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96、写信 - 圣武星辰

0996、写信

“那还不进场一战?”李牧看向这几个修士。 “我等愿意缴纳罚金,代替决斗。”一个紫袍年轻人大声地道:“这位小友,我们无冤无仇,只是一些小误会而已,没必要斗个你死我活,我们愿意缴纳罚金,价格你开。” “是是是,正是如此。” “我们之前是被‘肉山’给挑拨教唆了。” “小友大人大量,请勿与我们一般计较。” 其他几个在簋街上与李牧抢拍女人而结怨的修士,大部分都是青壮年,哪怕是平日里再骄横,也不愿意与一个疑似第一剑仙传人的‘强龙’结仇,此时态度好的出奇。 李牧看向那个龙王会的小档头,道:“有这样的规矩吗?” 小档头连忙道:“是有这样的先例,但前提是公子愿意接受他们的请求。” 李牧笑了起来:“这就对了嘛?打打杀杀的多不好,我们还是来讲感情谈钱吧,嗯,你们觉得自己的命值多少钱,自己开价吧。” 刚才拍卖那些女子,花费了一大笔,没想到这么快就可以补血了。 “这……我,我愿意出五百仙晶。”最开始说话的那个紫袍年轻人试探着道。 李牧立刻抬剑,指向他,道:“算了,我们还是来决斗吧。” “不不不,小友,我刚才说错了,是一千,一千仙晶……”紫袍年轻人连忙道。 “你他娘的刚才和我抢女人的时候,都能拿出一千一百仙晶,现在为自己赎命,却只出一千,看来你是觉得自己的命,比那些女孩子贱多了,”李牧道:“你这样让我很难办啊,我们还是来决斗吧。” “这……”紫袍年轻人心在滴血,连忙道:“不不不,我想起来了,我身上还有两百仙晶,一共一千二,一千二,小友,这是我能拿出来的极限了。” 李牧道:“这样啊,倒是可以考虑,不过,你千万不要勉强啊,我这个人,从来都不愿意强人所难。” “不勉强,一点儿都不勉强。”紫袍年轻人都快哭出来了。 今日真的是倒了血霉。 刚才真不该凑热闹,跟着‘肉山’一起瞎起哄,主动挑战李牧,现在算是自己给自己挖了一个坑,魔山地下城的规矩就是这样,不容破坏,他们这些主动挑战的人,除非是对方同意罚金,否则是不能拒绝出战的。 李牧从这紫袍年轻人的手中,拿过一千二百仙晶,笑得一张脸像是盛开的花朵一样。 最终,其他七个挑战者,以平均一千二的标准,各自缴纳了所谓的罚金,一个个心在滴血,逃也一般地离开了,生怕李牧在出点儿什么幺蛾子。 “还有这种好事啊。” 李牧一算,自己还差一点点就可以回本了啊。 他看向角斗场外面瞠目结舌围观的人群,意犹未尽地道:“还有没有啊,还有没有要挑战我的?快点儿报名啊,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我在这儿等着你们啊……” 围观的各方强者,一个个面色古怪。 周围剑仙传人的行径,也太奇葩了吧。 一开始那种高冷剑仙范儿,这么快就崩塌了。 难道这才是本色,原形毕露了? 当然,看到紫袍年轻人等八人,被坑出血来的凄惨背影,这个时候,若是还有人敢跳出来挑战李牧,那才是真正的脑子进水了,而且进的还不是一般的水,绝对是开水。 “太可惜了。” 李牧不无惋惜地离开了一号决斗区,带着十三名绝色美女离开了。 各方修士的目光,一直目送李牧离开了东市。 这一次,还就真的上演了‘猛龙过江’的故事,强龙压死了地头蛇。 消息很快传开。 整个魔山地下城都震动了。 …… …… 客栈里。 当青牛道人看到李牧带着十三个美女回来的时候,眼珠子差点儿掉在了地上,以前没有发现李牧有这样的嗜好啊,而且一下子就带回来十三个,年轻人火气这么壮吗? 这也太疯狂了。 李牧也没有解释太多,直接带着十三名绝色美女进了自己的房间。 青牛道人看着嘭地一声被关上的房门,长大了嘴巴。 这一刻,他觉得自己的道心都被动摇了。 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虎吗? 房间里。 李牧笑嘻嘻地拿出笔墨,十三名美少女一人一支笔,道:“都别愣着了,赶紧写信吧。” “写信?” “写什么信?写给谁?” 羽族王族公主和嘉宁师妹壮着胆子问道。 李牧理所当然地道:“当然是写给你们的家人师门啊,让他们拿着钱来赎你们啊。” “什么?” “你……还要钱?” 一些女孩子们大感意外。 李牧道:“废话,这还用问?我虽然心软,但可不是冤大头,会傻到用自己的仙晶替你们赎身……提醒一下啊,你们现在什么身价,自己心里应该很清楚吧,信上说清楚,让你们的亲朋好友,拿着相应的仙晶,来我这里赎人吧,最好速度快一点,我三日之后,就要离开了。” 美女们都有些无语地看着李牧。 其中有好几个,其实已经被李牧之前在角斗场中的表现所打动了吸引了,毕竟一个年轻,多金,还实力强横,并且疑似有大帝背景的人,尤其是长的颜值还不错,白净秀气,这些条件综合起来,还是很容易打动很多心高气傲的女孩子的心的。 每个人都以为自己是命运的主角,奇迹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这些落难之前万千宠爱在一身的绝色美女们也不例外,下意识地觉得李牧为自己赎身,一定是想要接近、了解并且追求自己,其他人都是陪衬。 但是现在,这个打动了她们的心的男子,却开口谈钱。 谈钱伤感情啊。 “你不是行侠仗义的剑仙吗,你怎么……”嘉宁师妹看着李牧,她就是动心的诸女中的一个,此时难掩失望,道:“怎么这么斤斤计较?” 李牧无语地道:“谁说我是行侠仗义了,不要自己脑补好不好?要不是我出钱赎你,你现在估计已经不知道被哪个野男人按在床上扒光了为所欲为了,还在这里做梦呢?不收你们利息就算是不错了。” “你……”嘉宁师妹被这种粗俗的言语气的发抖。 疏影师姐连忙拦住,道:“这位公子救了我们,已经是天大的恩情了,还钱是应该的,如果不是公子,我们现在也许真的必死都不如。” 她第一个带头写信。 其他诸女见状,也都连忙写了起来。 笔墨纸张都是特殊的炼金物品,写好以后,可以在最短的时间里,送到收信人的手中,价值不菲。 李牧等着所有女子都写完信,也没有看内容,就让流云无心一起拿出去寄了。 “好了,诸位,在你们的亲友缴纳赎金之前,影子神殿设置在你们体内的禁制,暂时就不帮你们解开了,事实上,我也不会解。”李牧拍了拍手,道:“我已经让人在这间客栈中准备了房间,为了省钱,两人一间,在你们赎身之前,每个人住的、吃的、喝的、用的,都由我这个英俊可爱富有正义感的少侠垫付,等你们亲友家人来了,记得补缴哦……最后,我知道你们有些人很不满,但是,抗议无效哦。” 诸女又是一阵腹诽。 到此时,原本对于李牧的感激,已经不知不觉之间消失了很多。 诸女离开之后,李牧在自己的房间里,开始修炼。 今日将【皓首白剑经】用于对敌,尤其是在最后斩杀‘肉山’,对于他来说,颇有启发,需要好好梳理一遍。 …… 【不思蜀楼】。 “大哥,老四就这么死了,我们不能不管啊。” “是啊,要是真的怕了那小子,那以后我们在星宿魔山的面子,也丢尽了,大哥,这事儿,总得想个办法啊。” “二位贤弟稍安勿躁,为兄已经派人去查那小贼的身份背景,他要是藏剑海剑君的传人最好,如果不是,一定将他碎尸万段,来为四弟报仇。” …… “妈的,妈的,气死我了,我不甘心啊……”紫袍年轻人将房间里的东西,都砸了个干干净净,怒吼道:“我紫如龙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屈辱,给我去调查,把那个小杂碎的来历,给我调查清楚。” “少爷,已经派人去调查了,很快就会有结论的,您消消气,别气坏了身子,大少来的时候,奴才们没有办法交代啊。” “大哥什么时候来?” “【分赃会】开始之前,一定会到。” “好,等到大哥到了,嘿嘿,就算是那个小贼真的是藏剑海的传人,也得让他把吃进去的都给我吐出来……就算是弄不死他,也得好好出一口气。” “是是是,只要大少来了,这天底下,年青一代,有几个能与他相抗?” …… “终于可以出来缓一口气了,整天都浸泡在雷池太液中,整个人都快被泡烂了。” 一个身影从雷道祖山中走出来,张开双臂拥抱虚空,脸上带着陶醉的笑。 “从此新生,我要开启一个属于我的时代,李牧,等着吧,早晚有一天,我会让你付出代价。” 一艘紫色雷舟漂浮而来。 他踏在舟上,道:“走,去星宿魔山,听说三日后便是最新一次的龙王会【分赃会】,去看看吧,师父说可能会有【紫极雷液】出现,有助于我修炼,必须拿到手。” --------

下一篇   0997、拍卖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