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86、谜天欺地 - 圣武星辰

0986、谜天欺地

李牧紧张的原因,最主要其实还是担心王诗雨的魂魄。 如果真的有人在暗中布置着什么局的话,那有可能会发现并且危及到王诗雨的魂魄。 毕竟魂魄的存在,毫无抵抗力,一旦遇到高手强者,随便就可以打杀或者是囚禁。 流云无心去推门。 第六层的大门,一推就开。 依旧是没有任何的防护阵法。 两人从大门中走进去。 第六层的布局与前五层完全不同。 进入大门之后,李牧看到了一个个的正方形石柱,错乱无序地摆放在地面上,更远处的石柱越发簇拥拥挤,被大殿里诡谲的黑暗淹没,如一个个魔神的身影,站在黑暗之中,一动不动。 这些正方形石柱将整个六层空间分割成为大小不一的区域空间,放眼看去,仿佛是一个迷宫。 这是一个糟糕的寻找环境。 锈剑在李牧的背后,嗡嗡地急骤高频振动。 李牧没有犹豫,朝着石柱群走去。 流云无心紧随其后。 但是,走着走着,流云无心发现了一件很恐怖的事情---- 李牧不见了。 明明前一瞬见,李牧还在自己的眼前,不过一步之遥而已,但下一瞬间,突然,李牧的身影像是泡影消散在水中,突然就这么不可思议地不见了。 流云无心狂追几步,前面一个正方形石柱挡住去路,等他绕开这个石柱之后,就发现,不止是李牧不见了,他自己已经彻底迷路了,回头,连留下了气息标记的来时路都已经找不到了。 “不好,这是阵法。” 流云无心暗叫糟糕。 一种很可怕的迷幻阵法,将他的感知都欺骗了,导致了他和李牧的失散。 接下来怎么办? 流云无心陷入了沉思之中。 他知道,自己应该是遇到了大麻烦。 …… “迷幻阵法吗?” 李牧在同一时间,也察觉到了流云无心的消失。 这里果然是有古怪。 他略微思忖之后,就决定继续按照锈剑的引导,来寻找王诗雨的魂魄。 至于流云无心,好歹也是道尊境的大强者,短时间之内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何况,如果真的发生了连流云无心也无法应付的危险的话,那李牧赶过去大概可能也只是送菜。 好在锈剑似乎是并不会受幻阵的影响。 在它的指引下,李牧完全无视了周围的环境,不断地向前,哪怕是碰到了石柱堵路,也是用最简短的办法绕开。 一路走来,竟是没有遇到任何的阻碍。 这个石柱迷阵,似乎除了让人丧失方向感陷入迷乱中外,并没有其他什么杀机。 突然,绕过一根石柱之后,眼前豁然开朗。 又一个八卦阴阳鱼的圆形空旷之地出现。 李牧看到,一个怪物一样的身影,坐在阴阳鱼八卦盘的阳鱼之中,但李牧已经顾不上观察这个人,他的目光,落在了阴鱼区域,因为在那里,站着一个白色长裙的窈窕身影,黑色长发,清纯的面容,像是一个月华中的仙子一样,安安静静地站着。 王诗雨。 真的是王诗雨的魂魄。 李牧狂喜。 而且,这一次应该不是一魂一魄,因为影子清晰,身体散发着淡淡的白色光华,像是神玉雕琢一样,白色的长裙无风自动,裙裾飘摆,似是随时都要乘风归去一样。 “太好了。” 李牧激动万分,反手拔出锈剑,注入真元,就要收取魂魄。 这时,异变骤生。 一道暗红色的光华,在李牧背后的黑暗之中出现,无声无息,快到了极点,一下子就刺入到了李牧后背,洞穿了他身躯。 轰! 一道炙热火焰掌力,同一时间,拍在了李牧的后背。 “噗……”李牧猝不及防之下,一下子就受了重伤,张口喷出一道血箭,身形被轰飞,狠狠地撞在了右侧一根正方形石柱上,又被弹飞回来,落地八卦阴阳鱼圆形区域之外。 伤势很重,以至于他第一时间甚至都没有爬起来。 “哈哈哈哈……” 一个张狂的笑声响起。 有点儿熟悉的笑声。 “李牧,没有想到吧,我们又见面了。” 炎亚纶站在正方形下的黑暗之中,浑身燃烧着淡淡的千焱之火,表情狰狞而又得意。 李牧扶着石柱站起来。 “是你?你的实力,变强了?” 以炎亚纶原本的修为,就算是给他一千次机会,都不可能偷袭成功,但这一次却是如此干脆利落地重伤李牧,很显然,这个千焱圣地二世祖的实力,得到了巨大的提升。 “哈哈哈,不错,天意如此,让我遇到……”他得意洋洋地大笑,但话说到一半,突然面色微微一窒,后面遇到了什么,并未再说出来,而是阴狠地笑着,道:“你杀了我的兄长,杀了我千焱圣地的四大长老,还要杀我……现在,就该你付出代价的时候了,我会让你死的惨不忍睹,哈哈啊哈,先玩一点有趣的,千焱之力,给我爆!” 炎亚纶说着,打了一个响指。 李牧立刻就感觉到,体内有一股炙热毁灭之力,仿佛是地脉岩浆一样,正在经脉之中疯狂地肆虐,想要爆炸,破坏他的经脉和丹田。 千焱圣地的千焱炎力吗? 李牧面无表情地运转【先天功】,己身真元气劲一冲,就如海水扑火,一下子就将这种千焱炎力给扑灭了。 他的肉身之强,远超真元的境界,不是外人所能理解,恢复很快。 运功将后背插着的长剑逼出来,李牧身上的伤势,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他站直身躯,盯住炎亚纶,道:“可惜,你不能一击将我杀死,就再也没有机会了,不如继续说说看,你逃走后,到底是遇到了谁,才让你有胆气来找我报仇。” 炎亚纶眼里流露出明显的震惊之色。 他无法想象,为何李牧受了那么重的伤势,连千焱圣地最歹毒可怖千焱炎力,都已经打入了他的身体经脉中,竟然不能以秘术引爆,那么严重的伤势,说恢复就恢复。 一抹惊慌之色闪过眼底。 但炎亚纶很快就又想到了什么,惊慌变成了得意。 他重新狂笑了起来,道:“哈哈,好,这样也好,打败最巅峰状态的你,才算是真正为哥哥报仇,哈哈,说起来,其实我还得感谢你呢,杀了那个时时刻刻都要管着我的家伙,从此之后,我就是千焱圣地的唯一传人,他的一切,都属于我了,哈哈哈哈!” 傻逼。 李牧懒得吐槽这个脑残。 他握住锈剑,想要先吸收存储王诗雨的魂魄,以免夜长梦多。 但谁知道阴阳鱼图案突然大放光芒,一道无形的护罩释放出来,竟是将锈剑的汲取之力,直接隔绝了。 李牧尝试数次,都无法成功。 而这时,炎亚纶双手在虚空之中一握,橙色的火焰顺着他的双手,化作两柄长剑,身形一闪,瞬间就来到了李牧的身前。 “李牧,试试我的新力量吧,哈哈,千焱乱斩!” 千焱圣地的招牌剑术。 李牧身形后退,锈剑负在背后,长柄朴刀出现在手中。 为了磨练刀术,彻底将【皓首白剑经】中的十二式剑法变化为刀招,在对敌的时候,李牧刻意完全用刀。 叮叮叮! 火星溅射之中,长柄朴刀数息之间,化作了废铁炸裂开来。 “咦?实力倍增,似乎是拥有了道境的力量。” 李牧暗中评判对手的实力,手中又幻化出一双巨刀,封堵炎亚纶的进攻。 短暂的交手换招。 感受着兵器上传来的反震之力,他发现这个二世祖的力量暴增,竟是达到了道境的程度。 这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只能用荒谬来形容的巨大提升。 很快,李牧手中的一双巨刀,也在交手中化作了废屑。 不过,他身上,带了很多当年从神墓、仙宫等等遗藏探险时候得到的兵器,虽然质地一般,但胜在数量多,所以根本不用担心,他随手一招,便又有不同形状的长刀,落入到了手中。 “【破天光六式】!” 李牧找到机会,施展刀法反击。 原本黑暗的空间里,突然有银色的刀光闪烁,仿佛是初升的朝阳,划破了黎明之前最黑的黑暗一样,微微一闪,炎亚纶便大吼一声,倒飞了出去。 轰! 他狠狠地撞击在了石柱上。 但旋即,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躯,没做丝毫的伤痕,大笑了起来:“哈哈,对,就是这一招,杀了我那位天才哥哥,好可怕的刀法,令人恐惧,呵呵,但很可惜,你杀不了我。” 一层淡淡的黑色光罩浮现,将他保护在其中。 如果不仔细观察的话,甚至都发现不了这保护光罩的存在。 刚才李牧的刀法,就是斩在了这一层光罩上,所以只能将炎亚纶劈飞,却不能伤及到他。 “这不是属于你的力量。你是在借力?阵法的力量?” 李牧法眼开启,切换到【破绽之瞳】的状态,很快就看出来了一些端倪,炎亚纶竟然是在借助六层这个巨大的正方形石柱迷幻之阵的力量。 “被你看出来了吗?”炎亚纶脸上带着疯狂的笑意,道:“但是又能如何?在这个【谜天欺地大阵】中,我就是无敌的,除非你拥有可以毁灭整个九幽神殿的能力,但那不可能,就连准帝,也做不到,毕竟这里是不死天帝创造的地方,哈哈哈哈!” 他再度疯狂地冲杀了上来。 “李牧,品尝绝望的滋味吧,今天,我就要活生生的打爆你。” 他张狂地怒吼。 …… …… 谜天欺地大阵。 正方形石柱之中。 “你还活着,也融合了【九幽噬魂火】,但那有如何呢?”流云无锋换上了一身黑衣,仿佛是与周围的黑暗融为了一体一样,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让你看到了希望,再感受绝望,真的是残酷啊,不如和你的妻子儿女去地下团聚吧,一家人整整齐齐多好。” 流云无心眼中闪烁着极度愤怒的火焰:“你这个泯灭人性的杂碎,竟然还敢出现在我面前?” “哦?为什么不敢?融合了一朵【九幽噬魂火】,就觉得自己天下无敌了?”流云无锋大笑了起来:“我可是融合了三朵啊,就连这座阵法,都在我的掌控之中,你根本就没有丝毫胜算,除了愤怒,你什么都做不了。”

上一篇   0985、神殿内部

下一篇   0987、两件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