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99、十万八千斤 - 圣武星辰

0999、十万八千斤

谁都没有想到,这我白衣少年突然发飙,竟然如此一番充满了挑衅的破口大骂,哪怕挨骂的是【不思蜀楼】的两位当家,但几乎在场每一个人,都能感觉到一种狗血淋头的错觉。 二当家甚至都愣了愣,没有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他无法相信,有人敢在这样的场合,这样骂自己。 秃头大当家也有点儿懵逼。 等到全场的哗然和喧哗像是沸腾的岩浆一样爆发出来,反应过来的二当家和大当家,腾地一下子都站起来了,脸色红怒,眼神如刀。 “小杂碎,你这是找死。”大当家杀气沸腾。 李牧简直都笑了:“别逼逼,有种你出手啊。” “你……”大当家在那一瞬间,差点儿控制不住直接出手,但在一边的二当家,还是连忙拉了拉他的衣袖,在【分赃会】上动手,就是砸龙王会的场子,和找死没有什么区别。 “不敢出手,又不敢继续抬价,就把头缩回去继续当乌龟,”李牧毫不客气地挖苦道:“别以为你【不思蜀楼】名气很大,出了魔山地下城,连个屁都不是,两个被人杀破了胆的缩头乌龟,装什么逼!” 【不思蜀楼】的两大当家,两张脸可以说红了黑,黑了紫,紫了白,差点儿当场就给气的爆炸了,他们何曾被人指着鼻子这么骂过? 场内其他人,也都有点儿发憷。 李牧这话,简直就把【不思蜀楼】两位不当人。 一直到龙王会现场维持秩序的高手,同时对李牧和【不思蜀楼】的两位当家发出了警告,令他们肃静,这场因为竞拍导致的风波,才表面上平息下去。 “嘿嘿,小子,行,你有种,这神兵【天叹】归你了,希望你能够一直都有种。”大当家笑了起来,看了李牧一眼,坐了回去,怒色尽数消失。 妈的,真能忍。 忍者神龟啊你们俩。 李牧见到这两人竟然坐回去,于是自己也坐下了。 他本想激怒这两人出手,接着龙王会的手,除掉他们,反正已经因为‘肉山’的死已经与【不思蜀楼】结仇,对方这态度也不像是想要善了,所以李牧自然不会妇人之仁。 不过这些魔头,老江湖,还真的能忍。 最终,神兵【天叹】被李牧拍到了手中。 龙王会的人亲自将这金箍棒送到了李牧坐席,李牧当场缴纳了仙晶。【天叹】就正式属于他了。 青牛道人知道李牧的手中,有流云剑圣送的十万仙晶,所以对他有此巨款也不以为意,而且说实话,身为明面上道宫的二号人物,他对于金钱财宝也没有什么概念,所以无法理解场内其他人那样的震撼。 一件底价一万的神兵,竟然是被拍到了八万,太疯狂了。 今晚翻倍最多的竞品,非神兵【天叹】莫属了,问题是,很多人都知道【天叹】是妖族名。器,号称是无坚不摧,要说它价值八万仙晶,那绝对是一个笑话。 疯子。 彻彻底底的疯子。 很多人看着李牧的眼神里,混杂着敬畏鄙夷讥诮和不解等等情绪。 “走。” 李牧直接起身,朝着会场外面走去。 青牛道人道:“不看会热闹了?” 李牧道:“不看了,钱花光了。” 青牛道人很耿直地道:“我可以借你。” 李牧摇头:“不借。” 青牛道人道:“好吧,我还有一件东西,要拍下来,得等会。” 李牧道:“好,那客栈见。” 【天叹】已经到手,李牧想要迫不及待地回到客栈中,找到其内王诗雨的魂魄,如果是两魄的话,那这一次来到混沌世界的所有任务就都完成了,可以彻底放心了。 李牧的离场,引起了很多人的愕然。 本以为这个疯子会继续疯下去,拿钱砸倒一大片,原来他只是冲着【天叹】来的,很多人心中一动,难道这【天叹】隐藏着什么秘密不成,所以这个神秘的年轻人,才会如此不惜一切代价拿下? “派人盯着他。”【不思蜀楼】的秃顶大当家道:“告诉老三,不着急动手,再等等,等到他离开了魔山地下城,再动手。” 二当家咬牙切齿地道:“我和老三亲自去办。” 大当家道:“好,等我拍到了那件东西,就来与你们汇合,哼,一个冒牌的剑君弟子,竟然敢如此嚣张,我要他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 不远处的另一个贵宾席位上,紫袍年轻人道:“哥,那个杂碎要溜。” 另一位紫袍年轻人道:“老慕,麻烦你一趟。” 一直都站在这年轻人身后,闭着眼睛昏昏欲睡的灰发老者,睁开了眼睛,浑浊的瞳孔里还有一丝将醒未醒的惺忪,木然地道:“死的?活的?” 紫袍年轻人道:“半死不活最好。” 灰发老者点点头,转身出去了。 “他竟然走了。”谵语圣地嘉宁师妹心中怅然若失,也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有点儿失望。 疏影师姐没有说话,看着自己的师妹若有所思。 “这个年轻人,是磊落君子,但他的身上有煞气,牵扯在大业力之中,你们两个最好敬而远之。”中年美妇道。 她在江湖上走过的路,是两个年轻的徒弟远远不及的,一双眼睛,能看清楚狠很多人。 “我肯定会理这个粗鲁无礼谈钱的家伙远远的。”嘉宁师妹抢着道。 这时,中央石台上,英姿飒爽的女拍卖师道:“接下来这一件拍品,名为【紫极雷液】,只有一瓶,乃是当年不死天帝从劫雷中炼化出来的极致雷浆,对于雷道修士有着极大的裨益,据说一旦吸收,便可以在体内埋下一颗帝道种子,起拍价五万仙晶,每次加价不少于五千。” 全场哗然。 低价五万,每次加价不少于五千。 这个恐怖的数字,令在场很多人感觉到眩晕,感觉到自己的贫穷。 最全场最安静的一处贵宾席中,一直都闭着眼睛假寐的高大身影,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嘴角微翘,露出一丝笑意,道:“终于到了,紫极雷液,大帝之基,一旦得到炼化,我甚至都可以摆脱封神榜碎片,哈哈哈哈,简直就是为我准备的。” …… …… 客栈房间里。 李牧将【天叹】摆在中央,然后有点儿紧张地拿出锈剑,注入真元,缓缓地催动。 一抹抹的银色剑芒在锈迹之间闪烁。 剑身的震动频率也是极高。 但【天叹】中,并未有王诗雨的魂魄显现出来。 李牧微微皱眉。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道宫的情报有误? 那也不对啊,锈剑有反应,和前几次找到王诗雨魂魄时的反应一模一样,正常推理,【天叹】之中必然是有王诗雨的魂魄,哪怕是一魄,但现在竟然无法显化出来? 李牧将锈剑放在一边,仔细观察起【天叹】。 通体金黄的长棍,材质看似是黄金,但显然不是,分量不重,大概也就是千斤左右,活灵活现的蟠龙纹,两条金色的五爪蟠龙从棍身中间分离,各自蜿蜒向黄金棍的另一侧,整个棍子看起来中间细两头粗,具有很完美的手感和打击感。 李牧随手挥舞棍子。 棍影重重,空气里隐隐有龙吟声。 两条蜿蜒在棍身上的蟠龙雕刻像是要活过来一样。 一切都看起来很完美。 但是当李牧尝试着向棍子里注入真元时,却发现根本无法实现,就好像是一根木棍无法导电一样,这根奇异的黄金棍子竟然根本不能接受任何真元的注入。 李牧一愣。 难道这根棍子只能作用于物理打击,而不是内劲的增幅? 如果是这样的话,又怎么可以成为妖族名.器? 等等,妖族? 李牧突然意识到了一直被自己忽略了的一个点。 黄金棍【天叹】是妖族名.器,是不是意味着,只有妖族的妖力,才可以催动他,而人族的真元力量,其实是无法让它产生反应的? “可以试试看。” 李牧的右手,当年在为青狐妖碧言催动原始血脉的时候,无根指骨上烙印了青狐族的血脉符文,层层叠叠,是可以催动妖力的,不过这些年,他一直都没有使用而已。 真元注入右手,催动指骨上的那些血色血脉符文。 一层淡淡的青红血光在李牧的掌心里浮现出来。 那是妖力。 当李牧用变异了的手掌握住【天叹】,下一瞬间,嗡嗡嗡,这支妖族名.器终于震荡了起来,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两条金色蟠龙仿佛是活了过来一样,在棍身上蜿蜒旋转了起来,就像是两个转动的钻头一样,更加不可思议的是,它们的转动,却丝毫不影响【天叹】的手感,棍身给李牧的反馈感觉,依旧是平滑冰凉,握的很结实。 “变重了。” 李牧感觉到,随着两条蟠龙的扭动旋转,【天叹】的重量在成倍的增加,转眼之间,分量就已经过万,且还在疯狂地增长着。 “有意思,这才是【天叹】的真正形态吗?” 数息之间,这根黄金长棍的重量,就达到了十万八千斤。

上一篇   0998、骂

下一篇   1000、养器葫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