊境老者眼眶射出两道火光,盯着李牧。 李牧暗戒备,道:“你恢复了理智?” 老者冷笑道:“从未入魔,何来恢复理智之说?小娃娃,你是什么人?为何会出现在此处?与流云无锋那个老狗,是什么关系?” 嗯? 李牧一愣。 这老者身穿流云世家的长老服,却又将流云家主斥之为‘老狗’,这是怎么回事?---- 补昨天一更,今天还有2更。

上一篇   0981、

下一篇   0983、九幽神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