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0、养器葫芦 - 圣武星辰

1000、养器葫芦

重达十万八千斤的金色盘龙棍。 李牧拿在手中,此时也不觉得轻了,正好趁手。 他为了磨练刀法,曾经揣摩过无数的武道秘籍,尤其是在风云大陆的时候,各种武道秘技不知道修炼了多少,因此对于棍法也极为了解,不用施展,就可以知道,这神器【天叹】的威力,不同凡响。 而且李牧还有一种预感。 若是这柄神兵真的落在妖族强者的手中,必定是可以发挥出真正的威力,会更强更可怕。 地球中,齐天大圣的如意金箍棒,定海神针,也不过十万八千金而已。 此时棍子上的蟠龙扭动停了下来。 如果继续扭动的话,也许它的重量会继续增加? 李牧闭上眼睛,仔细感受棍子中的气息,逐渐地,他感受到了棍子里传出来一种极为清切的气息,是王诗雨的魂魄的气息。 他大喜。 花费了足足一炷香的时间,李牧终于掌握了一些棍子的使用方法,他心中一动,盘龙纹又发生了一些奇异的变化,终于,一道白色的光华,从棍子里倾泻.出来。 这白光落在地上,化作一个白色长裙的女子,身姿窈窕曼妙,黑发如墨云,五官清纯可爱,精致到了极点,不是王诗雨又是谁? 李牧大喜。 终于成功了。 这种程度的完全身影,绝度不是一魄,而是两魄。 这样一来,王诗雨的魂魄就齐全了。 终于集齐了。 李牧心中的激动简直难以言表。 锈剑震动了起来。 嗖! 这虚幻的王诗雨身影如如燕归巢一样,化作一抹白光,没入到了锈剑之中。 李牧手握锈剑,心中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诗雨,我终于找全了你的魂魄,等着我,等我回到地球,就复活你。” 李牧心中涌起无限柔情。 就在这时---- 嗖! 一道流光,突然无声无息地穿透了房间的墙壁,快如闪电,朝着李牧的眉心射来。 李牧心生警兆,反应时已经来不及,只觉得眉心一痛,身形就像是被万斤巨锤砸中一样,朝后倒飞出去,直接从狠狠地撞在了房间石壁上。 一个灰色长发的身影,推门而入。 “没死吧?”这是一个老人,脸上一条刀疤从左到右,几乎将鼻子以上部位和以下分成两半,看起来很狰狞,灰色的头发,闪烁着诡异的死亡气息,随手关上门,如一个幽灵死神一样。 李牧的身形,缓缓地从墙壁上滑落,反手将刺在眉心部位的一根铜针,拔了出来。 刚才那一道流光,正是此针。 “你是谁?”李牧眉心的伤口,快速地愈合着。 灰发刀疤老者微微惊讶:“咦?你竟有如此强大的自愈能力?有意思……我是谁?呵呵,这个问题,已经很久很久时间没有人问我了,有资格知道我的名字的人,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剩下几个了。” “我们有仇?”李牧五指发力,瞬间将那铜针捏成了泥汁。 灰发老人道:“没有。只不过,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而已。” “哈?”李牧简直笑了起来:“这样的台词,从你的嘴里说出来,真的是有点儿不配啊,这正是我要送给你的话,你知道我是谁吗?” “你是谁不重要,”灰发老人道:“你只需要你知道,你很快就要被我打个半死,然后带你去见一个人,最后会死的很惨,这就行了。” 李牧道:“行,你有种,希望一会儿,这样的话,你还说的出来……大哥,这个装逼犯我可能打不过,得要你帮我解决掉一下了。”这后半句话,是李牧对着房间的套间说的。 一个浑身酒气,浓眉大眼的中年人,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你小子大老远把我招来,就是为了对付这种杂鱼?”浑身酒气的中年人,手里捧着一本棋谱,看的津津有味,很随意地看了灰发老人一眼。 只是这一眼,灰发老人就觉得自己的灵魂,好似是被一缕剑光从身体里剥离了出来,那种毛骨悚然干的感觉,令他一下子,提不起丝毫的斗志。 “你是……剑君?” 他无比骇然,嗓音嘶哑地道。 “哦?你认识我?”剑君淡淡地道。 “我……前辈,我是……”灰发老人胆战心惊,之前所有的骄傲和跋扈,在这个时候,消失的无影无踪,低眉顺眼的样子,简直是人畜无害的小白兔一样。 “我不想知道你是谁,你和我七弟解释吧。”剑君捧着棋谱,仿佛是沉浸在其中。 灰发老人一张脸本来就因为刀疤而丑陋无比,此时因为尴尬和惊惧,更是显得狰狞。 他无比震惊地看向李牧。 七弟? 这个少年人,是剑君的七弟? 剑君与藏剑海的其他五大顶级剑仙,义结金兰,这是整个混沌世界人所共知的事情,总共六大顶级剑仙,以剑君为首,无一不是剑道通天,实力强横,横行无忌、桀骜不驯之辈,被合称为‘六把不能惹的剑’,整个混沌世界基本上没有人敢招惹这六位爷。 什么时候,这六把剑变成了七把了? 早知道…… 他知道,自己和少爷,招惹了不能招惹的人。 “这是个误会……”灰发疤脸老者尝试向李牧解释。 李牧摸着自己的下巴,道:“现在你来说说,是谁招惹了不能招惹的人?嗯?” “是我……”灰发老者内心里充满了苦涩。 “你不是要将我打个半死,然后带我去见一个人,再然后让我死的很惨吗?”李牧继续狐假虎威,笑嘻嘻地道:“动手啊,我都有点儿迫不及待了。” “误会,这真的是误会。”灰发老者欲哭无泪。 还能说什么呢? 谁能想到会踢到这种千年不遇的金刚铁板上。 这么低概率的事情,都能发生在自己的身上,运气之差,简直是生平最极限,今天但凡遇到的不是剑君这种狠人,灰发老者也不可能怂的这么快。 “我可不想听你罗里吧嗦解释这么多,说说吧,是谁让你来刺杀我。”李牧道。 他以前从未见过此人,心中思忖,这几日招惹的人中,也绝无能够驱使这种实力强者的势力才对。 “这……”灰发老者略微犹豫。 李牧摆摆手,道:“不说算了,我也不想听了,大哥,受累送他上路吧。” 灰发老者亡魂大冒,身形如闪电般朝着墙壁撞去,撞开一个大洞,人如流光一般,朝着远处逃遁。 “啊?这就杀?” 剑君沉浸在棋谱中,反应略微慢了半拍,一看人走远了,腰间一拍,悬在腰间的青色葫芦中,一柄飞剑激射出去,在远处天空中绕了一圈,几乎是在出去的瞬间又回来了。 本已经逃在了是千米之外的灰发老者,在半空中身首异处,像是两截木头一样坠落了下去。 李牧看的很仔细。 剑君的剑术,看起来毫无奇特之处,只有一个快字,也无什么绚烂的视觉效果,只是流光一闪,敌人便已经死了,但就是这样的剑法,却给李牧一种根本无法阻挡的感觉。 而自始至终,剑君的目光,都没有从棋谱上挪开过。 “完事了?我先去研究棋谱。”剑君道:“嘿嘿,多亏了你的那个手机,我连棋圣这老家伙都赢了,哈哈,他珍藏的【九龙棋谱】也乖乖地给我看,哈哈,等我将各大家的棋术融会贯通,到时候,不用你手机上的【单机大师】,也可以横行天下,哈哈哈!” 他这些日子,用【手机单机大师】横扫整个朋友圈,赢得了无数赌注,将别人珍藏的棋谱赢出来观摩,真是在下棋这方面下了狠心。 李牧也被他这种一条道走到黑的不务正业精神给打动了。 “大哥,你腰间的那个葫芦……”李牧的视线,落在那个青皮葫芦上。 剑君道:“养剑葫芦啊,你喜欢?那送给你好了。” 李牧大汗,连忙摆手道:“不不不,大哥误会我的意思了,是我手中也有一个葫芦,气息与你这个青皮葫芦很像,不过是黄皮的,所以有此一问。大哥请看。” 说着,他将那个孕养【九幽噬魂火】黄皮葫芦拿了出来。 “哦?又是一个养剑葫芦?看起来品秩更好,不过,我嗅到它里面好像是有一种不太喜欢的味道,似乎是【九幽噬魂火】?”剑君道。 “大哥不愧是世间高人,一下子就看穿了。”不要钱的马屁一连串地拍过去,道:“我始终无法确定这个葫芦的来历,它也是用来养剑的吗?” “实际上,它应该叫做养器葫芦,古代强者喜欢用它来孕养兵器,有着神鬼莫测的威能和妙处,只是我一般都用这种葫芦来养剑,所以叫养剑葫芦顺口了。”剑君道:“你走的是刀道,也可以用它来养刀。” 李牧一听大喜,连忙又问了几句关于这种葫芦的具体使用方法。 剑君一一告知,道:“你这个葫芦,品秩很高,是养器葫芦中的精品,只怕是生在阴阳混沌藤上的神物,还有一丝班杂的帝气,应该是某个古之大帝的物品,拿来,我帮你重新祭炼了。” 他对李牧这个结拜义弟,真的是好的没话说。

上一篇   0999、十万八千斤