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89、流云剑圣 - 圣武星辰

0989、流云剑圣

“老祖?”流云无心看着这个头发几米长的怪人,惊呼出声,满脸都是难以置信的神色。 因为他认出来,这个怪人,赫然正是本来已经死去的流云世家的老祖。 李牧一听他这称呼,也一下子都猜了出来一点端倪。 难道是流云剑圣? 那个传说之中已经死去了的流云世家支柱? “恩,你很好,大阵中发生的一切,我都看到了,流云无心妄为族长,该杀。”怪人对着流云无心点点头,深呼吸。 他胸膛以肉眼可见的频率和幅度上下起伏,张口时周围的气流宛如深水漩涡一样没入到他的口中,再呼时肉眼可见的浊气从口中喷出来。 如此几个呼吸之后,他那数米长的头发,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变得奇黑无比,然后也缓缓地收缩回去,很快就变成了正常人长短,整个人恢复了年轻时候的容貌,变成了一个削瘦长脸的年轻人,气势咄咄逼人,宛如出鞘的绝世长剑一样。 再接着,这种逼人的锋芒逐渐收敛,渐渐变成了一个普通人一样,只是一双眸子里,仿佛是有剑光在闪烁一样,时隐时现。 流云无心张大了嘴巴。 黎不悔等人,也是满脸的震惊。 “老祖?真的是您老人家?”流云无心激动万分,简直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兀自难以置信地道:“可是,我当年分明看到,您老人家的尸骸,被收入到了家族的墓地之中,为什么……” “当年不过是假死而已,没想到,流云无锋这个畜生,竟然勾结外人,暗算于我,将我困在这阵法之中……”怪人长叹一声,然后目光又看向李牧,上下打量。 李牧被他看得心中一阵惴惴。 这怪人看到了之前发生的一切,那是否也看到了他击杀流云无锋的过程? 杀了流云无锋倒是无所谓。 但若是他看到自己从流云无锋的手中,得到的那个黄皮葫芦和暗金色纸片,会不会开口要回去? 毕竟,这两样东西,也算是流云世家的吧? “小友,多谢了。”怪人向李牧拱拱手,道:“老夫流云天杀,今次多蒙小友出手,斩杀了我家族中的罪人,将老夫从樊笼之中放出,不胜感激。” “无妨。”李牧面色恬静地道。 “你不但救了老夫,也阻止了流云无锋的阴谋,拯救了我流云世家,从此以后,就是我流云世家的恩人,滴水之恩,涌泉相报,日后小友但有所驱,老夫和流云世家绝不推辞。”怪人一脸感激地道。 李牧见这个怪人,并无收回两件宝物的打算,略微松了一口气,道:“前别莫非就是被世人称之为【流云剑圣】的那位前辈?” “唉,什么剑圣,都是虚名,管教无妨,差点儿栽在自己的儿孙手中。”刘云天杀面带愧色抑郁地道。 听到他亲口承认,周围又是一片惊呼。 黎不悔这样的藏剑海传人,看向怪人的目光,带了一丝崇敬。 流云剑圣当年在前线服役,数次于危机之中,力挽狂澜,立下了大功,是人族军队的大英雄,斩杀的域外天魔强者,数不胜数,最后被数位魔主级的天魔伏击,虽然将对方尽数斩杀,但自己也受了重伤,到了油尽灯枯的程度,据说回到流云世家,落叶归根之后不久,就逝去了。 没想到他还活着。 这是活着的传奇啊。 当年,流云剑圣可是被认为是他们那一代最有可能成帝的绝世剑道天才,被称之为是藏剑海之外的第一剑客。 “前辈如果没有其他事情,那我就先告辞了。”李牧准备开溜。 流云剑圣一怔,苦笑着道:“本欲请小友在庄上小酌,但既然小友着急离开,老夫也不勉强,日后,必定亲自去道宫致谢。” 李牧道:“前辈客气了,这都是晚辈应该做的。” 他转身就走,走了几步,回头对流云无心道:“你就暂时留在流云山庄吧,流云世家百废待兴,想必剑圣前辈有很多事情,都要交代你去做。” 流云无心道:“好,不过我既然发誓奉您为主,绝对不会半途而废,十日之后,我会前往道宫,为主人捧刀。” 李牧摆摆手,没有说话,直接飞一般地离开了。 当他来到第五层是,余光下意识地朝着窗户的方向看去。 但这一看之下,令他李牧大吃一惊。 怎么回事? 那个屹立在窗口前的金甲金枪神王一般的死去身影,竟然消失了。 一个已经死去的存在,竟然不见了? 莫非是被黎不悔等人搬走? 不可能,那金甲神王,还有他的金枪,威压气息何其恐怖,道尊境的强者都无法靠近,何况是这几个圣地传人? 李牧擦了擦眼睛,看到地面上,金枪倒插留下的痕迹还在,说明之前的记忆并不是虚妄。 真是怪事。 他心中疑惑,但也没有停留太久,直接出了九幽神殿,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这座矿坑。 在流云山庄中,取了自己的黑龙马,立刻驰骋而去。 看门人流云镬面色疑惑,却也不敢阻拦。 此时,九幽神殿中发生的一切,还未传到地面上来。 …… …… 从流云山庄到道宫,以黑龙马的脚程,需要三天三夜时间。 李牧狂奔一日之后,逐渐减慢了速度。 这一次军部任务历练,最大的收获,是终于找到了王诗雨的一部分魂魄,而且最少是一魂二魄,加上之前在血色月亮船上找到的一魂一魄,以及原本存在于王诗雨身体之中的一魂一魄,已经聚三魂四魄,只剩下最后三魄,只要找到,就可以复活王诗雨了。 李牧心情不错,信马由缰,放慢了速度,欣赏景色。 途中路过几个人族村镇,李牧颇有兴趣游戏风尘,cos世外高人装装逼,但谁知道,很快就被人认出来,他乃是【必诛榜】上的叛族者,顿时被驻军和一些武道强者围杀。 李牧哭笑不得,又不能真的杀这些人,于是只能落荒而逃。 最后,他干脆不去这些人类城镇,而是在荒野之中行走。 如今依旧是寒季。 荒野变成了雪原,覆盖着的冰雪足足有数米厚,时时刻刻都在刮着的罡风,足以令普通低阶上皇境的强者在一个时辰之内冻僵,上皇境之下的武者,在荒野冰原之中停留超过半个时辰,就会被冻的神魂俱灭。 这个世界的寒季,实在是可怕。 在如此酷寒之下,就连战争都被暂停。 但是李牧的修为精深,可以抵御这种寒冷,而黑龙马乃是天生荒野王者,经历过无数这样的寒季,已经早就适应了,所以也不用担心。 第二天夜晚,李牧在一座冰崖上,开凿出一个洞窟,在其中小憩。 寒季的夜晚,温度比白天低太多,近乎于极度深寒,李牧也不想冒险。 他在冰窟之中打坐,先天功运转周天,真元在体内流转。 “这极寒的天气,似乎是有助于修炼真元。” 李牧发现了这一点。 传闻这个世界,有天资卓绝的强者,在寒季的冰原中修炼,观想,最终炼成了极致深寒的玄冰元气,大放异彩,但这么做太危险,所以真正成功的人很少。 李牧想起这些典故,心中一动。 他自己的二十四节气刀意,已经算是小成,但意境转化,还是略显生涩,二十四节气不能完整地融合为一年四季的变化,刀意的锤炼,一直以来,也停留在表面阶段。 “如果以冰原,来观想大寒刀意、小寒刀意,是否可以让这两种刀意,更进一步?” 李牧想到这一点,立刻就开始尝试。 转眼一个长夜过去。 他大有收获。 心念一动。 一道无形刀意斩出。 虚空中一道百米长的寒冰之墙骤然出现,分开雪原。 李牧手掌按在冰墙上,冰墙冰消瓦解。 他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神色:“仅仅是一夜观想,大寒刀意威力提升了一倍有余,看来,我找到了一个修炼刀意的好办法。” “黑龙。我们走。” 李牧跨马而行。 黑龙马风驰电掣,奔走在雪原上,如履平地一般。 “不对,为什么我的心中,有一种非常危险的感觉?”李牧突然一阵心惊肉跳,仿佛是某种莫大的生死危机,正在朝着自己笼罩而来。 随着时间流逝,这种危险感觉,越来越浓郁。 “改道,黑龙,我们往西。用你最快的速度。” 李牧大喝道。 黑龙马一声长嘶,直接化作一道黑光,冲天而起,急速朝西方而行。 约半个时辰之后。 一个浑身都笼罩在黑色氤氲中的身影,出现在了雪原上空。 “追丢了?还是改道了?按理来说,他应该就在这附近,为何完全感应不到?这小家伙,很机谨啊。” 这人淡淡地道。 “看来在他回到道宫之前,是不可能截杀他了,得重新想办法了,真的是江湖越老胆子越小,我算计一生,竟然做出了如此失策的选择……” 他叹了一口气,身形随同黑色氤氲一起消散。 两日之后。 李牧回到了道宫。 走过程一般向青牛道人汇报了流云山庄一行的过程之后,李牧回到了自己的绿竹仙境之中。 他第一时间,拿出了黄皮葫芦和暗金色纸片。 这绝对是两件重宝,李牧强忍着没有在半路上将其拿出研究,就是怕它们的宝光,惊动了其他一些厉害人物,再生波折,如今回到道宫,不用担心了。 “这葫芦里,到底是什么东西呢?” 李牧的目光,首先落在了黄皮葫芦上。 ---------- 还有一更,十二点左右。

上一篇   0988、强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