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95、你这是什么剑术 - 圣武星辰

0995、你这是什么剑术

流云无心虽然没有跟随李牧一起逛街,但还是保持了足够的警惕,隐约知道李牧的行迹,因此第一时间知道了簋街上发生的事情,匆匆赶来。 “主人。”他来到李牧身前,道:“杀鸡何用牛刀?让我来斩了他。”道尊境的大强者,有资格说这种话。 李牧摇摇头:“好不容易遇到一点好玩的事情,我自己来。” “主人这次用刀还是用剑?”流云无心道。 李牧道:“今日是单日还是双日?” “十一月初九,单日。”流云无心怔了怔道。 李牧道:“既然是单日,那就用剑吧。” 流云无心暗道以前没有这规矩啊,这是主人新订的规矩吗?可要牢记好了,他将背后的剑匣解下来,双手托起。 李牧一拍剑匣。 一抹明亮犀利的白光,似是天河之水一般,从剑匣中倾泻.出来。 凌雪神剑握在手中,李牧微微一笑,大踏步地走进了东市的一号角斗场,动作神态,有着说不出的潇洒从容,风流无双,令周围许多幸灾乐祸看热闹的人,一下子都面色微变。 这种气度……嗯,难道这个白净秀气的年轻人,竟也是一尊大高手不成? 不对啊,此人的气息波动,也就是王者境巅峰,不到神玄而已,若是隐藏己身气息,为何不完全隐藏? “凌雪神剑之下不斩无名,”李牧倒提着神剑,意气奋发,看着对面的麻袍修士,道:“你,报上名来。” “麻衣神教长老宁无双,嘿嘿,小东西,装腔作势的本事倒是像那么回事,”麻袍修士冷冷一笑,道:“小家伙,你手中的剑不错,报上你的名字,等我斩了你,也好知道,是从谁的手中,夺了这神剑。” 麻衣神教在魔山地下城中,极有分量,乃是龙王会之下的两宗两教之一,这也是宁无双如此跋扈的底气所在。 李牧笑意一敛,道:“接得住我一剑,才有资格知道我的名字。” 说完,他一步踏出,挺剑直刺。 这是【皓首白剑经】中的【刺云关六式】起手式,剑走中宫,乍看时,平平无奇。 “哈哈哈,这样的剑招,真是让我失去了拔刀的兴趣,看我……”麻袍修士宁无双大笑,手掌按在腰间的刀柄上,眼神之中极尽轻蔑之色,大笑了起来。 但下一瞬间---- 咻! 剑光一闪。 李牧身形连剑,一起化作了一道剑光,一闪而过。 “身影交错。 嗬嗬……”宁无双左手下意识地捂着脖子,喉咙里发出宛如被刺穿了脖子的年猪一样的奇异声音,然后一道血箭从脖颈间飙出,整个人仰天就倒。 噗通! 尸体倒在地上,腿脚还在微微抽搐。 但谁都看得出来,这位麻衣神教的长老,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连我一剑都接不下来,真是自己找死,唉,何苦来哉。”李牧摇摇头,凌雪神剑轻轻一弹,剑尖沾染的一滴心血之坠落,他看向守在场外的‘肉山’等人,道:“下一个,是谁?” 这时,很多人看向李牧的眼神,一下子都变了。 如果是在围观中的心中,将李牧定义为一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外来者,被宠坏了的公子哥的话,那此时,手握神剑的年轻人,变得充满了杀气,并不是他们想象之中那种随手可杀的弱鸡。 但,这还不够。 想靠这种实力,震慑魔山地下城的魔头们,还不够。 “我来。”‘肉山’身边,一位怀中抱剑的中年修士淡淡一笑,道:“宁无双轻敌了,自取灭亡,大人,让我【风吟剑】胡质去收拾他吧。” ‘肉山’点点头:“胡先生出手我放心。” 中年修士倨傲地一笑,走进一号决斗区,一步一步走向李牧,道:“不错的剑法,但和我比起来,还差的……” 咻! 剑光一闪。 中年剑士身体一僵,连出剑都没有来得及,眉心出现一点红,沁出一滴鲜血,然后噗通一声直接扑到在地,体内的力量气息和生命波动,如风中沙雕一样快速地消散着。 “真是的,你说你,这么弱,在我面前装什么逼嘛。” 李牧再弹长剑。 又是一滴鲜血从剑仙飞出去。 “下一个。” 他笑吟吟地看向‘肉山’等人。 这看似温和晴朗的笑容中,却充满了挑衅和讥诮。 “那是……什么剑术?” “看不清楚,只是剑光一闪,人就死了。” “这等剑术,为何以前从未听说过人族有这样一号剑客?” “原来是一个硬茬子。” “有意思了,这是要猛龙过江吗?” 周围围观的人,原本以为会看到一场一边倒的屠戮,虽知道,必死的羔羊摇身一变,竟然成了出海的蛟龙,这可太有意思了。 ‘肉山’身边,【不思蜀楼】的高手们,还有之前为‘肉山’摇旗呐喊的众人,顿时都面色凝重且愤怒了起来,遇到了硬茬子,但不能退缩,在决斗场上退缩,以后在魔山地下城中,没法混了。 ‘肉山’脸上露出阴狠的笑,舔了舔嘴唇,摘掉了外袍,道:“终于能够让我产生一点儿兴趣了,呵呵,已经有一年多没有出手了,手都有些痒痒了……” 他活动着身躯,捏了捏拳头,一步一步地走进一号角斗场,像是一头从慵懒中苏醒的恐怖凶兽一样,露出了狰狞的獠牙。 “我说过,小家伙,你有麻烦了。”‘肉山’浑身发出低沉的雷暴声,道:“而现在,你的麻烦大了,我要把你浑身的骨头,一点一点捏碎,然后把你一点一点地踩成肉酱肉泥,我要……” “要你麻痹啊。” 李牧直接一剑刺出。 他最恨别人在自己面前装逼了。 “呵呵……”‘肉山’轻飘飘地一抬手,直接用肉掌挡住了这一剑,此时,他的整个右手,化作了奇异的金属之色,道:“你的剑,根本伤不了我,我……” 话音未落。 李牧已经收剑,再度刺出。 叮叮叮! 剑光爆溢,宛如打铁一样密密麻麻的金铁交鸣声在空气里震动。 李牧的身影,仿佛是化作了肉眼难以捕捉的神芒,一串流光绕着‘肉山’流转,‘肉山’的整个身躯,都化作了诡谲的金属色,剑尖刺在上面,暴起一簇簇刺目的火星。 这样的过程,持续了十息时间。 突然所有的声音消失。 李牧收剑后撤。 ‘肉山’屹立不倒地站在原地:“小子,就这点儿本事吗?呵呵,你的剑,太钝了,根本伤不了我,接下来,轮到我来进攻了,你……” 话音未落。 原本神色自若的他,突然面色一变,一抹潮红浮现在脸上,然后猛然抬头,用一种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李牧,似是白日见鬼一样:“你……你这是什么剑法?” 李牧看都没有看他,而是看向了决斗场外的其他人,道:“下一个是谁?” 众人正自不解之时,却听砰砰砰一连串爆豆之声,在‘肉山’的体内响起,接着他体表不断地炸开一道道血雾,像是漏水的葫芦一样,一缕一缕细细密密的血水,从身体的不同位置喷了出来。 转眼之间,这个浑身肥肉的魔头,全身的血都流淌了个精光,缓缓地瘫软下去,生机断绝。 【金王不灭体】被破了! 【不思蜀楼】当家之一的‘肉山’以神级炼体术【金王不灭体】横行无忌,在东市的角斗场上,不知道遇到了多少的实力甚至比他更高的对手,都活生生地耗死了对手,没想到,今日竟然被一个实力不如自己的白净秀气年轻人,在十息之内,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情况下破功身死……这是大事件啊。 魔山地下城的一位小巨头死了。 可以预见,在接下来一段时间里,今日这场比斗,必将成为很多人口中的谈资。 久久的寂静之后,响起像是山洪暴发一样的喧哗声。 很多人都在擦自己的眼睛。 那是什么剑术? 竟然如此轻描淡写地破了神级炼体术? 难道是……帝技? 很多人一下子看向李牧的目光,就更加不一样了,以远不如‘肉山’的修为,破掉了‘肉山’修炼数百年的【金王不灭体】,这说明,这个白净秀气的年轻人手中掌握着的,绝对是近乎于帝技的剑术。 而帝技剑术又岂会随随便便什么人都可以掌握。 当今天下,掌握帝技剑术的实力不多,人族中只有一个,那就是藏剑海,而哪怕是藏剑海的剑仙,拥有这种帝剑真传的也不多,何况如此年轻,莫非是藏家海的传人? 李牧的分量,在周围众人的心目之中,顿时可怕了起来。 魔山地下城号称法外之地不假,龙王会的大会首【狂龙一声笑】也是个狠茬子,但要是对藏剑海的三千暴脾气剑仙时,也得低头,尤其是第一剑仙剑君,更是个疯狂程度不亚于【狂龙一声笑】的武疯子,据说过去的一个月时间里,他突然造访了各大宗门,以及当世一些棋术高手,逼着人家和自己下棋,结果这个世所共知的臭棋篓子,竟然所向披靡,弄得很多人苦不堪言……一个好好的剑仙,不练剑,去下棋了,这事儿也就只有剑君才能做得出来。 决斗场外,被李牧剑尖所指的那些人,一下子脸色如土。 “快点进来啊。”李牧淡淡地笑道:“你们不是要挑战我吗?” 这些之前和李牧抢拍女子的魔头们,脸上挤出尴尬难堪的笑容,一一赔礼,表示自己只是路过看热闹的,并非是真的来挑战。 李牧看向之前催促自己前来东市的那个小档头,道:“是这样吗?” 小档头此时还哪里敢有一丝一毫的不敬,点头哈腰的像是一条断了脊梁的狗,张口就要说什么…… “你可可要想清楚了再说。”李牧道:“地下城的规矩,不容破坏,你要是徇私,呵呵呵。” 小档头立刻站直了,直截了当地道:“不错,这几个不知死的混蛋,都是之前向公子发出挑战的人。” -------- 还有一更

上一篇   0994、等剑

下一篇   0996、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