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87、两件宝贝 - 圣武星辰

0987、两件宝贝

“为什么这么做?” 流云无心愤怒地道:“流云世家你是家主,你可以决定一切,就算是你想要所有的不死天帝资源,也都可以享有,为什么要杀那些对你忠心耿耿的亲人?” 流云无锋淡淡地道:“忠心耿耿?呵呵,谁知道他们之间,有几个人是别派的钉子,又有谁知道他们之中是谁盼着我早死,好瓜分流云家族的利益和权力?你难道还不懂吗?流云家族已经完蛋了,老祖死了,矿藏也没有了,就算是得到不死天帝的遗宝传承,又能苟延残喘多少时间?这么多人,根本保守不住秘密,一旦消息传出去,连不死天帝的遗宝都守不住,所以,不如他们来为家族牺牲,等我修炼成不死天帝的功法,成就帝位,到时候,流云家族的血脉,就可以延续下去,何乐而不为呢?” “谬论。你这是背叛。”流云无心怒斥。 “背叛?家主背叛家族?呵呵,你在说笑话吧,你这种庸俗之辈,又如何理解我为了家族振兴的用心良苦。”流云无锋道:“你如果真的是为了家族考虑的话,不如现在就配合我,自己承担起矿洞之中灾难的源头来保全我,等我振兴家族之日,必将你的牌位,摆放在帝殿的祠堂之中。” “妄想。”流云无心道:“今日,我要杀了你,为枉死的亲人们报仇。” “哦,真是错误的选择。”流云无锋道:“不过,也没有关系,你不愿意自己死,那我就杀了你,反正都一样。” “杀。”流云无心浑身爆发出幽黑色的火焰,如流光一般欺近,主动展开了攻伐。 “蚍蜉撼大树。” 流云无锋一拳打出。 轰! 流云无心直接被轰飞,张口喷血,倒飞数十米,重重地撞在了一根正方形石柱上。 “现在,明白你我之间的差距了吗?”流云无锋带着淡淡的微笑,缓缓地逼近。 流云无心怒吼,催动,再度攻击。 但两个人的差距,的确是太大了。 轰! 他再度被轰飞,右臂骨头近碎,胸膛凹陷,鲜血如同流水一样涌出。 “不,你的力量,不应该这么强,就算是融合了三朵,”流云无锋挣扎着站起来,突然又想到了什么,道:“你骗我,哪里那么容易融合,这么短的时间,你最多融合成功两朵……” “哈哈。被你发现了吗?”流云无锋道:“你说的不错,其实,我只融合成功了一朵,但那又怎么样,在这个中,我就是无敌的,你还是得死在我的手里,等你死了,我应付完了圣地的那些蠢货,有的是时间,再慢慢融合也无妨。” 流云无心道:“想杀我,那得付出代价。” 他疯狂地催动体内的力量,准备殊死一搏。 流云无锋大笑:“困兽犹斗吗?呵呵,我……” 话还没有说完,他突然面色一变,低声地咒骂道:“这个无用的废物……” 轰隆! 远处传来战斗的爆裂声。 这是,流云无心清晰地感觉到,流云无锋身上的气息,突然衰减了一筹。 那是阵法的力量,被分离出去了一部分。 “杀。”机不可失,流云无心再度出手狂攻。 流云无锋面色数变,再度出拳,将流云无心击飞出去,正待将其彻底击杀时,却见流云无心竟是接着反震之力,身形一闪,朝着迷宫中飞逃。 这样的选择,让流云无锋完全没有想到。 轰隆! 阵法再度震动。 流云无锋的面色数变,最终恨恨地道:“这个废物,着点儿事情都办不好,也罢,我就先去解决了李牧,此人知道了事情真相,绝不能留。” 他放弃了追杀流云无心,转而朝着阵法深处赶去。 …… “怎么会这样?” 炎亚纶难以置信地低头看着自己胸膛上的伤口。 一道巨大的裂痕,几乎将他身躯都劈为两半,胸骨尽断,甚至都亦可以看到破碎的内脏。 阵法的黑色护罩之力,被斩破了。 对面,李牧拎刀而来。 “看来你的新依仗,不过如此,力量虽强,可惜你无法纯熟掌控和运用,犹如小儿持利刃,终究是废物。你和你哥哥比起来,差的太远了。” 李牧再度出刀。! 李牧化刺为斩,刀光破开层层气浪,雪白匹练流转,无匹的刀意杀气横扫开来。 “啊……”炎亚纶体表的黑色焰光护罩,再度被攻破,刀气入侵,他肌体欲裂,亡魂大冒,转身就逃。 李牧又岂会放过他。 正欲追时,一道流光身影从黑暗之中瞬间即至,火焰拳光轰然袭来。 “李牧,死。” 正是赶来的流云无锋。 李牧以刀封架。 轰! 精品道宝级别的长刀,瞬间化作了赤红的铁水消融。 李牧被震得倒飞出去,落在二十多米外,双臂已经是一片焦黑,仿佛是被大火炙烤的枯木一样。 “流云庄主,这是何意?”李牧冷声道。 “哈哈哈,李牧,明人不说暗话,既然流云无心已经将一切都告诉了你,那我其能留你?”流云无锋阴测测地笑道。 李牧道:“我乃道宫传人,你敢杀我?” 流云无锋哈哈大笑:“哈哈,谁说是我杀你,是流云无心杀你,我只不过是救援来迟一步,道宫是一个讲道理的圣地,不会把我怎么样的。” 李牧道:“看来是没有丝毫转圜的余地了。” 流云无锋道:“只能怪你运气不好,其实,我还是很欣赏你的,可惜,你知道的太多了。” “是啊,可惜,真可惜。”李牧道:“我本不想就这么杀你。” “嗯?”流云无锋一怔。 这时 轰! 李牧的左臂上,突然两道乌色光环,旋转着击了出来。 流云无锋刚要封架,却感觉到那乌色光环的气息,竟是无比骇人,一种前所未有的危机感将他笼罩,毛骨悚然的瞬间,他怒吼道:“谜天欺地,尽入我身……阵法之力,来!” 意识到巨大危险的流云无锋,瞬间将整个的力量,完全收拢到自己的身上。 一个漆黑如墨的诡谲光罩,瞬间将他整个人都笼罩在其中。 但,无用。 乌色光环碾压过来,就如同铁轮碾碎豆腐一样,瞬间就将集合全阵之力的墨色光罩碾碎,包括其中的流云无锋的身体,被击成了齑粉,当场飘散在了半空。 “那是……帝器?” 这是流云无锋生命之中最后的一个念头。 他万万没有想到,李牧的身上,竟然有这种级别的武器,按道理来说,就算是圣地传人,也绝对不可能有帝器傍身,因为哪怕是武道圣地,帝器也只有一件而已,关乎到该圣地的气运,极少外出。 他原本算好了一切,却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是这样死的。 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 看到一击奏效,李牧松了一口气。 他不顾手臂的伤势,长身而起,将半空中的重新接回来,体内的真元,因为催动这件帝器,几乎消耗一空,落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气。 天空中,两个光点,飘落了下来。 “这是什么?” 李牧心中一动,伸手将这两个光点,接到了手中。 仔细一看,却是一个铜色的阴阳葫芦,表面光滑如铜镜,以及一张暗金色的纸片,上面密密麻麻地写满了奇异的符号和文字。 能够在这样的帝器之力的碾压之下,还毫发无损,这两件东西,一定都不是凡品。 李牧心中一动,并未着急研究,而是准备将它们收入储物器具之中,谁知道神念一动,竟是毫无反应,连续尝试,也都失败了。 “难道这两件玩意儿,竟然是帝器级别的东西不成?” 李牧这一下子,可是真的大吃一惊了。 他的储物器具都是品质极好的精品,唯有帝器、准帝器级别的器物,才无法将其收纳如其中,这个黄皮葫芦和暗金纸片看起来必定是神物。 李牧于是将它们收纳在自己的衣兜中。 随着流云无锋的死去,的运转逐渐停歇下来,阵法之力消散,周围的迷幻力量不见,守卫在八卦阴阳鱼图案区域的光罩,也随之消失。 李牧不敢有丝毫的迟疑,立刻手握锈剑,冲了过去。 锈剑震动。 位于阴鱼图案上的王诗雨魂魄,一下子犹如如燕归巢一样,直接没入到了锈剑之中,一种温润亲切的气息,从锈剑中传来。 终于成功了! 李牧松了一口气。 这时,远处一道人影闪烁,飞快而来。 “少主,你……没事吧?”却是流云无心,没有了的阻碍,他第一时间赶来。 李牧道:“没事。” “流云无锋那个老贼……” “被我杀了。”李牧道。 流云无心面色震惊,看向李牧的眼神中,就多了一种以前从未有过的敬畏。 处于阵法之中的流云无锋,实力有多么恐怖,他亲自领教过,却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死在了李牧的手中,李牧的实力,到底有多高?哪怕是借助师门的器物,也足够可怕。 嗖嗖嗖! 远处光华闪烁。 又有六七道身影,进入九幽神殿第六层,第一时间赶来,发现了李牧两人---- 还有一更

上一篇   0986、谜天欺地

下一篇   0988、强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