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88、强势 - 圣武星辰

0988、强势

是一些熟悉的人。 最前面的是藏剑海的传人黎不悔,其后是其他各大圣地的传人,包括谵语圣地的嘉宁和疏影两大美女。 颇为令李牧感觉到奇怪的是,之前如丧家之犬一样落荒而逃的炎亚纶,竟然没有跑,跟着这些人又回来了。 “李牧,你在这里做了什么?” 谵语圣地的嘉宁第一个质问。 其他人的目光,也都集中到了李牧的身上。 藏剑海传人黎不悔道:“李牧,千焱圣地的炎亚纶师弟,说你为了贪图不死天帝的遗宝,用卑鄙的手段暗杀了他的哥哥炎亚安和其他四名千焱圣地的长老强者,可有此事?” 李牧看向炎亚纶。 这个脑残,竟然在这里玩栽赃陷害这一手? “没错,就是他,就是这个丧心病狂的家伙,他被几头王级红毛怪物围攻,险象环生,是我们救了他,谁知道他为了抢夺九幽噬魂火,暗中偷袭,用残忍的手段,杀了我的哥哥和几位长老,还想要杀我,幸亏我逃得快”炎亚纶浑身是血,大声地哭喊着,道:“是我哥哥用命拖住了他,我才能逃出来,揭发他的恶行。” “一派胡言。”流云无心怒喝道:“是你们偷袭少主在先,技不如人,被少主反杀,你堂堂一大圣地的弟子,竟然如此颠倒黑白,真是替你脸红。” “你是何人?”疏影大师姐问道。 流云无心道:“老夫流云世家长老流云无心。” “哦?就是流云家主口中那个已经被邪毒感染,无药可救的家族长老?”另一位飞星世家的传人道:“你恢复了?怎么做到的?” “哼,老夫从来都没有被邪毒感染过,不过是流云无锋那个狗贼,为了掩盖自己的罪行,编造的谎言而已。”流云无心怒道。 “不要听他胡说,这个人,是流云世家的叛徒,他是李牧的走狗。”炎亚纶大吼了起来。 藏剑海传人黎不悔语气不善,道:“李牧,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需要你解释。” 李牧淡淡地道:“我没有义务向你们解释什么流云长老,替我杀了炎亚纶这个垃圾。” “是,少主。” 流云无心应命,直接出手。 他乃是道尊境的强者,之前和流云无锋交手,虽然受了重伤,但恢复很快,此时出手,拳印如雷,直接下了杀手。 “黎公子,救我。”炎亚纶惊慌地大吼,道:“你们答应护我,我才同意和你们一起来指正李牧的,快救我。” 轰! 一道剑光,斩碎了拳印。 黎不悔不愧是藏剑海的传人,竟是挡得住流云无心这个道尊境的一击。 他面色阴沉,长剑指着李牧,道:“问都没有问清楚,就要出手杀人,如此心狠手辣,这就是道宫传人的做事风格吗?” “李牧,你莫非是心虚,所以要杀人灭口?”谵语圣地嘉宁师妹怒视李牧。 李牧面色淡然地道:“流云长老,停下来干什么?” 流云无心气息再涨,再度出手。 炎亚纶吓得怪叫连连。 黎不悔怒道:“哼,怪不得武侯军区把你放在了人族必诛榜上,李牧,你果然是一个冷血无情的杀星,可惜,今日有我在此,绝 对不许你杀害千焱圣地的人,你最好乖乖束手,等待我们把事情调查清楚。” 他一边说话,一边出剑。 剑光似是奔雷。 一剑一剑,竟是将流云无心的攻击,全部都招架了下来。 藏剑海传人名不虚传。 “你们出手,将李牧擒下。”他对其他圣地的传人道。 飞星圣地的传人略有犹豫,道:“可是,他乃是道宫” “无妨,此事由我担着,日后,我亲自赴道宫请罪。”黎不悔外号剑气冲天,藏剑海的剑仙们,做事从来都是只凭心意,骨气极硬,道:“若是今日放走了他,只怕是千焱圣地的血案,就调查不清楚了。” “好,大家一起出手。”谵语圣地嘉宁师妹跃跃欲试。 她还忘不了在流云山庄门口,李牧对他的呵斥。 炎亚纶看到这一幕,得意地笑了起来,挑衅般地道:“李牧,没想到吧,你机关算尽,实力高强,最后还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嘿嘿,公道自在人心。” 李牧皱了皱眉,道:“流云长老,停手吧。” 流云无心一怔,但还是依言后退。 炎亚纶更开心了:“怎么?你怕了?” 他在故意激怒李牧。 其实,他本不愿意再折回来面对李牧,奈何之前逃走的时候,遇到了黎不悔这个直肠子的剑仙,一番询问之后,信了他的鬼话,非要他回来与李牧当面对质,并且一再保证,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一定要保护得他周全,藏剑海传人分量极重,所以炎亚纶才胆战心惊地折回来,没想到事态的发展,令他喜出望外。 如果能够趁机激化这些圣地传人与李牧之间的矛盾,也许可以将李牧除掉? 李牧看了一眼炎亚纶,又看向黎不悔,突然笑了起来,道:“不如你来出手,帮我杀掉他?”他指了指炎亚纶。 黎不悔道:“这个玩笑,并不可笑。” 炎亚纶也大笑了起来:“哈哈,你这个疯子,黎公子怎么会” 他话还没有说完,就看李牧从怀中,取出了一个令牌亮了亮。 剑气冲天黎不悔一下子面色大变,双目爆射.精光,难以置信地盯着李牧,道:“你你怎么会有这个令牌?” 李牧道:“你猜呢?” 黎不悔道:“这这” 他说不出来个什么。 那是藏剑海第一剑仙的令牌,对于剑仙们来说,具有强大的约束力,见此令牌,如见剑君本人,尤其是他,不能违背持令者的要求。 其他圣地的传人,不了解情况,但也察觉到了一些不对。 李牧道:“还要我说第二遍吗?” 黎不悔眉毛几乎拧在了一起,显示出他内心的纠结,眼神里满是阴翳,道:“我曾发誓,绝对不做违背人族公义和正义的事情,我” 李牧道:“那正好,我要你杀的人,早就该死了。” 黎不悔道:“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的。”李牧道:“我不想再说第三次,你觉得,这样一个令牌,会出现在罪大恶极之人手中吗?” 黎不悔呆住。 他缓缓地扭 头,看向炎亚纶。 炎亚纶此时也意识到了不妙,微微后退,道:“我你说过,不论如何,都要护我周全,你不能杀我。” 黎不悔又扭头看向李牧。 他还是在犹豫。 李牧此时,体内的真元,已经恢复了大半,身形一动,刀光一闪,炎亚纶的人头,便飞了出去,无头的尸体扑倒在地上,鲜血流淌出来,四肢抽搐 “以后想要保人,先弄清楚他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否则,被人卖了,还帮人搬仙晶。” 李牧看了黎不悔一眼。 黎不悔低头,沉默不语,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李牧又看向谵语圣地的两个女子。 疏影师姐张口刚要说什么。 李牧直接一刀斩出。 咻! 刀光一闪。 嘉宁师妹只觉得头皮一凉。 一缕青丝飘落。 “你”她又惊又怒,看着李牧。 李牧道:“初入江湖,不懂规矩,我可以原谅你一次两次,却没有三次四次,不要以为普天之下皆你妈,除了你的师姐,还有那些垂涎你的美色对你有所图的人之外,其他人都不会让着你,这一刀,是给你一个教训,以后长点脑子,收点脾气,否则,下一次这一刀,斩的就是你的头。” 嘉宁一腔愤怒,但不敢再说很么,只能死死地盯着李牧,与李牧的眼神对视,却只看得到李牧眼眸中那淡漠和不屑。 这眼神像是刀子一次,刺痛了她的内心。 最终,她缓缓地低头,不敢再看李牧的眼神。 “我们走。”李牧对流云无心道。 已经找到了王诗雨的一部分魂魄,最大的目标达成,他一身轻松,至于流云山庄怪事的真相,就交给其他圣地和军部的人去善后吧,他只需要回到道宫,将事情经过大概说一遍就好了。 流云无心跟在李牧身后。 就在这时,一直被忽略了的,一直都静静地坐在阳鱼图案之中的身影,突然睁开了眼睛。 “年轻人,等一等。” 厚重沙哑的声音,仿佛是吹过大漠砂页岩的冷风。 一下子,所有人都反应过来,目光落在了这个身影上。 李牧停下脚步,转过身来,心中也暗叫一声糟糕,刚才光顾着装逼训斥别人了,忘记了在这八卦阴阳鱼区域中,还有一个身影,在‘他’开口之前,没有任何的气息和波动,如一块岩石一样,不知不觉之间,竟是将此人忽略了。 “年轻人,谢谢你破阵,救了我。” 那奇怪的身影,缓缓地站起来。 这时李牧才发现,此人的头发,已经长了数十米,像是丝线一样垂在身体周围,将他整个人都掩盖了,白色的发丝浓密,透过发丝,隐约可以看到一张与流云无锋颇为相似的脸。 “阁下什么人?”李牧保持警惕。 “呵呵,小家伙,不用怕,我没有恶意。”怪人抬手,手掌从发丝中伸出来,然后拨开了覆盖在面部的头发,露出了庐山真面目。 流云无心看到这人的脸,突然就怪叫一声,身躯剧烈地颤抖了起来。 https: 。手机版网址:m. a,

上一篇   0987、两件宝贝

下一篇   0989、流云剑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